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十五卷 浴火飞扬 第二章 全民狂欢(上)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七四年的元旦在无声无息中过去了。春节将至,我的第一期学员毕业了26把他们送上通往尼布楚的运输舰后,葫芦岛上一下子变得空旷了起来。

因为获得特别战争税和各国财政转移支付的缘故,最近手里宽松了很多,巴斯克冰已经到崇明岛去筹建第二个星际步兵培训基地,第二批学员三月份才来,聘请的教官也都回去了。我忽然感到有些寂寞无聊,此时便想起了自回到主星后第二天就再没见着的虹翔。如有他在,我总能找到些乐子的,断不至于如此苍凉。

忙着累着的时候我并不以为苦,因为那样可以少想很多事情。与北条正成勾心斗角的两个月更是近年来我少有的快乐充实无比的一段时间。此时彻底闲了下来,哪怕是一天都显得特别难熬。我一上午看了十次表,不断试图提醒自己该吃中午饭了,然而时间并未流逝,肚子就不会饿起来——我的身体总是比我自己要诚实得多。好容易熬到午饭时间,我吃了饭便把炊事员放了假,主动下厨洗碗以打发时间。开始觉得这样下去要不得,绝对混不过这个春节,我必须得找些事做,找些地方去,不然得成为第一个因无聊而陷入癫狂的幕府大将军。

边洗碗边想着春节的去处,把西川老家、阳泉赵家、小淫贼家、新罗马提都斯家、南都谭康和戴江南家等都想遍了,却发现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容纳自己的安心之所。巴斯克冰节前专门打电话向我请假,号称要到和国去观摩地方选举——那个意思是他要到和国去跟寒寒一起过年,我千万不要丧心病狂地企图把他从那里征召回来或者亲自杀过去煞风景。我这个人的性格虽然特别不自觉,但胖子既然专门提出来了,加上我与寒寒的过往关系,再去搞破坏就显得死皮赖脸且居心叵测,有违虹翔传授给我的“俺样的美学”。

想来想去,天下之大,竟无可容我黄大爷之处?正在发愁时,办公室的传真机发出了一阵华丽的尖叫,打出了一封信——竟然是虹翔发来的,他邀请我去一同参加新京地方议员选举,给他捧场助威。

虽然坐看守所时我很想把他大卸八块,直到最近想起来也时时愤然,但现在终于有地方可去了。于是我六个小时后就出现在了他的竞选本部门口。他见我来得如此之快,有点措手不及,匆匆给手下们交待了一下手里的事,然后对我说:“到外面走走。”

我们在楼顶天台找了个地方坐下,各自点了根烟,闷不吭气地坐了一阵。我终于忍不住首先开口,问:“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

“被老头子捉回去批斗。”虹翔苦笑了一下,说:“又抬出那个讨厌家伙来跟我比!当时听得我鬼火乱冒,直想冲上去砍了他。”

“哦,听起来牛逼,可你有弑父的能力吗?”

虹翔笑了笑,说:“好像是打不过他。不过没关系,我以德服人——堆着笑脸用和语狠狠地骂了他一通。他反正听不懂,旁边的翻译也不敢如实给他翻译。”

我忍不住赞叹道:“你啊,真是个衰神!”

“你也一样。”

我俩都笑了起来,然后又有一阵没说话。直到一根烟燃完,我才丢掉烟头,说:“开幕的事情知道了?”见他点头,又问:“不说别的,先象奥维马斯的那些人一样给我填个自愿加入幕府表格!宇宙军第一元帅的位置是留给你的。”

虹翔没有被我晃点住:“你和奥维马斯两个幕府又不是规模最大的那种,现在能任命的最高职务就是上将吧?平级调动直接说就是了,何必跟我打马虎。”

“哎呀,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到时候自然会扩府的。”

“没考虑那么多,只是揭穿一下罢了。我这边你不用担心,并且我担保宇宙军的雷隆多一系会全部加入的。毕竟这是用实力拼出来的,结果已经出来,其他的东西就是走过程了,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多少解决了gdi改制后奋斗目标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困扰。”虹翔忽然显得想说什么,但又吞了回去,只说了一句:“总之你不必担心这方面。”

“还有什么事?你还想说什么?”

“其实我并不想竞选这个议员,象耍猴子一样,不符合我的本性。老头子是觉得还不错。”虹翔说:“其实我是有别的想法。小金离家出走了,几个月了也不见踪影。为了这个可跟大舅子小舅子等等十几个她娘家的亲戚大大地打了一架。哼哼,他们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这种事也不值得引以为傲。”

“我挺为小金感到吃惊的。”虹翔耸耸肩说:“没想到她会那样做。跟她娘家亲戚打过架之后,我忽然鬼使神差地开始想她的事。越想越觉得奇怪:我和她认识了十多年,做了十多年名义上的夫妇,此时却发现好像一点也不了解她。”

我耸了耸肩:“正常的,你了解她什么?你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如果彻底没放就对了,趁早让人家找别的好人家——可瞧瞧你是什么德性?雷隆多的人说得恶毒,但一点都没错,占着茅坑不拉屎,践踏社会优质资源!现在突然想了,又怎么样?想了又能如何?巴巴地把她找回来,继续浪费她的青春么?她已经给你拖得年近三十了,对她那样的漂亮女人来说是多么可怕!你还想把人家拖到什么时候?”

“黄二,闭上你的鸟嘴!”虹翔没好气地说:“现在你说什么都好,我全当听不见。我找你来跟这件事大有关系。小金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出了事后,她也不着恼发怒,只随随便便地说:‘哦,又出事了啊,不知老爷子会怎么惩处他?’,背地里却悄悄地开始做准备。那些陪伴她的佣人保安,给她多年的良善面目给骗着了,失踪了两天才感觉出不对来!走之前一周就把自己的零花钱帐户提光了,有两万多元现金,信用卡都没带,存心不让人找到踪迹。”

“哦,那涉及巨额财产非法转移了,胡不报警?”

“你这个落井下石的混蛋,闭嘴,闭嘴,听我说。你一个月得花多少钱?”

这个问题却把我考住了。我抬头向天,苦着脸说:“现在吃饭穿衣交通应酬全不花钱,都不知道物价几何了——所谓正经过日子的记忆,就只是当年在阳泉工作的时候。物价没涨之前工资一千左右,要管衣食住行,基本上花光。就算剩几百块,小淫贼也能帮我花光。你是在计算金灵的生活费能坚持多久吧?她身材苗条,平时聚会时也不怎么吃东西,估计每个月伙食费充其量三五百的也就下来了。”

虹翔大大地冷笑了三声,喝道:“那你才搞错了状况!”

闻言之下,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了周旋于南都新街口各大商厦间的静唯的影子,喃喃道:“难道……”

虹翔说:“没错,她是吃不了几口饭。可每个月的信用卡刷卡额都在一万八千块以上!”

我由衷赞叹道:“你这么挥霍千金包着又不用,真是浪费得令人愤慨。”

“她这做派实在是娘家有钱,从小惯出来的,根本没有节约储蓄的概念!这种绝代佳人也只有身家丰厚的人家才养得起!她身上只带了两万多块,虽然没出境,可我真担心她现在还有没有伙食费。所以,不废话了。这次高调参选,是为了引她出来。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找到她。”

“请个侦探就行了,花不了你虹大少爷几个钱。要一个幕府将军来办这种微末小事,你还真是特爱践踏社会优质资源呐!传出去可是个不大不小的历史笑话,于我清誉有损……”

虹翔狠狠地瞪着我,叫道:“少废话,就是这种时候才需要兄弟出手。选举时人多眼杂,又不好声张,身负异能的你再合适不过——你究竟干不干?”

“我干,我干。”我连忙点头,又问:“那么找到之后又如何?还需要‘我干’什么吗?”

虹翔以向我高高地伸出了中指来结束了这次一点都不严肃的谈话。

我们还在尼布楚前线厮杀时,后方的主星上便开始悄悄地酝酿民主化改革方案。大概是为我和奥维马斯等宇宙舰队军人的实力已过于强大到无法控制而忧虑,在新派和非官方豪强势力的压力之下,gdi以老亚当斯为首的守旧派竟然最终同意了这个等同于自残的gdi改制及政制民主改革试点方案。

古之圣人教导我们,没有一个统治阶级会心甘情愿地退出历史舞台。圣人的话总是不会错的,如果错了,只能证明说这句话的不是圣人。gdi的旧势力放弃了浮现在表面上的政权,但也绝不会把它原样移交给新人。新的政治体制最终成了一个全面放权的方案。自上而下,是为放权。除了军权依然由国家议会和全球议会掌握外,最有搞头的行政许可权基本都分割下放到地方上去了。财政金融方面则沿袭了gdi的恶劣传统,对大资本家束手无策——可还是要有所改动以示坚决改制的决心。既然开不了源,就只有在节流或分流上动脑筋。原来的统一税制内部返还制度结束了,税务系统分成国税和地税两部分。总额不变,而国税平均只有地税的十分之一。

因此旧派可以很勉强但还不至于依依不舍地把权力移交给以寒寒、提都斯和谭康为代表的新派。因为这些权力交到他们手里的时候,就只剩一小半了。他们当选了全民****出来的国家元首的同时,手里的权力却比一年前接手过渡政府时锐减了大半。

这些流着油膏的权力被下放到了地方后,就使得地区选举搞得热火朝天。虽然对于我的老家川北专区那样的穷乡僻壤来说,这个制怎么改都是差不多的穷,但对于经济发达地区就不一样了。据虹翔说,他只要竞选成功了新宿区的市议员,就有权利享受新京的地方财政供养,并且可以时时地提出一些很容易被通过的花钱方案。有心人已经算过了帐,称每个新京议员每年获得超过五百万的阳光收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而且还可以在支持社会团体事业方面取得可观的回报——那个数究竟是多少,只看人有多大胆,却是没人敢去算了。

我对政治不甚感兴趣,虽然我本人就是个蹩脚的政客。听虹翔的军师给我解说了一晚上,只听得头越来越晕,又不好意思当场睡着,支撑得相当辛苦。反正大概听到了个意思:这次政制改革后,因为分配方式由比较平均转为地域划分,这个劫贫济富的方案使得富裕繁华地区的选举比中央选举还吸引人。因为有制霸天下意愿、能力和魄力的毕竟是少数,中央选举就让他们去折腾吧——富裕地区获得了太多的油水,只要能挣得一个分一杯羹的议员身份,获得的实惠只怕比当国家元首还要丰富。

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有那么夸张么?”

“黄二,你的脑筋已经是老古董了!”身为职业军人的虹翔竟然洗起了我这个老政客的耳朵:“你傻,人家可没你那么傻!永尾直树那厮家里连厨师都跳出来竞选了,怕是要整出个议员之家。内藤家族已经有了她当国家元首,可国家议会里还是安插了三个人进去,关系紧密者更不知几何。新京和各个地方议会的选举,他们也在到处插足。他们家一个叫内藤康雄的远房破落户的户籍地在新宿,也跑来凑热闹抢新宿的名额。你当他们整天吃饱了没事做么?”

虹翔的军师连连点头,说:“没错。同时柳原、中井等大家族都有强势插手的表现。中央选举的适格者本来就少,作为新派代表的内藤寒子阁下简直就没什么值得一提的竞争对手,我们平民百姓的更是从没指望过那些。这地区选举,才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我摇摇头说:“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原本我准备通过寒寒的关系讨个选举监督员的身份,好在此次地方选举中名正言顺地坐公车、吃公家饭。可寒寒一听我要插手,语气中立即就露出大不乐意的意思来。我只得放弃了借机**的想法,缩头低调地在虹翔的竞选本部里蹭着衣食住行,偶尔也帮忙搭个梯子、贴个标语什么的作为回报。偶尔想起来竟然觉得好像虹翔才是幕府将军,而我不但不是元帅或大将,连个足轻都算不上,最多算个厨子花匠之流的帮闲。

选举筹划阶段的热烈情况是我从未料到的。整个竞选本部从一月中旬便开始忙着到处结纳拜会社会名流和实力人士,也就是拉票。虹翔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在无数群众集会上胡吹得天花乱坠。与残疾儿童合影、拥抱绝症病人等恶俗桥段更是不住上演。我在旁边半闭着眼睛,光是听也听得一阵阵烦恶冲喉,用了莫大的毅力才保全了他的颜面。每当此时我都想起了当年在南都gdi分部大楼前示众现眼的王学平,开始明白不仅担当这种角色不容易,连当他的观众都很难,只有拿他们的事迹来当开胃菜传递时才有些许快乐。王学平给了我不少快乐,可虹翔给我的只有灾难。我开始还拿个摄像机给他拍拍,准备日后制作个集锦取笑他。可过了两天就受不了了,专门开车到海边把带子远远地丢到了新京湾里。

拜会行动基本结束后,民意调查的结果也出来了。虹翔虽然因为狎妓事件名声远播,受到了诸多和国人的喜爱,而且表示想选这个人当议员看看,可事到临头他们又变了。报纸上的记者访谈记凡是提到虹翔,大半上都是“这个人挺有意思,不过从政的话,轻率了些吧?当惯了兵的人,做事一般都没有轻重。大家都得慎重啊!”这样的屁话。

地区选举于七四年二月第一周的星期一开始。直到此时为止,形势对虹翔都显得比较不利。虹翔对竞选只是玩玩的心态。但他对那几个竞争对手都极看不顺眼,称他们为“虚伪到极点,坏得浑身流脓的混蛋”,因此绝对不愿意输给他们。面对不利的形势,竞选的头天晚上,我们全体出动,把新宿的街头挂满了虹翔的竞选宣传标语。

这项工作做完,天已麻麻亮了,大伙又立即全体换装,穿上了专门设计的古代汉服站在各个交通要道,有的敲锣打鼓,有的拦路发资料。我好歹摆出了幕府将军的谱才免去了这一劫——按虹翔军师的话说:和国人骨子里是仰慕华夏文化的,特别是三国文化。结合虹翔的华裔背景,这几百个穿着三国武将文官服装的宣传手到街头宣传的效果一定很好,至少能达到提高五个百分点的效果。虽然以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华人来看,这幕羞耻play未免过于恶心,但这戏反正也不是做给我看的,和国人喜闻乐见就可以了。

我缩在角落里等了没多久,路上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中老年人对他们的表演尤其感兴趣,多数都停下来问了问情况,有些显得没有要事在身的干脆慢慢聊了起来。旁边的宣传干事趁机鼓动如簧之舌,鼓吹虹翔的种种好处,又给他们发纪念画册等颇有收藏价值的纪念品。虽然一半以上的纪念品看来将一去不回,但也有小半人的态度明显因此产生了变化,甚至改变了行程向附近的投票站走去——看那里的虹翔手下不住用大拇指和食指作出“ok”的动作,可见选票形势乐观。

太阳慢慢爬到了天顶,接近了中午时分。中老年的身影逐渐在街头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穿着花花绿绿的少男少女们。我正举着望远镜到处搜寻可爱**的身影,忽然看到狭窄的视野中,一群小女生似乎被什么东西惊吓,但更象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发出刺耳的尖叫,一面狂奔向某处。

我手里的望远镜是个定焦的便宜货,一旦快速移动,画面晃得我直想呕吐——用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强追到她们的身影。只见她们逮住了街头的几个虹翔竞选本部的宣传人员,用狂热的眼神盯着他们,唧唧喳喳地问个不休。那些宣传人员跟她们解释了几句之后,她们立即齐声尖叫了起来。

我为这种变化感到困惑不解,又听不懂她们在叫些什么。本想可能是那群小女生出现了大人群中极个别的集体狂热病,谁知她们叫唤了一阵之后,路上、地铁口里、大厦出口处……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地方钻出了川流不息的少年男女人流,非常有组织地分头向离他们最近的虹翔竞选宣传人员围过去了,我面前的这几个也不得幸免。

虽然围上来的少年男女中可爱妹妹的确不少,可来得过于气势凶猛,搞得我有点心神不定。好容易逮住个有空的,懂汉语的宣传人员,问:“他们在瞎嚷嚷什么呢?”

宣传人员得意地一笑,说:“我们的策划奏效了!负责设计这些服装和造型的可是我们从和国最大的动画公司挖来的著名人设小岛秀川!”

可惜我少年时不幸生在穷乡僻壤,对这些小康人家的玩意没什么概念。他虽然眉飞色舞,但对我来说等于对牛弹琴。可我又不好意思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只得很模糊地问:“哦,有什么关系么?”

“你不知道小岛?以你的年纪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他都红了足足十五年了,一向以风格华丽引人著称。不仅少年男女爱得发狂,连喜爱华夏文化的中老年人看了这种造型也很喜欢,你看得出来吧。”

“哦,请了个动漫业的幕后偶像级大师帮忙而已嘛,又没现场来拉选票,还有什么值得他们闹腾的?”

“凡是支持金太郎阁下的,现场赠送小岛先生签名的特色文化衫一件,还可抽奖获得限量手办模型和最新剧场版巨作的首映式门票。很刺激吧?”

我反问道:“听起来不错,可你认为这些小p孩们中有几分之一是有选举权的成年人?”

刚问到这里,人群中又是一阵沸腾。有不少年龄看起来大一些的,也许刚步入成年阶段的少年男女们欢呼着向投票站跑去。走在前面的已经有人拿到了签名文化衫,甚至有人当场喜极而泣;而大多数看起来没达到法定年龄的少年男女都跑到了边上打起了手机,表情语言都极尽死磨硬之能。给我解释情况的宣传人员微微一笑,说:“看到了吗?他们正在给家里的长辈亲属联系以抢到奖品,每个人都能拉到四五张选票呢!”

1200ksw.net

我张口结舌:“这个……”

正在此时,街头响起了无数小岛崇拜者的欢呼,非常有规律。我把眼神转向了那个宣传人员,他耸耸肩说:“他们在喊口号发泄:‘秀川先生我来啦!’”

我面如死灰地跌坐回了阳光不至的角落里,喃喃道:“我的妈,这也行?”

我们这边占了先机,各投票站里虹翔的投票箱立即不断地陷入了急剧膨胀到近乎爆炸的危机。最繁华街口的一个投票站,竟然在半个小时里就换了五次投票箱。相比之下,其余的竞争对手在角落里呜嘘呐喊着虹翔狎妓丑闻的喇叭声简直低得微不可闻,基本没取得什么效果。他们自然也不愿意坐以待毙,纷纷作出种种花样来拉票。但遭到虹翔这等犀利的宣传手段冲击之后,第一天结束后就有五名对手退出了竞选——光看票箱就知道结果了,他们绝对不可能获胜。

新宿是个大区,人口众多,经济极度发达,因此在新京议会占有五席,并有一个首席议员的名额。第一天投票结束之后,蹲在投票站外数箱子的虹翔手下们纷纷喜笑颜开——第一天的奇兵突起非常奏效,现在看来竞选到议员已没有任何问题,只看能否得到最多的票数,得到首席议员的殊荣。于是大家弹冠相庆,纷纷开香槟预祝。在场的只有我和虹翔并不当真为这个事操心,喝了几杯,他悄悄走到我旁边问:“如何?”

“没动静,应该没来吧。”我苦着脸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请几个侦探。我就算有通天之能,在新宿街头的十几万人中给你找出人来也太困难了。现在纯粹靠运气来碰。”

虹翔叹了口气:“别人不合适,你继续努力吧。”(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