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二卷 影之卷 第二十二章 末位淘汰(下)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愤怒无比,他还对我说这些?眼看我的眼中冒出了愤怒之火,陈田夫知趣地闭上了嘴。我恶狠狠地说:“领导,这时候你对我说这些是不是把我的智商看得太低了?我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可我家就是军队出身的,这种鸟事耳喧目染的多了,我还能不清楚这类整风运动?根本是把人往死里整,就算那一年的干校平安熬出来了,政治上受的影响也是绝对难以磨灭,等于这辈子人就废了!你说是不是?你敢不敢否认这一点?!”

陈田夫沉默了,把一边的烟盒拿来,给我递了一支,相互点上。两人相对闷头抽了一阵烟,他才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就不跟聪明人说废话了。主要是班子里有人对你意见很大,民主评议中你又一个人得了十八票,绝对的群众性意见,这个我也很不好操作了……”

他说的大概不假,我的心也沉了下去。我现在可以闹,可是要真进了六六干校,还有我闹腾的地方吗?现在又没有ferrari可以商量。如果要躲过这场灾祸,唯一的干净办法就是离开gdi,不再做公务人员。可是我已经混到了无法轻易舍弃现有的一切的地步,难道我能够舍弃现在的身份地位工作,跑去依靠ferrari吗?

ahzww.org

不是说没办法依靠她,我相信她也靠得住。可是一来男人的面子绝对不允许我这样做,二来可能会对ferrari造成很大的影响。她的仕途是前途无限,如果我废掉了还把她拖下水,那我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根本只是个渣滓、有毒物质的存在。

“还有别的办法吗?”我深吸一口气,问陈田夫。

“办法不是没有。正因为现在有条路,所以才找你来。否则为什么叫你到家里来,而不是在办公室说这个事?多多少少,结个善缘的意思。”陈田夫眼睛往楼上方向抬了抬,低声问:“我小妹的事你知道了不?”

我点点头。

他接着说:“家父在幻界战争中负主要责任,现在都还在接受调查,原来的亲友关系简直是顷刻间烟消云散,没人庇护了。至于我,这次也看开了,没了爹在后面撑着,我这所谓明日之星就是个屁。”

我挺不合时宜地劝解了一句:“领导您过谦了。”

陈田夫不以为意,继续说:“这次事情本来是小约翰亚当斯横行无忌、落井下石、胡作非为,可是家妹和她的朋友下手太重,把人家打成了重伤,够得上刑事立案了。你也知道,咱gdi人员看似威风八面,但坐不得牢啊!只要判了实刑,哪怕只是一两年,这身皮就得脱掉,这辈子没资格在gdi或政府谋口饭吃。现在父亲又这个样子了,难道让她到社会上去混?”

我默默地点头。现在社会上好工作难找,对有犯罪记录的人也十分歧视。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拼死拼活地从家乡考出来往gdi里混。上下阶层的分别就是那样明显,一旦沉沦就难以挣扎。陈小妹有老父亲和哥哥罩着的时候自然睥睨天下无所畏惧,真让她一个人凭本事在社会上混,指不定能混成啥样。再加上她那天然招蜂引蝶的属性,以及陈老元帅这么多年来的各路仇家有心算计,这条路绝对是危险莫测的,走不得。

我纯粹多余地支了一招:“伤情鉴定关要把住啊,有的事情,两可之间。”

“左手断了两指,有一根还被酒瓶子砸过了,接都接不起来。是谁砸的?问起来都没人承认。”陈田夫苦笑道:“伤情鉴定已经做了第二次,怎么都赖不掉的。她倒讲义气,冲出来把事情全部扛了下来,再加上她是第一个动手的,反正她这回是脱不了干系啦。我也尽力疏通过了,他们许诺的最轻处罚就是免于刑事处罚,但要进六六干校,我也不想她遭到这样的待遇啊。”

不经意间,我居然介入了近期北都的第一大八卦事件中。不过我还是迅速熄灭了自己的八卦之魂,把话题扭转了回来:“真是感到遗憾。不过这件事跟我……”

陈田夫说:“这么一来,你俩就有类似的遭遇了。平心而论,我在这件事情上,对你是朋友的立场,对家妹是兄长的立场,都不希望你们遇到这样的事情。现在找到了一条替代道路,看你是否感兴趣。”

他的话虽然还有可疑之处,但我觉得似乎他已经有点解决的办法,便请他继续说下去。陈田夫说:“每三年,gdi太空署会向三星派遣一次下放支援干部团,今年刚好是第十四批。这种下放工作是特许保护的,带有赦免性质。如果参与的话,就可以免掉六六干校这一趟折腾,而且原单位也不受分离名额减少的影响,不会有什么人作梗。三星又属于特殊地区,酬劳和基本分都加得很多。如果走那么一趟,三年下来,你就是一件功劳不立,按那比地面高三倍的基本分,也能升级到上校了。要是有所建树,说不定能升将军级,那时你可就是阁下了。怎么样,听到人称呼你黄阁下要比黄中校来得过瘾吧?我已经说服家妹加入了,不知你是否有兴趣?你可以自己也去查一查,这个是公开的,只是一直都没什么人感兴趣,所以不怎么为人所知。你对在一处参加考评这件事肯定有意见,我给你介绍这条路,一是表个态:这种结果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更没有整你的意思,那十八票里没我投的。二是你如果接受了,说不定能在适当时候照顾照顾我妹妹。她从小娇生惯养,莽撞得很,没了父兄照拂,身边总得有个关系近点的人照应照应才能让人稍微放心。最起码,她要闯祸时你能劝劝,或者给我透个风,让我去劝她吧。这是身为哥哥此时能为妹妹做的仅有的事了,真是狼狈啊!”说到这里,他的眼圈甚至有些红了,鼻子还抽动了两下。

陈田夫说这些的时候蛮象个奸商,但又说得有理有礼有节,公事私谊亲情什么都顾周全了,说服力很强。他说得我颇有些心动,虽然觉得会与ferrari分别很久,可心中又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过是三年而已”,几乎都要蠢蠢欲动地答应了。考虑了一,说:“那我回头考虑一下,答复阁下吧。”

陈田夫连连点头,说:“想通了找我就是,这几天我会一直在家。这就要走了吗?家妹还没把茶泡来呢,真是失礼。我催一下,喝了茶再走不迟,呵呵。”

我摇了摇手,说:“你妹妹的茶,我看轻易是喝不到,我还是先回去吧。”

回到宾馆后,我考虑了很久。直到天色漆黑,才走到阳台上去透气。这时已经下了很久的雪,我在房间里浑然不知。纷飞的大雪把世界笼罩成一片雪白,四周似乎变成了白银构成的世界。我仰头看天,在那无尽的宇宙深处,有着gdi的宇宙防御基地——三星防线。我如果选择了去那里,就可以躲开这场无谓的政治浩劫,可是却不得不与即将结婚的女友分离。英雄气短还是儿女情长,在此时似乎没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我不能靠感情吃饭,而且我始终认为稳定的感情是得建立在稳定的事业基础和社会地位上的。如果我突然间一无所有或者屈辱地进入六六干校挨整,ferrari是否能对我保持那样的感情,我不敢确定。我能够确定的是:什么样的收入决定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地位决定能够得到什么样的爱情。如果我失去了事业,自己必然首先失去爱她的勇气。

那就没什么好选的了,我迅速来到陈田夫家。他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一份文书,只需要签个名就可以了。至于工作,他说到时候会给我指派。不过其中有一个查案的工作,需要有案侦经验的人员参与,我多半会分管那项工作。

分管?面对我的疑问,他耐心地向我解释——因为这种下放支援团的条件太苦,根本就没有高级别的干部参与,目前我在里面算是级别最高的了。去了肯定会当某方面甚至全局的最高领导。我听了这样的事,甚至屁颠屁颠的乐了一阵。

当日是三〇六六年一月十一日,三星支援团的集合日期是十四日,还有三天的时间。我一边往宾馆走,一边想着怎么通知ferrari,好在临走前能见她一面。谁知回到宾馆时,看到ferrari的车已经停在院子里停车场了,她已经回来了吗?我快步上楼去,刚刚打开门,ferrari从门后跃出来,紧紧抱住我,问:“两周没见了,想不想我?”

我觉得应该严肃点跟她说这个事情,于是轻轻把她推开,关上门,尽量用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她叙述了这两周发生的怪事件。ferrari听得脸色惨白,惊叫道:“你为什么要上三星?那可是我们所知宇宙的尽头,根本就是流放啊!就算是六六干校,也有个探望的机会,说不定还能早点出来和我相聚,你就不为我想想吗?!”

我突然火大了起来,叫嚷道:“你就不为我想想?!要进了六六干校,我不给整死也要整衰。你试试看整天对着一个未老先衰、前途尽毁的年轻老头过一辈子?!”

ferrari怔怔地看着我,眼睛里流下泪来。我觉得话说重了,只好试图去好言劝她。ferrari挣扎了好几回,最后还是给我搂在怀里。一搂住她,她全身都软了,口里只是喃喃地说:“你不明白的,你不明白的……”

我也不说话,只是用力搂着她。都不知过了多久,觉得肚饿了才问:“我们叫点吃的吧?”ferrari点了点头。我打了电话叫完餐,她突然问:“你爱我吗?”

“爱,我非常爱你。”我迅速地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接着补充道:“我是为了我们能够更加长久稳固的相处,选择和你离别的。你应该能够体会我同样悲伤无奈的心情。”

“你选择得太快了,我在整理资料时得知了这个消息,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的。虽然没考虑到你参与一处考评的事情,但想到即使阳泉那边大家对你意见大,出现了意外情况,最多你不干gdi了就是。在我爸爸的财团里谋个事情做,以你的能力,迟早也能有所成就的。”ferrari垂着头,双手拢着头发,摇晃着脑袋叫道:“我实在没想到你这么快,这么快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也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

ferrari已满二十八岁了,六九年我回来的时候,她即将迈入三十二岁的年龄。在我们还处于二十多岁的阶段时,实在是不能想象没有爱人陪伴着成为三十岁阶层人的情景。我能理解她的心情,但同样觉得无奈。用过了餐,我们随便聊着,不知觉已经很晚了。ferrari突然说:“我今天晚上不回房间了,就在这里……可以吗?”

她是想证明些什么,或者给我些留念呢?我一边冷静的分析着,一边已经不自觉作出了欢迎的姿态。要不是遇到这样的鸟事,只怕直到结婚ferrari也难得这样主动一回。她去洗澡了,我脑中却胡思乱想不已,居然又作出一件很刹风景的事来:径直走到浴室门口,敲敲门问:“你不是说还不习惯吗?就这么会就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了?”

里面的水声停了。过了好一会,ferrari才回答:“我不能再等了,就算不习惯,我也得强迫自己去习惯才行,我不能什么都不作,之后再后悔莫及。”

她愿意为我作出这样的牺牲吗?那我是否为了自己的前途而坚持离开她,流放到三星,是太过自私了?我不由有些反悔了起来,然而那种铁文件签署了后,至死方休,绝对没有反悔的余地。还有三天,我就要长时间离开她了。这时我才体会到她听到我的选择时的心情,不由心情沉重起来。

ferrari洗完澡出来,见我还蹲在门口,惊叫道:“你变态啊?偷看我洗澡!”我才回过神来申辩一通。听了我的解释,ferrari悠悠地叹了口气,说:“你的选择,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你是我的选择?我们好好珍惜这三天时间吧。”

这时,我真感到我的女友是世间最温柔美丽的女性。离开她会是那样的不舍!在没离开之前,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时光了……

三〇六六年一月十四日,我离开了北都,前往华夏gdi太空厅训练中心准备上三星。对我来说,离开熟悉的世界、离开地球,不过就是离开ferrari而已。现在世界上唯独这一个人使我依依不舍、牵肠挂肚。我们过了三天完全如夫妻一般的生活,那是永生难忘的。即使我此行一去不回,成为宇宙中漂浮的孤魂野鬼,也算是有过活得顺心惬意的时候了。

不行,不能这么乌鸦嘴。虽说是流放,我也变相升级,当领导了呢。全新的生活等待着我,希望明天会是新的一天——我只有这样希望而已。(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