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三卷 星之弃族 第二章 扶摇上星空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人员到齐后,已经是十四日傍晚十九时许。华夏gdi太空署第二书记赵明雷召集我们开了个会,传达gdi太空总署文件。本次干部团人数比较多,破例按三颗行星分三组编制,加入行星管理层充实干部力量。我、陈琪和那个和国少校永尾直树分别任三组的组长,组下人员都已经给我们划好了。

三颗人造行星分别名为阿尔法、亚当斯和雷隆多。太空署领导宣称因雷隆多行星有一个案子要查,而因为三星队伍建设不足,军法处到现在都没建起来,所以由查案高手黄中校去暂时进行先期处置(我听到这样的赞誉,简直哭笑不得)。陈琪这次来就是因为翻船在老小约翰亚当斯手中,对亚当斯这个名称非常憎恶,领导们早已很知趣地把她安到了阿尔法星。最后由永尾直树继承了和族人自去年以来无发言权的现实,整个听人摆布,职守亚当斯行星。这么一来,我跟陈琪就根本不在一个地方,陈田夫打的让我照应她的主意也就基本落了空。

赵明雷讲了一堆空话,给我们三人发下了组员名单,就宣布其他人可以下去休息了,单把我等三个组长留下继续开会。他算是发言完毕,叫太空署三星处处长王定通给我们介绍情况。

经老王介绍,情况确实比较复杂。因为太空里是没分家的,不按地面上的国界划分,难得可贵的体现了当年gdi全球联合会整合全球的意图。整个月球部队、三星基地和三星舰队,都是由gdi全球联合会太空总署直接管辖。各国的太空署相应机构起支援作用,并没有管辖权。也就是说,只要一离开地球圈,我们就不受哪国的gdi管辖了,直接受gdi全球联合会的指挥。当然,这个指挥权实际上是太空总署的实际履行。全球联合会的老爷爷们才没那么多水磨功夫管你宇宙边缘的事。

三星那边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目前三星领导干部严重缺编,阿尔法星总督已经病死在任上三年了,位置还空着。亚当斯只有一个营的驻军,根本还没有形成正式防御基地。真正的防御主力是阿尔法、雷隆多两星驻军和在三星空域巡逻的三星舰队。三星虽然显得很重要,但因为离地球实在太远,相当受忽视。一个行星总督,居然只是个副师级,下属部队编制也只有半个师。雷隆多的军队稍多,有七千五百人,阿尔法只有四千不到。亚当斯嘛,就指望永尾直树先生多多操心,苦心经营了。反正级别在,有钱有人加上面批准的时候总是可以搭起台子来的。

这话说出来,我看见永尾直树露出了苦心经营者应有的苦笑。

三星舰队的级别相比三星高一些,估计是因为花了gdi不少钱的缘故。编制是中级行星舰队,副军级。具体武装力量配置没告诉我们,但看六万五千的士兵人数,应该不少。三星舰队司令目前是由日籍荷兰裔人奥维马斯(overmax)中将担任,他已经到任五年,因此习惯上称其为“奥维马斯舰队”的还更多一些。

三星舰队的级别仍然偏低,起码与其统率的军队数量、规模和其重要性不成比例。看来三星系统虽然直接受gdi最高中央统管,却在政治待遇上没有沾到任何好处。我想起陈田夫对我说的屁话,不由觉得大大上当。管你基本分有多少,守在那个最高副师级的行星上能升到哪里去?不过要能混够足够的积分,回到地面上还是很有机会提升的。

老实说,除了要去破一个毫无头绪的案子外,我分到的地方还算个福地。军队在三星中最多,势力在三星中最大。美中不足的是这个行星上是有第一领导的,我是没福气一去就当雷隆多总督了。永尾直树到亚当斯去当总督,实际上也就是当个营长,管四百来人,没什么好吹的。陈琪毕竟家族背景在那里,年纪轻轻就当行星总督兼半个师的半师长了。哈哈,她那样的美女当总督的话,阿尔法星的招兵工作(如果有这样的安排的话)一定会很顺利吧。

情况交代完毕后,就要我们表决心。我等三人各怀鬼胎,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应付过去。我单独留下接受了查案任务后,拎着名册来到招待所,开始给我自己这一堆人点名。这时才发现干部团人员情况非常复杂,雷隆多组的人员配置如下:

组长:

黄大爷本人是也(男,二十四岁,中校,专业:异界情报);

组员:

内藤寒子(女,二十四岁,上尉,专业:异界情报);

松田静(女,十七岁,少尉,专业:生物学)

白阳(男,二十三岁,少尉,专业:武术,据说是中古时期延续至今的少林寺传人……)

罗扬(男,二十三岁,中尉,专业:地理勘测)

高天(男,二十五岁,上尉,专业:宇航)

白灵(女,二十三岁,中尉,是高天的妻子,专业:宇航)

真宫寺司(男,上尉,二十五岁,专业:传染病学)

御道洋子(女,中尉,二十岁,专业:语言学)

杜暮(男,上尉,二十五岁,专业:灵魂学!)

有学生物的、研究语言的已经让我很吃惊了,甚至还有装神弄鬼的神学家。gdi这样配置干部团,不知是何含义?!咱虽然作为一团之长,却对实际情况一无所知。如何按得住这些看起来已经很鸟的鸟人?既然我还要以上下级的关系与寒寒长久相处,肯定会很尴尬。

在ferrari手下混的时候,我经常心怀大志,想当领导管人,然后平步青云的高升。可是现在刚刚坐上这个不太高的正规领导位置,便发现不对头:自己的组员一个比一个鸟,除了一个松田静那个和国**(她比渚烟还小,所以我就私下这么称呼她了)对我比较热情外,包括寒寒在内的其他人莫不对我是爱理不理。

我能理解寒寒的心情,毕竟她当了我两年的班长,一时可能无法习惯除了升级快一无是处的我来当她的上司。看来当领导不仅要有能力,还得有魅力和魄力。一个要吸引人,另外还要能镇得住人。吸引人这一点,我看自己实在是难以办到。组员中又没什么熟人,跟寒寒的关系又非常的奇妙(我都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了),确实不好办啊。

从第二天开始,我们就分组在培训中心进行太空适应训练。项目有超重、失重、太空行走、密封衣训练课程、学校驾驶飞行器等。这些东西要学会学精,估计要一年半的时间,可培训时间只有半个月。对于我和寒寒这种有军体训练经验的,很多项目都殊为不易,更何况很多人看起来根本就是文职人员,从没经过军体培训。培训中自然是花样百出,令人捧腹。

每天早上六点,我们三个领导还要率先起床,吹哨子喊组员起来绕机场跑六公里。这绝对是让人痛恨的角色,我当年在军训时就深有体会。果然,没干得两天,就感觉组员与自己的对立情绪更加高涨。

我也想跟其他组长交流交流带兵心得。但问永尾直树时,他只会结结巴巴地说:“it’sok。”我看跟这个不会说汉语的和族人无法进一步交流,只有罢了。他那一组情况比较好,和族人占多数,而且基本互相都认识。永尾直树这个人又属于老好先生一类,军体素质又不行,拉练到后半截都等于是手下的龙二在拖着他走,相对来说和手下组员关系还不错。

陈琪那边嘛,有她这个整天穿紧身衣的美女带头,好像精神都不错。别说阿尔法组员,就是我的组员和我本人在训练中近距离遇到她,都会出现类似打了兴奋剂的效果呢。我见她对我从来没好脸色的样子,丝毫根本不念黄大爷曾给她鞍前马后伺候的旧情,于是也同样摆出冷艳高贵的姿态,不跟她做任何接触。

这种训练没搞几天,一个个都整焉了下去。轮到下午上理论课时,好像只有我与龙二、寒寒的精神稍微好一些,连伊贺京都跟其他人一般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睡觉,使我非常怀疑她的忍者资格不是靠考而是靠行贿得来的。不过说实话,就算如我一般非常难得的认真上课,详细笔记和观摩教官的实际操作,要在半个月时间里要学完这些课程,也是完全不可能地。

这样的情况从开始延续到最后,到了考核的时候,自然便是水分百出。好在三星上有地球生命维持系统,就算完全没培训过应该也死不了人。最后考核飞行器驾驶时,干脆就只让我们在电脑模拟仪上操纵,没让飞真货。也有傻大粗主动请缨想飞飞真家伙,上面说“没那么多经费让你们糟蹋”就给打回来了。

可即使是模拟器考试,干部团也轻轻松松全军覆没,连机械载具经验相当丰富的陈琪都没考过,下来后气得连蹬带踹地虐待模拟器。教官还安慰我们说:“你们都是干部,这种事其实也用不着你们来做”,一边给我们人人打了八十分。我看着这种考试的水分如此充盈,不由开始由衷地祈祷自己今后生死一线挣扎时千万以后别遇到这里考出来的的驾驶员。

半个月中,我们基本都是按行星组分组活动。因为日程安排得很紧,我与龙二都没说上几次话。转眼就到了要上路的时候,另外两个组的一大半人我都还不认识。我们分批乘坐小型太空梭先来到月球,计划先适应两天,再转机往三星去。

bidige.com

月球基地对gdi的象征意义远大于现实意义。大时代中,地球联合军取得胜利是在地面上取得的,太空中始终没有出现过任何像样的会战,因此太空部队被忽视也是正常的。何况作为防御基地来说,月球处在三星与地球之间,并没有直接抵御的职能,只是作一个后勤补给基地而已。目前月球上只建了两个正式基地,一号基地面向地球,二号在面向跳跃入口的月球背面。亚当斯组先出发,到二号基地整休去了。我带的雷隆多组来到一号基地整休,因此连当面跟龙二道声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太空署发下的离地后行为守则足有一寸厚,规定得详详细细密密麻麻。我没仔细研究过,看来其他人更是看都没看过一眼。起码的一条“不许随便活动”都没人遵守。一下月球一号基地空港,进了保压壳保护的基地里,我的组员就跑了个精光,没一个人跟我请假或者打声招呼。我本来还对寒寒抱一点指望,谁知只一回头的功夫,她也跟几个和国妹子跑没影了。当领导当成我这样,真是够霉。听说不少大学当班长也是如此,是一种被人利用来利用去却还感觉没办好事的角色。不过我的班长是寒寒,她靠魅力和能力在学校里通行无阻,让我几乎忘了这一点。

于是我只好单独行动,随便参观、休息了一会,已经到了北都时间的晚上。我站在基地最高层的观景台上,通过透明的顶棚和保压壳看到遥远的地球,心中突然生出无限感慨来。

观景台上提供了高倍望远镜,可以用来稍稍看看地球的细节。反正黑,完全看不到什么细节。只有北半球有三个明显的灯火通明的城市群落,看位置应该是北都、南都和新京。其余地方都只有星星点点的微光,微不足道。

ferrari现在会在哪里?是在那处代表北都的亮点,还是在东海中的那处微光呢?半个月培训期间,每天时间安排得非常紧凑,基本是日程完毕,精力耗尽,立即睡着。这时难得闲暇片刻,我立即急迫地想念起她来。然而这种思念又与在地面上的大不相同——在这里,我深深感到那里的遥不可及,产生了一种已经到了不能与她接触的平行世界的感觉。

要是我会写诗就好了——我突然冒出这样荒诞不经的想法。

就在这个我正想独处着感情伤怀的时刻,突然有人按亮了观景台的大灯。我正想发飙,回头却看到是陈琪,已经冒到了齿边的脏话只得又吞了回去。她径直走了过来,坐在我对面座位上,仰头看了一会,突然问:“你是在牵挂着某人?”

我从没想到她会主动跟我说话,当然也从来没做过跟她对话的思想准备。稍微愣了一下,略略点了点头,说:“如果没有一号文件,不用来这里的话,我也许现在已经结婚了。”

陈琪脸上露出了些许不屑的神色:“我的手下间流传着很多关于你的传闻。中校,那些可都不见得好听呀。”

所谓的传闻,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大约就是当陈世美抛弃初恋情人啦,贪图富贵追求自己的巨富之家出身的上级啦。不过这些话由一个女人口中说出,无论如何自己都有些不自在。我垂下头笑了笑,说:“有那么多嘴,要说还能不由得他们说吗?少校,你对我又是如何看的呢?”

陈琪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别的我懒得听,就我个人的看法。你如果是出于名利追求她,我自然鄙视你。要真是出自于个人感情的考虑去选择赵影,你的眼光就实在太烂。总之,跟这个女人扯上关系,你就是个烂人。”

按照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等多种公式化剧情,这时我与陈琪之间可以展开迅速而凶猛的爱情、械斗、**等,然而现实往往平淡得令人失望。我听她这句话很不客气,就不想再理她,心想这女人空有一付天使面容魔鬼身材,却有毒蛇的口舌,招惹不得。

陈琪看我不再说话,也不肯再多为我开一次口,但又一直坐在那里不走,以至于我觉得她是想以刻薄言语把我赶跑后,好一个人欣赏宇宙风光。如果好好的跟我说,没有问题,我也无意在她面前碍眼。问题是她不但不跟我明说,还出言不逊来刺激我,那可没那么简单了。我和她就坐在那里不说话,干耗了很久。直到一个通讯员来找我们参加月球总督召开的晚会,才结束了我们之间剑拔弩张的场面。

晚会过后,我就再没见到陈琪。随即我的组员之间发生矛盾,白阳和真宫寺大干了一架,我又忙着去劝架,自己反而挨了不少拳头。劝架啦、做我最不愿作的思想工作啦费了很多时间,不但第一天没干成什么事,第二天也几乎全耗在了里面。值得欣慰的是,看他们打架的和看热闹的都那么生龙活虎,应该很适应这里的太空生活,看来不会有我担心的意外减员啦。

地球历三〇六六年二月一日,雷隆多组离开月球一号基地,乘坐“平安”号十二座小型通讯舰前往雷隆多。此时的我们,仅仅充满着初别家园的淡淡忧愁和来到太空的强烈新奇感,完全不知道自己将会在星空中充当怎样的角色。(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