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二十卷 宛若天堂 The 1st End 宛若凤凰(下)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们破冰而出时,天上正降下一块偌大的事物,几乎把我们又砸回冰里去。慌忙躲过之后,发现竟是一条十多米长的龙尾。远处还散落着NEO的残肢和头颅,它竟被长恨天飞身上天后活活扯碎了。看到这一幕后,连刘诚的心志都发生了些许动摇,他喃喃地说:“我们遇到的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静唯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她低声问我:“还能再召唤出来吗?”

“得再次投影,要花很多精力和一些时间。”我惭愧地说:“的确是我不听号令之故。”

虹至枫断喝道:“现在说这些可没用,你赶快动手投影,我们顶着!”

就在我正准备重新投影NEO时,长恨天跪倒在地上,背后的一块鳞甲徐徐掀开,回龙君从里面探出身子,呵呵笑道:“能与这个钢铁巨人战斗这么久,实在对刮目相看哪!你们不改变主意吗?”

“你没有其他招数吧。”静唯忽然高声嘲笑道:“我知道有那种人,通过不正当的途径得到了强大的力量,自己却连百分之一都使不出来,能使出的也只是一些辅助性的诅咒术而已,没有真正的杀伤力。要想杀人的话必须得通过它人之手,比如一手扶植的傀儡。闇言咒术师!你就是那种连灵界人都最不齿的与黑暗为伍的闇言咒术师!”

听到静唯的这句话,回龙君忽然收回了嬉皮笑脸的神色,厉声喝道:“不知死活的小姑娘,敢小看我么?就算如你所说,你可见过如此之强的闇言咒术师么?受死吧!”

金光暴起,天地玄黄,钟锣俱鸣,回龙君的“天地乖离”再次施展了出来。这一次的威力似乎更胜于前,虹至枫和静唯都似乎因过分脱力而跪倒了下来。尽管“天地乖离”只是严重削弱了他们的力量,对体力没有直接的影响,只是在攻击和防御力急剧减低之后,应付长恨天的猛击显得更加困难。正在此时,刘诚忽然大呼起来:“就在背后,立即攻击!”

此时我无法动手,虹至枫和静唯都立即抽出剑向前冲杀了过去。在冲锋的过程中,他们手中所持的剑逐渐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伸出了约有五十多米长的耀眼剑芒,使我想起了当年向韦元宝冲去的渚先生——与挨过三次“天地乖离”还能爆发出如此力量的他俩相比,渚先生可真是虾米级别的人物了。两道剑芒迅速切入了保持着跪地姿态的长恨天的肋部,一直倒刮到背上回龙君所在之处,回龙君顿时双臂齐断,喷射出了老长的血雾退了回去。尽管那块鳞甲迅速恢复了原状,将他再次牢牢保护起来,但长恨天的后背却因此遭到了极大的创伤,留下了几十米长、数米宽的一道伤痕,露出了里面斑驳的血肉和钢铁机械部件。

“可惜你擅动了NEO,否则此时也许能要了它的命。”刘诚不无可惜地对我摇了摇头,冲虹至枫和静唯喊道:“快回来,长恨天的力量在增强,它很快就又要起来了!”

二人奔回之后,脸色都呈现出了死灰颜色,显然是适才的力斩已透支了相当的力量,尽管给长恨天和回龙君极大的杀伤,但我同时感觉到了体力的严重下降。刘诚伸出双手抓住他俩的脉门捏了一会,皱眉道:“你们得休息一下,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了。长恨天也受了重伤,力量会下降不少,让大将军上前抵挡吧。这一次的战斗是纯实力比拼,用不着斗招术,他能行的。”

虹至枫和静唯一齐叫了出来:“那怎么行!”

我翻了翻白眼说:“那么看不起我?”

静唯连忙摇手说:“不是那个意思,你是主攻手嘛,刚才如果有巨龙NEO的力量协助已经定下局面了。”

刘诚坚毅地说:“现在也只得如此。刚才我看了好一会,应该是回龙君的存在使得长恨天几乎没有破绽可循。但回龙君只要一使用他的绝招——或者说很可能就那一招时,他的力量会暂时衰退,长恨天的背上就会出现很大的破绽。而且我认为,回龙君自己都还没察觉到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努力坚持住!只要能挺到将长恨天杀死,回龙君那种闇言咒术师是不难对付的!”

在刘诚的策划安排下,我亦冲上前去充当肉盾。如刘诚所说,面对融合了“朝日”号现代级的老长,这场战斗已成为纯粹的力量对抗,完全不必讲任何的花招伏笔,只需要全力对拼!我们三人轮换上前足足与长恨天周旋了四个多小时。其间回龙君现身了五次,都使出了“天地乖离”一招,但很显然这种变态招术极费他的神力,到了后面两次,似乎他的神力已消耗过大,招数虽然发出,但产生的效果加起来还比不上开始一次的。而且他每次使出这一招后,都会使得长恨天产生约一分钟的巨大破绽时间,只是因我被迫亲自上阵抵挡,无暇再投影出NEO来,否则大概早已获得了胜利。

因为尼布楚与地球一样存在黄道偏角,北极地区的白天非常短,我们不知不觉便从大清早打到了天色漆黑之时。好容易又一次将长恨天打退后,刘诚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火星,火星大神降临了!”

对尼布楚星球来说,它的火星就是五星河了。我们竟能看到它,表明笼罩北极的暴风圈已经散去,回龙君的力量大概也快到极限了罢?相对而言,我们四个人中,三个人的力量被降级到了差不多三级神将的程度,而我还保持着接近六级的力量,显然局面非常有利。刘诚叫出这一声后,脸上露出了喜色,对我说:“长恨天和回龙君都没什么力量了。立即准备最后一击!”

我立即凝聚心神,开始在半幻想状态下构造NEO的骨干。然而此时回龙君却又从长恨天背后冒了出来,他一见我的姿态便立即高声叫道:“消灭掉他!消灭掉他!他这次会真的杀死我们,到时一切权力功名可都是空!”

听到这席话后,长恨天竟然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此时虹至枫和静唯却也到了力量最弱之时,只是尝试着抵挡了一下便被奋起最后力量的长恨天扫飞了。我只得放弃了投影的工作,拔出剑来上前抵挡。不料长恨天这一击蓄积了最强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我的承担能力(事后方知它此时亦进入回光返照阶段,这一击的力量大概跟刚开始作战时差不多),将我也扫飞出去两百多米,在雪地上爬滚了不知多少个圈,全身骨头都象摔得寸寸碎断一般,一时连提起手指的劲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恨天步履蹒跚地拖着钢铁巨腿一步步地挪到了面前。

“只要杀掉你就好了,不是吗?”回龙君用如释重负的口气说:“浪费了这么长时间,才发现真正可怕的战力在哪里,真是失策!竟然有无属性者能习得这么多古怪法术,还到了极高的地位,你这种人是绝不该存在于此世上的,会打破我的最终平衡,必须马上净化!”

刘诚不知在哪里,此时看来也是指望不上了。虹至枫和静唯此时的力量远逊于我,受了长恨天这等猛冲之后绝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唯一可欣慰的是因气血链接,我既然还没死,证明他二人此时也没有大碍。然而经过长时间的恶战,我们都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虽然没有人倒下身亡,却每个人都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此时如果我再遭到致命打击,大概会使得他们三个一并死掉。念及此节,我大喊了起来:“刘诚,取消链接!”

“大将军别慌,那家伙只是在虚言恫吓而已!”刘诚在远处奋力喊了起来:“我看得到,他现在全身都是死线,腿部完全崩溃,已经连再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家伙真没用,我给他那么强的力量,他却一点都动不了啦。”回龙君阴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可是我的力量还没有枯竭!我吞噬了神舟二号,那么充沛的能量怎么会是这么容易用得光的?我可比你们四个人加起来还老得多,你们未免把我看得低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虹至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又何必如此大声地说出来?”

“你们或许认为,此时到了两败俱伤的境地,你们毕竟人多,我本身又没有杀伤力,所以是你们赢到了最后?”回龙君冷笑了起来:“我已经找到了你们的杀手锏,就是面前的这个家伙!只要我杀了他,你们根本无法对我造成致命一击,只要稍微降低些气温,就会把你们冻死了!”

刘诚也大声嘲笑道:“还是那句话,如果真的可以那么做的话,为什么要大声说出来?”

“你们会为小看我而后悔的,不过也后悔不了多少时候了!”回龙君说着说着忽然仰头看向了天上的明月,叹了口气,低声说:“麻烦的事还在后面呢,不管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举起双手念起了一段咒语,全身忽然绽放出了盛大的红色光芒注入了长恨天体内。虹至枫见状不妙,大喊:“大将军快跑!”

废话,要跑得动我还会躺在这里接受你们的声援吗?

“不,他不可能还能驱动得了长恨天。它的躯体已经基本上被破坏殆尽了,就算有再强的力量也不可能在刹那间弥补起来……”刘诚看了好一会,忽然惊呼了起来:“不好,他是在强行催运长恨天体内朝日号的伽马炮,他要发射伽马炮了!”

的确,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扣动一下步枪的扳机还是可以杀人的,人类历史长河中的热兵器,无论火药枪还是伽马炮,不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被制造出来的吗?

面前能量聚集的反应越来越强,长恨天的身躯渐渐弯曲了下来,忽然从中破裂折断,露出了一截伽马炮的炮管。尽管回龙君是以非正常的方式启动了这个超级武器,使得聚能的效率大打折扣,但此时却正是两败俱伤的局面,除了刘诚并无一人能上前阻止回龙君。但指望那个家伙去打硬仗?还不如指望我的伤势能突然恢复爬起来飞奔数百米跑开比较现实。可此时静唯却走了过来,举着剑对回龙君说:“下来受死。”

回龙君呵呵一笑:“又来了个装腔作势的,女人,你全身骨头都碎了吧,全靠神力支持身体,能挺得住多久?”

静唯却不答话,身子忽然突飞暴起,直射向了百米空中的回龙君!可惜她此时身负重伤,能勉强行动已是奇迹,这种高难度动作更是没什么威力,软弱无力的一剑只是徒然挥空而已。可回龙君已惊呼了起来:“可怕的女人!伽马炮的发射程序已进入倒计时,你杀了我也没用,只是白白把自己送到伽马炮射程里来罢了!我现在就又躲回自己的理想乡去,看你们还能拿我有什么办法!”

看着回龙君又缩回了长恨天的背中,我只能摇头叹息道:“真是一个理直气壮的乌龟党人啊……”

小书亭app

静唯落下地来,身上又发出了一阵颇为恐怖的响声,似乎又被摔得多处骨折。我别过脸不忍倾听——此时我的情况恐怕比她还差,实在是有心无力,无法为她做什么。然而她却没有呼痛,立即又爬起身来挪到了我前面,伸手把我拉了起来。此时我才看到,她脸上已凝满了豆大的雪粒,都是冒出的冷汗转瞬间冻结而生的,不知此时她的身体痛苦成什么样!然而她却强行把我架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问:“伽马炮的射击范围有多广?”

我忍痛答道:“自己走吧,你拖着我走不出去的,你根本就不该来!”

“你只是硬伤而已,再休息些时候还一样能活动,打倒这个家伙的重任就得交给你啦。”静唯此时的每一步都似乎在燃烧着她的生命,话语声也逐渐低到了听不清楚的程度:“真想这样一起与你并肩而行更久一些,不过能够一起走到这一步,我已经很满足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竟然拖着我从伽马炮的直射位置逐渐挪移到了边缘,但此时长恨天那边也传来了发射前的语音倒计时声。静唯淡淡地笑了笑,奋起最后的力量把我远远地抛了出去,然后用剑杵在地上撑住身体,望向了已射出熊熊红光的伽马炮口——

直到她的身躯被红光淹没为止。

毁灭的红光将静唯卷入之后,我忽然全身一阵剧震,竟然痛苦得七窍都流出了血,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但这次昏迷不过是急火攻心而已,并没有昏迷多久,以至于醒来后对身体已能活动的现象一点都未察觉。此时刘诚走到了面前,说:“是她主动要求断绝气血链接,又让我给她施加燃烧生命的法术以换取行动的。”

我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你没有冤仇吧?”

刘诚叹道:“大将军,你心里一定是在恨当时为什么我明明能够行动却没有过来救你,反而诱骗静唯公主燃烧自己的生命去救你——你即使永远不理解我也好,一辈子记恨我也罢,但我就是那样的可怜虫。我只是个身体柔弱同时诡计多端的人,而不是什么英雄,即使我有点力量,我优先考虑的也是本人的安危和最终的胜负结果,这样考虑很卑鄙吗?”

虹至枫走了过来,淡淡地说:“英雄豪杰,当如无双和公主般绚烂而去。”

我凝视了他许久,颓然说:“我无法谴责你,但是你关注的最终胜负呢?我们胜了吗?”

“还没有,但已经不会有什么变数了。”刘诚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回龙君躲入他的那个安全地带后,对外界的事是一无所知的,我们只需等待就好了。他只要一现身,那个理想乡就会有破绽,我再用破魂索把他困住,下面就看大将军你的了。”

“既然有那一招,为何现在才使出来?”

“大将军,回龙君跟我们可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怪物。能把他耗到我的这些招术起效的一刻,已经是很难得了。”刘诚坦然说:“我确实是把一切都是以最优化考虑的,但请不要认为我会随便牺牲战友的性命。”

我的眼在燃烧,我的心在破碎,我的每寸肌肤都因愤怒而寸裂!然而战斗尚未结束,还没有如七月事件那次一般作出抉择后便可陷入无限哀伤的时间。此时自然不是责怪战友的时机,所能做的唯一事也只有消灭回龙君罢了。我咬紧了牙关,死死地盯着远处已断裂的钢铁长恨天的躯体,等待回龙君再现的那一刻——所幸他没有让我等待多久,否则怒火会在复仇之前先行吞噬我的内心。大约只等了一刻钟不到,长恨天背上的那片鳞甲又掀开了。刘诚立即催动了两片黑云飞射过去,将刚刚探出头的回龙君死死困住,然后转头对我说:“这回看得更清楚了,这家伙的身体早在数百年岁月中失效,砍他的胳膊、躯干甚至头颅都不会造成什么致命伤。他的精神流极强,对各种直接攻击和魔法的抵抗力都高到近乎免疫的程度,如果没有你,不知得费多少功夫才能彻底杀死他。现在看你的了,大将军。”

我走到了长恨天的躯体前,仰起头冷冷地看向百米高空之上的回龙君。是愤怒?还是哀伤?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力量充盈在我体内,致命一击已经箭在弦上了!此时回龙君终于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叫道:“不想听我说完乌克萨的故事吗?”

我没有理会他,一边伸出手掌一边进入冥想,同时轻喝道:“投影,开始!”

“我还有很多关于制约平衡的理论要讲,先等一等!”

“Neo,成型!”

“喂,不要装作听不见我说话!”

“投影,开始!”

“喂!胡乱杀了我的话,这里会崩溃的,你们谁也逃不掉!”

“Anima,成型!”

“快住手,我无条件告诉你们离开这里的办法!”

“投影,开始!”

“哎哟,就连复活刚才那个凶悍的小姑娘,也是可以做到的哦!”

我犹豫了一下,又迅速把杂念抛到了脑后,集中精力做了下一步:“Bahamut,成型!”

“我还有一个终极大秘密要告诉你……”

“投影,开始!”

“你们如果打倒我,反而会让这个世界陷入万劫不复,不想听这个秘密吗?”

“Zero,成型!”

…………

“海棠,成型!”

在回龙君声嘶力竭的干扰下,我连续投影了四个从来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召唤兽出来。本想再继续投影几十上百个,虹至枫却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大将军,你是疯了吗?你会挺不住的,身体会在发动攻击前就垮掉的!事实上你根本就不应该能够做到这一步。”

我竭力冷静了下来。几十年风雨岁月走到现在,无论愤怒和悲伤到什么程度,我终究能分得轻孰重孰轻。既然所有失败的boss都是因为在最后关头废话讲太多,回龙君说的那些话我便根本没听,此时也没有必要再对他废话了!

发出指示后,长着十六只胳膊的兽身人头的鱼怪海棠和形貌色泽大不相同的三头巴哈姆特团团围住了回龙君,海棠首先用虚空之链把长恨天的断躯和回龙君团团围住,然后用腹部的巨拳不住猛击,每一拳都使长恨天的躯体大块崩溃粉碎。三头巴哈姆特则轮流喷射出了无属性的烈火、水柱和光束攻击,将长恨天和回龙君都淹没在了毁灭光影之中。

消灭回龙君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此时他与我们一样处于油尽灯枯的边缘,却要承受四头无属性召唤兽的致命打击。尽管他有数百年的老底子,却也只支持了一分多钟便彻底崩溃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绝命狂呼。听到这一声后约半分钟后,刘诚说:“目标已消灭。”

虹至枫问:“确认?”

刘诚点头说:“确认。好像废墟下面还有个无关紧要的家伙,不过管不管都无所谓了。”

“那我们准备撤离吧,照回龙君所说,这里的地貌可能发生很大变化,现在我们的身体实在也经不起太大的变故了。”虹至枫说着说着见我没动,问:“怎么了?”

“你们不觉得我很奇怪?”我的内心忽然孳生出一种奇怪的情绪:“我为什么能够一口气在刹那间投影出四个召唤兽?按照我的力量,只是投影出Neo已经是极限了。”

刘诚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大将军,你也许太多心了。”

“我听到了一些声音,你们没听到吗?”

刘诚和虹至枫惊奇地对我说着什么,可我忽然什么都听不见了,整个人的身体开始翻滚,提升,到了一个漆黑宁静之处。无论功力深厚到什么程度,人的身体都不可能如此轻盈,我忽然明白自己来到了一个纯精神的世界,就如当年我拉扯巴瑞特一般——可这次是我被拉入了某人的领域。

这可不是一种愉快的体验,看来有必要对我少年时的言行举止做进一步深刻的检讨。

(特别说明:从这一章开始,连续的四章内容都可以承继上文成为本书的结局。不爱往下看到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的同志可以从1、2、3中选择一个作为自己心目中此书的结局,之所谓精神胜利者也。当然FinalEnd也不是最好的结局,只是最接近我多年前写书时所想的结局。)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