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四卷 天上人间 第一章 突击前夜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那次离奇的、不能验证是否存在的宴会过后,生活保持着一惯的平淡。我的女同事们开始对我有了一点点兴趣,可一看我仍然卑躬屈膝地服侍陈琪,又愈发鄙视我。虽然鄙视,可也逐渐与我话多了起来。这种情况自然引起男同事的不满,他们跟我的关系始终保持在零点左右的水准上。好在我一点不在乎这些,因为我对他们同样没有什么兴趣。

可我对费里亚人很有兴趣,于是经常跑到军营里找人吹牛逼了解情况。他们都以为我是负责片区调查的,实际上这完全是我的自发行为,个人兴趣罢了。光是从闲聊中得到的情况,就已经相当惊人了。

根据战场上下来的士兵总结,费里亚士兵的身体结构应该完全不同于地球的有机生物。他们身体表面都有很厚的能量防御盾,也就是肉眼可见的体外光芒。这种能量盾的损失会随时间推移而自动补充,光凭这一点优势,他们一个兵在理论上就可以当我们的n个来用(n目前至少大于3)。龙骨兵的肉搏能力非常惊人,如果没能在远距离作战中击毙而让它靠近,就意味着屠杀的开始。这些我也曾亲身经历过,知道绝对没有夸张的成分。基层士兵和低级军官有个好处,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甚少有高级军官瞻前怕后出言谨慎的毛病。与他们相处,我感觉颇为舒心。

四月底,三星系统召集了所有上尉级别以上军官参加星际作战短期培训班,目标是在未来规模更大的战斗中,高级指挥官能够在现有水准上有大的提升,实际上能让大家开开眼,以后遇到问题时能知道有些什么办法可用都不错了,不能指望这么简单的培训班就能训出精英。我虽然给贬到了少尉,可他们还是把我算上了,拉去培训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的教学手段简直就象在填鸭,课程排得密密麻麻,一天连晚讲座在内上十二节课。奥维马斯和张宁亲自来教授星际空战战术要点,也不管我们听不听得进去或者有没有必要给我们讲这些。中将同志教的是绝对正攻法,类似中世纪骑士团的那种集群作战、正面进攻。这种战法堂堂正正,打起来也漂亮,可是前提是拥有绝对强大的物资保障。我边听他讲,边想着三星预算在gdi总预算里连年下降的百分比,心中大不以为然。

陈琪居然还客串了一回教官,讲了一堂地面特种作战的战术特点课。我一向把她看做一个名贵花瓶,谁知她讲起少量优质兵力防御和突击作战理论还真有一套,不愧是国防大学的高材生,肩膀上的少校军衔看来也不纯是走裙带路线和钢铁背景来的。因为讲得精彩,而且跟我等行星驻守部队实际结合得紧密,我听得特别认真,不住地认真记录。以至于她怀疑我以做笔记的姿态画她的**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盗铃势突击检查了我的笔记本,结果发现字迹工整,条理分明,重点突出(后面两条其实都是对她自己的抬高和肯定),惊恐得下巴几乎脱臼。我这么给面子,她不免芳心大悦,当众表扬我说:浪子回头,实在不易,看来在她陈局长无微不至不厌其烦的亲切关怀下,黄流氓有弃恶从善的趋势。

我难得当一回好学生,居然给她这么损我,心里稍有不平衡。不过没有当众跟她斗嘴,反而一本正经地向她询问了几个关于幻界第一次作战中特种部队的使用问题。陈琪被我的精准捧哏伺候得骨子也酥了,聚精会神地拆起了她老爹的台,点评道:特种部队不该那么用——那次作战最适合用正攻法,用大批量军队淹没过去,可偏偏考虑对方神将部队的因素过多,使用了多达二百支特种作战部队合成为两个特种作战师。这样做的效果已经被战场实际证明了是相当糟糕的。打硬仗的正规陆军派得不够,特种部队互相之间又缺乏合作默契,不能在局部地区以少打多,跟对方有神将参与的特种部队根本没得拼。

我们的讨论很热烈,又讨论的是在地面上根本提都不敢提的幻界大败仗,因此不一会就围了一帮人参与进来一同讨论这个话题,连新人之星巴斯克冰都来插了两句自己的见解。奥维马斯路过听到了,下了一个结论:

“幻界的大败,根本原因是幻界局的那些家伙对自己太过自信,又完全不了解对手的情况造成的。这是gdi多年的风气所致,不光是陈老帅,谁去作总司令都是一样的结果。老总就只是抓总的,战役组织的每个环节、战斗细节的方方面面都在一错再错,安能不败?”

我们聚在一起揭以幻界局为首的地面gdi的伤疤,本来是非常犯禁的事,因此大家虽然众说纷纭,还都不敢说得太过。中将同志一来就从gdi的传承根源开始否定,这话太猛了,我们都不敢附和他,只是陪着干笑了一阵。

xiaoshuting.la

培训班结业式上,张宁宣布:太空总署已经下令组织阿尔法夺回作战。然而,到底对方还有多少兵种、每个兵种的威力究竟如何,都不得而知。但凡有头脑的军事家,都不可能在不知对方根底又对己方力量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贸然出击。我们无法根据龙骨兵砍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来验证其实际威力,具体量化的数据必然要交给情报局来搜集。

对于出击前的情报搜集工作,奥维马斯中将有一句名言说得好:“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就端上枪往前冲,这种烂事,只有幻界局的白痴们作得出来。我们动作不要大,事前工作做得细致一些,慢慢搞,摸清楚了再说。”话的确是好话,而且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只是又被好事之徒改编后用于风月场所,那就不是奥中将可以管束到的地方了。

陈琪自从三月份接替我的位置上任以来,除了开会还没干过什么大事。这回培训班结束后,奥维马斯可能觉得她课讲得好、有前途,专门指定她负责对费里亚战斗兵种具体数据的搜集工作。委实说奥维马斯的这个指令有点越权,因为理论上三星舰队管不到三个行星,四方是基本对等关系。当然,在三星这个烂摊子里,不管分得多细,大家本质上都同陷在泥潭中的可怜虫,只有陷得深和浅的区别,所以扯那么多也没用。行军打仗的事,基本上奥维马斯和巴瑞特两个身份高资历老的说了没人反对就等于默认通过了,要什么文件命令之后给你补发一个就是,要什么章有什么章。陈琪这所谓的雷隆多二把手在他们面前依然是个跑腿的,少校也得跑腿,我还以中校身份当过打字记录员呢。

陈琪接受了这个重任,回了情报局后便开始冥思苦想具体实施步骤。她想得那么认真,本来有良心的怜香惜玉者都不该再说什么坏话,可惜我不具备以上任何一种美德,反而在她闭门研究战略的时候趁机拉几个女人旷工打牌。她们向我询问陈琪可能采取的动作的时候,我就胡乱造谣。

陈琪研究得真仔细,一连两天都没出办公室。下班也很晚,我给她打好晚饭都等不到她回家就饿得受不了回去了,以至于担心起来她是否用功过分会脱发。我为她穷操心了一阵,晚上很晚才睡着。第二天早上准备睡懒觉旷工,结果给寒寒打电话叫去开会,真是晦气!

与我的精神萎靡、众同僚的惴惴不安对比强烈的是陈琪那意气飞扬的脸。她的准备可谓周到无比,行动地图都画了好几张,贴满了一个黑板。我睡眠不足,根本听不进去她叽叽喳喳的讲些什么,就发挥计算机高手的种族技能,走最短路线,拉着椅子强行挤到寒寒身边,直接打听概括浓缩版:“她在讲什么呢?”

寒寒侧眼偷瞧了一下,见陈琪没往我们这边看,才低声快速地告诉我:“她给我们分工准备研究费里亚各兵种的属性。”我反射性地说:“好提议!不过不知她准备怎么研究,是发给函过去叫费里亚研究了送报告过来还是命他们送几个实验样本给我们用?”

寒寒突然迅速地转过了脸,坐得端端正正的。她这动作我也很熟悉——在学校时,每当我上课与她偷聊天时出现这种动作,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一颗带着教授的愤怒哀怨与仇恨的目标方向是我的首级的粉笔。条件反射实在要不得,我立即作出了挡子弹的动作,却在同事们的哄笑中想起来这不是课堂,陈琪也不是教授,她手中并没有粉笔一类的远程攻击武器,不由胆气顿涨。

陈琪觉得我开小会不给她面子,保持着僵硬的面部表情,只有嘴唇微微颤抖,大概不住在暗暗诅咒我。她死死地盯了我足有半分钟,方才转脸面向黑板,用光线教鞭指着地图接着说:“……我们的优势就是对阿尔法非常熟悉,那里毕竟是我们原来占据的地方。我计划成立专门的抓捕小组,潜入阿尔法抓俘虏回来研究。大家有什么意见的,尽管提。”

她不明白这些人的厉害,竟敢提出这样异想天开的计划。我可清楚得很,马上预料到大家会是什么反应。果然,她这话一出口,底下立即一片哗然。六六一号文件以及之后的六六干校虽然本质上是整人运动,给各级领导提供了一个清除异己的机会,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给挑出来的大多也确实是刺头,起码是不会对领导惟命是从的那种。

我没干几天局长,就已经深知这些家伙干活不出力,造反倒起劲得很。陈琪的优点也不过就是肤白貌美身材好,外加一个元帅老爹,其他也没有什么可以震服宵小的过人之处。她的这些个人素质固然可以赏心悦目,但光给看不给摸,提出的行动方案却九死一生,谁有信心和决心就为了她那么一点个人魅力,连命都不要了跑去费里亚的主场抓人?

我们这边下放干部团的理所当然地闹成一团,连原情报局的一堆雷隆多军官也发出了不满的起哄牢骚声。陈琪给吵得脸色都变了,连连挥手要大家哑巴下来,想了好一阵,才开口说:“你们综合一下意见,一个个的说。一哄而上,我听得清楚谁的?”

所谓反对意见简单得用脚丫子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就是没人愿意参与这种危险的抓捕小组。至于抓回来之后怎么研究,那是另外一回事,而且还得建立在抓捕小组成功的把研究对象抓回来的基础上,是可以拖的。他们不愿意出主意,挑刺倒积极得很,一个个都在踊跃举手发言。

这些人可谓虚伪矣,怕死就怕死,我就一点不觉得怕死丢人,更不觉得把怕死的情绪表达出来是一种羞耻play。可他们偏不提生死问题,而是针对陈琪划的圈圈框框等战术细节问题来鸡蛋里面挑骨头。陈琪再怎么也是国防大学特种作战专业四年念出来的本科大学生。姑且不论实战她是否在行,就这图上作业的理论,目前绝对是煊赫三星无敌手。这些人不攻击她的弱点,倒围歼她的强项,不由使她又是头晕、又是困惑。

这些人争论得激动起来,都涌到前面去插嘴,就象一只苍蝇——no,是一堆苍蝇围在陈琪周围“嗡~~~嗡”。她毕竟还年轻单纯,沉不住气,给人家几句话问火了便摩拳擦掌地跟人家争辩起战术理论问题来。其实她是过份认真了,大学生又怎样,你长着有十几张嘴吗?没那么多嘴,就必然吵不过人家,这不是什么是非对错的技术问题,而是口径导向的路线问题。要解决这种尴尬场景,有一个最有效办法:对这些人许诺,无论出现怎样的情况都不会让他们进抓捕小组。这话只要一出口,骚乱必定在十秒钟内自动平息。可陈琪看不透这些,我一边在心里嘲笑她,一边往会议桌上一趴,开始补起瞌睡来。

我这一觉睡得正安稳,却突然被一阵狂乱的拍击面前桌子的震动惊醒。抬头一看,陈琪已经处于抓狂状态了,一边拍着我的桌子,一边厉声喝道:“你们都怕死不去是吗?我亲自做给你们看,看看我这方案到底行不行得通!”

我不由困惑起来:她终于觉察到了大伙都不予配合的现实了,还要顶风作案。这女人身材比较好,是否正印证了胸大无脑这句话?就她一个人,能办成什么事啊,别开玩笑了。

不知服从长官为何事物的情报局诸君仍然在吵闹不休,我半支起身子,瞧着陈琪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不料这个女人虽然已经抓狂,却还深谙柿子要捡软的捏的道理,避开雷隆多军官那一堆人的锋芒,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干部团的说:“白阳和黄而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执行任务。”

******,又是我!我向白阳转过脸去,看到了一张同样躺着中枪后面无人色的脸。就算少林功夫再了得,大胖的铁布衫练得多么牛逼——对方可是连装甲吉普都能击穿的角色啊。用血肉之躯,这么点人深入敌后,想一想也要头皮发麻。

大胖被硬性指派入送死小组后,心情非常低落,抓着我去买了些鬼饮食回去喝闷酒。他心情很差,又不吃饭光喝酒,不一会就醉倒了。我拖着酒瓶,坐在窗口抽了一阵烟,决心去看看陈琪。她难道就那么勇猛,一点都不怕已经被雷隆多士兵渲染成魔鬼的费里亚士兵了吗?

作为男仆、猫奴、专用脚部spa师,我自然有陈琪住处的大门钥匙,好方便给她打饭什么的,所以巴斯克冰曾要求我干的偷窃她内衣这一事对我来说确实再容易不过——话扯远了。我没敲门就开了门进去,她正在卧室里面的浴室洗澡,只听见水声,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反正我对这里也熟了,便在客厅里游走,穷极无聊地四处观察。突然发现茶几上放着一小瓶药,拿起来一看,竟是我曾经用过的抑郁剂。雷隆多的药店真是黑店,就不知道进些正常的安眠药什么的。我顺手把药全部倒到厨房的下水道里,放水冲走了。这时,陈琪打开卧室走了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问:“你来干什么?没我许可就开门进来,你活腻了?”

她穿着一套很薄的黑色紧身衣,又表现出了卖弄身材的效果,于是我按常例对她行注目礼,以满足其可怜的虚荣心。谁知她突然看见了我手上的药瓶,脸色大变叫道:“你干什么?!”我皱眉道:“这玩艺吃不得,你来之前我吃了一周这种东西。”

我这话纯粹是为了她好,谁知却突然引爆了她心中的一团火,她立即拿我开刀做矛盾爆发对象,气势汹汹地冲到我面前,贴近了我的脸,恶狠狠地说:“臭流氓,谁要你管!”

我突然觉得好笑得很,转过身哈哈大笑起来。陈琪绕了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喝道:“说,你笑些什么?不说清楚不许走!”

这时我的标准回答应该是“不走就不走,那我住下好了”,可我突然不想这么说。人如果总是依着规矩说出千篇一律的话,那实在无趣得很。我干笑了两声,仰起头来说:“人生难逢知己,尤其是你这样的红颜知己,所以我发出了一些喜悦的笑容,再自然不过,非常自然。”

“谁是你的知己?”陈琪非常鄙夷地看着我,看起来只差说出“你也配”了。

我怕她被刺激了对我动手动脚,借故先走开两步,才回头看着她说:“我现在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你我都是一样的人,都试图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坚守着自己内心的想法一个人生活下去。可惜,你跟我不一样,大概作不到吧。”

陈琪很快冷静了下来,不假思索地对我的抒情作出了焚琴煮鹤式的回答:

“滚。”(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