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二十卷 宛若天堂 第五章 惊变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远征时间一〇年八月二十七日,内阁会议上通过了撤军方案。尽管江旭对改由虹无双出任尼布楚城守的临时任命感到惊讶和不可理解,但我事先已知会了寒寒和辛巴,此事又是虹翔所愿,因此这个决定的通过并没有遭到什么阻力。会议之后的一周之内,尼布楚城内的大军便开始分批撤出了城去。长恨天的第三帝国军逐渐接管了尼布楚城的大部分地区,费里亚第三帝国在成立四个月之后终于开始显得稍微像样一点了。

根据辛巴走时移交的资料,长恨天亲自率军在艾文戈得堡附近山中查获了一个庞大的福音教阴谋派秘密实验基地,捕杀各类成型和未成型的龙族怪兽六十余万只。直至此时,福音教的罪名已落定无疑,奥维马斯也正式下文全面取缔该组织——剩下的只是甄别个派涉案情节的轻重予以不同处理,但福音教作为一个统一的组织在尼布楚表面已没任何可能再合法存在。

在九月初的那次清剿行动后,虹无双曾在给虹翔的私人信件上提到:“近来的长恨天有种陌生的感觉,难道是成为了皇帝的缘故?我感觉现在的赫根伯格和荒荫给我的感觉比它更可靠和安全。在捕杀龙族的过程中,我们遭遇了一定程度的反抗,因此动用了武力。长恨天亲手杀掉了数万龙族,从头至尾没有疲倦劳累的表现,我甚至感觉它的力量更加增强了,那会是错觉吗?”

遗憾的是,此时几乎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到这个方向来,虹无双亦没有将这些内容形成正式报告上报,她只把这些感想写到日常书信中寄给了虹翔,而此时的虹翔正视她的书信如烧手炭盂,接到根本不敢拆开,这件事就这样被轻轻忽略过去了。

九月二十二日深夜,塞尔摩,内阁会议。

“这么晚召集大家开会,实在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我首先出示了一份电文:“这是从奥维马斯那边搞来的绝密情报,郭英雄在秃鹫要塞那里打了一仗——他们不肯把这消息透露给我们,用意是什么?”

虹翔闻言皱起了眉头:“秃鹫要塞不算是三星管辖区,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全球议会的一个特别派驻点。在那里打起来,基本上是要与全人类为敌啦,形势会走向最坏的方向。现在讨伐军所仗恃的就只有武力较盛了,但能打得过戴疯子么?”

我紧盯着他问:“这个问题你来回答。戴江南会不会参战?兵力差不少,能不能打赢?”

“我觉得你心中已有定论了。”虹翔摇头说:“奥维马斯出了名的多谋少断,这个派兵外扫之计,看起来有不少好处,但只要遇到这种问题,比藏兵于内可要糟糕得多了。我觉得他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原路退回,但想必不会那样做吧。”

“好,那就假定戴江南会参战,而且不会让讨伐军轻易得手。那么我们来说别的事。”我转向寒寒的方向:“你说说看,这个消息如此绝密地封锁着不让我们知道有什么用意?”

寒寒苦笑了起来:“别问我,可别问我,我都快被他老人家折腾疯了!已经有五次差一点就把全面动员命令拿给你签了,他却始终没走出最后一步,这不是折腾人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地看着那边,我的心肝早就给折磨得麻木了!”

江旭补充道:“的确如此,的确不是善意的表现,但依旧不能说明这就是即将动手的前兆。”

我只得厚着脸皮说:“是吗?我倒觉得这一次特别有预感来着,第六感,第六感你们可相信么?”

辛巴嘿嘿一笑:“你的预感,好像准过很多次。但奥维马斯最近可是把我们折腾坏了,你问问在座诸位,除了你之外,谁还对自己的预感有信心?”

虹翔寒寒江旭顿时哀嚎作一堆:“是啊是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辛巴很满意他们的配合,得意洋洋地转过头来:“就算我们相信你的预感罢,万一不准呢?全面动员一夜就得白白消耗一千五百万以上,这笔费用谁出?军费紧张得很了,我还有十几亿的单子卡在管家婆那里没批呢。”

我闻言一怔:“诶,怎么大家现在如此大手大脚?我记得在三星的时候,陆军动员起来可是便宜得很的啊……”

笔趣阁

“你的脑子还停留在三十年前吗?”辛巴翻了翻白眼:“三十年前的雷隆多所有步兵加起来还没有现在塞尔摩一地的武警多,装备更不知差多少,你怎么不算这个帐?”

辛巴说完,这四个人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把我看得心发慌。僵持了好一会,我才努力挤出笑容说:“动员一夜吧,如何?”

辛巴大咧咧地说:“理由,必须给我们理由。你可以乱花钱,可大家是要睡觉的。”

“第六感这么崇高的理由也不行么?”

辛巴毫不留情地说:“你再去要一笔血泪之捐来,第七感也行。”

“钱,怎么我这几十年老与这么庸俗龌龊的东西打交道!”我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个回合,愤愤地说:“当我喜欢动员着玩么?当我喜欢跟奥维马斯打仗么?我一点都不想打呀!血泪之捐虽然不少,我们要花钱的地方更多。如果跟奥维马斯的冲突限于两、三天解决,三五亿经费搞定的话还罢了,只要稍微拖长一点,就能把两家的经济一起拖垮!相对来说,奥维马斯那边没养我这边这么多人,恐怕还能多耗点时候……”

虹翔插嘴道:“也不是那么说,舰队非常相当特别花钱的。他公布出来的预算案虽然看起来留了不少余钱,但估计东分西分的也不比我们多多少了。”

我立即以炯炯双目怒视向虹翔:“那你是说咱们耗得过他?你敢保证?!”

虹翔慌忙摇手道:“诶,我可没那么说,谁算得出这个?”

“我们两家毕竟都没能在尼布楚建立自给自足的生产基础,一旦打起来就是烧老本。烧到惨不忍睹的时候怎么办?活下来的人再用几十年时间去搞原始积累吗?那不可能。那时就又得仰仗主星鼻息了,这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寒寒轻叹道:“道理大家都明白,但还要这么做的原因就是相信自己手中有过于强大的武力吧。到斗得只剩一家时,用武力强迫主星屈服就行了。只要这样想,就会无所顾忌的。”

江旭摇头晃脑地掉文道:“所谓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啊。”

会议桌上陷入了沉闷气氛中。过了好一会,寒寒的手机忽然叫了起来,把大家从烦恼的螺旋中揪了出来。我最先反应过来,拍桌子叫道:“开会不关手机,扣工资!”

寒寒看了号码后却立即紧张起来,伸出食指比在嘴唇上对我“嘘”了一声,走出门去接听电话,小声对答了几句之后,走进来说:“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回家去见个人。”

这句话未免有些蛮横得没有道理,辛巴和虹翔率先用最恶劣的脸色打起哈欠来。可寒寒的表情立即严肃了下来:“很重要的事。”

我点了点头:“等吧等吧。”

大约等了十五分钟,也就是寒寒刚刚抵达宅邸的时候,她又打了电话来,再三要求我们耐心多等待一段时间,她一定会给我们一个交待。如此神秘兮兮,倒真是令人期待。左右无聊起来,我令通信员找来了几副扑克,一拍桌子说:“来,来,赌博!”

辛巴、虹翔和江旭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在内阁会议室搞这些调调也忒不象话,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辛巴和虹翔都想说我什么,可貌似他们干过更烂的勾当所以没资格说我,于是江旭开口了:“大将军,内阁会议室里赌博太不象话。再说以大将军的身份,赌钱实在是太丢份子了,打卫生牌吧,大家估计要不了半个小时就会睡着。”

“那就以天下为注,我早想好了!”我意气风发地拆开一副扑克,把牌摊了一桌:“这些牌就当我们占领的费里亚五十四个行政区,谁赢一盘就抽一张,一直输的就什么都没有!”

辛巴翻了翻白眼道:“太儿戏了吧?”

“这是人类最古老的民主方式,公正公平公开得无以复加啊!”我嘿嘿一笑说:“人间阵营这边,你我江旭就占了三席,应该怎么都不会吃亏吧?”

江旭沉吟道:“晤,吃亏倒不至于。这也算是个比较随机的分配方案,只怕无忌军那边不答应……”

虹翔哈哈大笑起来:“你们都还当真了啊,赌就赌呗,废什么话!”

这大概是历史上筹码最大的一次赌博,每一个筹码都相当于人间一个中小国家。我们好容易把五十四张筹码定好了各自代表哪一个行政区,放手便大赌了起来。不料虹翔手气好得惊人,不到一个小时竟已从牌桌上得了尼布楚的大半壁江山。眼看筹码堆最后只剩不到十张牌了,我们人间阵营的三个人都愁眉苦脸了起来。辛巴又摸了一手臭牌,直接扣牌放弃了,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江旭则向我劝告道:“咱们不打了吧,再打连塞尔摩都是泰严家的了。”

虹翔赢得满面红光,得意洋洋地叫嚣道:“嗯哼哼,不敢来了就不来也罢!咱泰严家现在不过一亿多人口,全部移民过来也吃不掉这大半个尼布楚,到时候会重金雇佣各位参与投资建设滴!”

“说得咱们三个人怕了他一个!”我一拍桌子,又拆了一副牌:“这些就算是奥维马斯的安基马地区,接下来的筹码抽这里的。塞尔摩、西恩多姆、尼布楚城这些是保留地带,不赌了!”

江旭和辛巴轰然叫好,虹翔则指责我耍赖皮,说他最想要的就是建设好了的塞尔摩、尼布楚和弗尔勒,结果只给他赢了个弗尔勒就换规则,忒不象话。正争执不下时,通信员跑来报告:“内藤阁下回来了。”

寒寒回来了,我们只好停止这种瓜分天下之举,我趁机宣告因不可抗拒的原因导致赌博中断,适才的暂时局面作废,虹翔窃取远征十年之胜利果实的图谋也告破产,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匆忙收拾了扑克后,寒寒走了进来,见我们一个个红光满面兴高采烈的模样,把脸一板说:“各位,有个不好的消息。”

我还没从指点江山的威风中清醒过来,大咧咧地说:“几十年听惯坏消息了,你尽管说。”

寒寒说:“我们原有的方案全部作废了,有很惊人的变化。”

“怎么会作废?”虹翔歪着脑袋问:“MG队已不能运作,奥维马斯根本就没有地面部队可以使用,固守据点防御太空攻击和用地面部队向安基马推进的方案,我看不出有任何可以变动的余地。”

江旭则谨慎一些,毕竟那个方案是他制订的:“请问是什么变化?”

寒寒冷冷地说:“奥维马斯已经有陆军部队了,规模很庞大,大约在三十至四十万间,而且还会急剧增长。现有的部队已部署到了小松山东线,到时候恐怕不是我们主动进击,而是他们打过来!”

这句话一出口,我率先跳了起来,其他几个也都站了起来,齐声叫道:“此话怎讲?”

寒寒耸了耸肩:“我想请一个人进来对我们现场解说,可以吗?”

不一会,一个全身被黑色大披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家伙进入了内阁会议室。他脱掉兜帽露出面目后,虹翔顿时大惊失色叫出声来:“是你?!”

“金元帅,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认识的那一位。”黑衣人无视我们惊讶的目光,将他的手腕从袖子里露了出来。那上面有一个古怪的二维条码,中间的logo是个花体的“A”字。寒寒解释道:“虽然样子甚至血型DNA都一模一样,但他的确只是个膺品而已。正主现在还在安基马坐着呢。”

“是克隆人吗?”我首先反应了过来:“奥维马斯什么时候拥有这种技术的?”

黑衣人答道:“这种技术本不复杂,三〇一解密后即开始医学研究了,但离军事用途还差得很远。奥维马斯是得到了费里亚的生化武器生产线后,在福音教的帮助下研究成功的。”

我逼问道:“什么时候成功的?”

“大约两个月前。”

“现在有多少了?”

“绝对机密,我的主人也无法得知确切消息,不过从军团配置和转运规模看,至少有三十万以上。”

辛巴沉声问道:“性能如何?”

“比照基纽特种训练营中被淘汰下来的士兵制作,出厂性能至少当得上乙级陆军,具有极其良好的体格和相当的战斗经验。”

“问题大条了。”江旭的脸色一下就黑了下去:“小松山那边配置的部队数量不够,原来以为绰绰有余的。”

我长叹道:“这样看来的话,奥维马斯的那几次佯动是在考验我们的耐心,同时等待这支部队成型了。”

寒寒说:“来之前我详细问过他了,奥维马斯其实还想等待。他手中的资源大概一直能制造和装备一百万左右的这种部队,到了那时候将在空中和地面都对我们形成绝对优势。但出了讨伐军的那件事后,情况也许迅速有变,今晚奥维马斯幕府也在开内阁扩大会议,很有可能就是要动员了。他在全面动员和戒严前把这个分身派了出来。”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你把我都瞒了多少年!是什么时候建立这种密切友谊和联系的,在神奈川的时候吗?”

寒寒没有理我,直接在屏幕上投出了玛斯库大陆中部地图:“各位,我们必须马上调整应对预案,动作快的话还来得及。”

虹翔皱眉道:“太空军不能躲在尼布楚城上空等待奥维马斯进攻了,得主动进攻。我估计奥维马斯会派舰队到小松山前线为陆军助阵,自己身边的力量不会太强。”

“也就是打不赢也不会轻易输掉吧?那就拜托你了。”寒寒又指了指小松山:“这里怎么办?”

辛巴说:“先调第三军、第五军、第十二军急行军过去。第五军有一个山地师,可以先进入小松山布防。我立即到前线任指挥。”他挥手制止了想报名争取这个位置的江旭,说:“你负责在后面组织第二道防线。奥维马斯布置了这么久,也许在小松山我们真的会败。我要是败下来,你就得顶住,不能一溃千里。”

黑衣人忽然说:“我的主人还带了一句话来。”

我连忙催道:“快说。”

“如果不以最快速度解决事态的话,也许会变得不可收拾。高卢从斯坎托博前线带回了一些未净化的凋落军团士兵尸骨,主人怀疑那些东西将被用于以后克隆军队的生产。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那种无需补给的军队将是不可阻挡的。”

我点点头说:“明白了,感谢你冒这么大的危险来通知我们,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下去休息吧。”

“好的,那请在这上面签上您的电子印章。”黑衣人笑道:“签上后,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从此算一个自由人。如果大将军获胜的话,我可以在这里找到一口饭吃吧?”

我取出电子印章在他的手持终端上签了章,说:“那是当然。”

黑衣人退了出去。然而我们还没开始研究下一步的事情,走廊里忽然传来了恐惧的惊叫声和许多人的呼叫。那个黑衣人还没走到门口就倒了下去,全身冒出了黑色的烈火,转瞬间就烧得面目全非。卫兵们以为有人在军政大楼制造恐怖自焚事件,一时忙得大呼小叫。内阁会议室里的几个人却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时尽皆默然。过了一会,寒寒才说:“可怜的人哪,终究没能明白他的主人是不会让他继续存在的。”

“那个人看来不如表面上那般无能嘛。”我轻轻叹了口气:“辛、江、虹,你们三个立即去先期部署一下紧急应对措施,然后马上回来研究全面方案!”

辛巴、江旭和虹翔立即疾步出门去联系自己的人去了。从脚步声的频率亦可感受到他们心中的焦虑不亚于我。我慢慢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忽然觉得适才的情景和许多对话似乎是将许多年前的一幕重复了一次,又长叹了一声。寒寒注意到了我情绪的低迷,在身后抚摩着我的肩膀问:“开始胡思乱想了吗?那样可不行呀。”

我苦涩地说:“想起了七月事件,仔细想一下,虹翔适才说的话太象了。”

“不要担心,现在已不是三十年前,奥维马斯也不是当年那般强悍无敌的费里亚人,他终究是个充满弱点的人。尽管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我们究竟及时得到了情报。一定能及时调整部署,夺回优势的。”

我抓住她的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会,低声说:“谢谢。”

半个多小时后,辛巴、江旭和虹翔陆续返回,我们开始紧张研究起具体对策。然而研究的结果实在不尽人意。我们研究到了凌晨三点钟,基本把兵力部署重新安排了一次,寒寒已拿下去印发部署了,虹翔也匆忙到舰队去了,却还是不能达到“短时间解决事态”的要求。谁都没能想到奥维马斯竟然悄无声息地变出了那么多部队,一时间实在难以下手。我内心烦恼,想来想去竟然不自觉睡着了一会。忽然间被一个人用力推醒,睁开眼一看是辛巴,他气恼地大叫:“老子说了半天,你竟然在睡觉!”

我连忙问:“抱歉,有什么新发现吗?”

辛巴哼了两声才说:“刚才联系了长恨天,有了一点新的线索。这一点可能成为扭转目前局面的关键。”他指着玛斯库大陆中部地图的右上角说:“这一片地方叫炎日森林,是炎日费里亚的领地。因为森林非常难行,又遍布充满恶意的费里亚土著居民和富有攻击性的低等生物狼人,因此从来没有被作为向西进攻的考虑方向。”

我精神一振,问:“炎日费里亚现在在那里有驻军吗?”

“炎日费里亚没有军队,他们是森林中的狩猎部族,全民皆兵,是费里亚族中很罕见的以远程射击为主的种族,但人数不太多,战斗力也比正规费里亚军差不少,亦从来不离开自己的领地主动扩展进攻,所以我们从来没有将其作为军队看待,从来没有把炎日森林作为军事地带看待。我们的含义,是包括奥维马斯幕府的。”

“那我们可以派哪支军队从那里过去?”

江旭说:“炎日森林有数量庞大的富有攻击性的类人形低等生物狼人,只有炎日费里亚族人可以控制。但炎日费里亚部族至今对人类依然极其仇恨,不会允许任何人靠近。前段时间曾有中部守军误入其领地遭到杀害的报告,为了保持稳定才没有予以征讨。长恨天告诉我们,他可以命令炎日费里亚部族策动狼人一同行动,但人类不能与它们同行。只有费里亚第三帝国的军队才能通过那里。”

“也就是说,要从那里抄后路必须动用费里亚军。”我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困意瞬时间消散得无影无踪。稍微考虑了一下,问辛巴:“你们商量的结果是怎样的?”

“从军事角度看,费里亚军现在是我们比较可靠的盟友,利用它们进攻有利于打开局面,也有利于减少我们自身的损失。”江旭叹了口气说:“但是,从人类大义的角度看又不一样了。我们远征十年就是为了征服尼布楚,然而刚刚征服这块土地不到半年,就要与昔日的死敌一起并肩杀戮同为人类的奥维马斯军,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我觉得主要是在人类大义的名分上无法放开,很难决断,以我等的身份也实在担待不起。这种事只有交给大将军判断了。”

我闭上眼问道:“通过炎日森林大概要多长时间?”

“假设由长恨天的第三帝国军出动,在当地部族的带领下,大约三天时间。”

“如果我们一边消灭炎日费里亚部族和森林狼人,一边强行前进呢?”

江旭苦笑道:“即使不考虑玛斯库中部大陆目前的驻军如何调动的问题,这样做的时间也根本无法估计。而且这样推进势必与炎日费里亚族严重冲突,只怕会影响西大陆的稳定——万一出现那样的情况,我们可就腹背受敌了。”

我转头对辛巴说:“辛,重复你刚才说的话,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黄二,别人不了解我,你是应该了解我的。我喜欢这种事,天生就喜欢杀戮,这不是读了些书就可以改变的,我就是这样的人。”辛巴冷冷地笑了笑:“我不在乎世人会怎么想怎么看,只要达到目的就好,只要胜利,一切都不存在问题。别说用费里亚军,就是让我亲自带队向奥维马斯进攻,我也不会有丝毫手软。因此我绝对支持使用费里亚军。对于向同为人类的奥维马斯军开战,江旭大概还有些心理压力,但此时片刻也犹豫不得,我要求由我去指挥前锋军队。”

我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那么,江旭记录,整理一下发出去。”

顿了一顿后,我边思考边说:“今查实,奥维马斯幕府勾结福音教,违背人类伦理,制造克隆军队企图独霸胜利果实,如此倒行逆施断不可忍。兹命令黄氏幕府所有上下人等进入总动员状态。本府所辖各部人间军、泰严军、无忌军、灵界军、费里亚统领军和尼布楚土著军均需应积极相应,服从大本营调配,奋力向前,剿灭叛逆。奥维马斯幕府之克隆人军队士兵概不以人类论处,不享受任何人权待遇。”

江旭问:“这样的通告是宣布了天界军和灵界军的存在了,需要改动吗?”

“无需改动,就这样吧,不必再躲躲藏藏的了。”

江旭又问:“这样就取消了奥维马斯那边数十万人的人权,将其视为猪狗般对待屠灭,实在是大手笔啊。尽管是我们提出的,但大将军不再考虑一下吗?”

“没什么可考虑的了。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十年了,不想再过多地考虑什么。有什么恶名我担了便是,荣誉只属于胜利者,我这也是在为你们减负啊,以后的世界毕竟是你们的。”我挥挥手说:“那就这样定了,你们快下去安排吧。开头是关键,就看接下来一周的了。”

江旭点头离开了。辛巴倒过了好一会才慢条斯理地站起来,忽然郑重地向我敬了个军礼,昂首走了出去了。我明白他这一敬礼的深意——尽管提前识破了奥维马斯的布置,这一次离别之后究竟是否能再见,会在什么局势下相见却实在难以预料。相识数十年,彼此感情虽然算不上好,也有数次撕破脸的时候,但也算彼此认知,这一敬礼的其中含意,委实一言难尽。

过了一会,塞尔摩寂静的夜空已被部队的脚步声和军号惊醒。此时大家都从睡梦中被拖到了忙碌的准备工作里,我却忽然间无事得空虚起来,又不想回家,随手披上风衣便走到北堡海滩下散步。闲走了好一会,竟迷迷糊糊地靠在礁石上睡着了。没过多久,耳边忽然传来刺耳的笛声,我睁开眼一看,静唯正站在我身前一米处,纯粹以制造噪音的方式吹着她的笛子。我连忙抗议道:“拜托,在我这种很有音乐素养的人面前稍微敬业点好不好。”

静唯微微一笑说:“只是看到可疑分子,用笛声刺激一下而已。”

我看了看四周天色还黑,不知她此时来找我做什么,便问道:“有什么情况吗?”

“辛巴、江旭、虹翔和内藤都按照战时紧急方案到各自的防区去了。”

“唔,走得很干脆,这都是事先决定好的。如果你进了内阁的话,现在你也该到一个地方去主持大局了。”

“不要肆意揭别人心中的伤疤。”静唯白了我一眼:“你要不要到弗尔勒去避一避?刚才得到了一个不确定的情报,奥维马斯也许会派一支舰队作为潜水舰队,悄悄渡过海洋突袭塞尔摩。如果是那样的话,这里的形势可不乐观。”

“你是担心我的自保能力吗?”

静唯摇摇头说:“那倒没什么可担心的。如果这里的人全灭,我面前最后一个死的就是你吧。”

“听说过那样的计划,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反而希望奥维马斯那样做。除去讨伐亚当斯的讨伐军,他依然有十个舰队,其中两个是攻击舰队,虹翔对付着很吃力。如果能吸引一个过来,哪怕只是一支守卫舰队,虹翔的压力都会减轻一些。为了这个,我也有继续呆在这里的必要。”

“不要老说公事好不好?我们近在咫尺,但难得这样单独见一面说话呢。”我岔开了话题,看了一下四周的地形,问:“六年之前,我返回前线后,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的你吧?”

静唯抬头看着天说:“嗯,好像就是这里。不过是几年不见,又是一副以貌取人的态度。”

“你这个整天贴黄瓜片做面膜的家伙最注重外貌,却老在这方面找我的麻烦。”我此时心烦意乱,再没往日的那么多顾虑,一句话索性就说了出来:“不是以貌取人!你当时的外貌是根据那张照片整容的效果。那张照片里的人我认识,对我而言是个很重要的人。”

静唯撇了撇嘴道:“说谎!”

我反而平心静气了起来:“何出此言呢?”

“那个人早就死了。在她死之前,我可不知道她与你这样的人有过什么交情。”

静唯的嘴实在太严了,能从中撬出这样一句话实在不易。尽管这句话对我有相当的打击,使我稍微有些头晕,可我还是捕捉到了其中的问题,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激动问:“怎么会?那她与你是什么关系?她难道不是无忌军的家主吗?”

静唯听了我的话,愕然了一小会,忽然不可遏制地笑了起来。她笑得越来越大声,以至于捂着肚子在原地跳了起来。然而过了好一会,她突然好像头疼了起来,捂着脑袋痛苦地蹲了下去,随即连蹲都不能了,直接跪倒在沙滩上。我连忙扶住她问:“你怎么了?”

静唯的身体痛苦地颤抖着,牙齿不停地打着颤,竟已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连忙将手按在她背心上输入了一些神力,但显然并没起到很好的效果,她很快晕了过去。我当真吓得脸也白了——且不说圣将出了这等问题是多么严重,此时塞尔摩的军事可全是她掌控着的,如果她真的一病不起,难道由我亲自来指挥第九军应付一个当潜艇用的行星攻击舰队么?我对自己的军事才能非常有信心,是绝对不会干这种明显超出了自己才能的伟大勾当的。连忙背起昏迷的静唯跑到医院安置了下来,又任命了她的副官李静海临时支持工作。李静海到医院看过静唯后,把我拉到一边说:“公主她身体弱,尤其是精神受不得刺激,大将军可是对她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我实在不能把“身体柔弱和感情脆弱得经受不起刺激”这样的评价与静唯这种恐龙女划等号,于是用疑惑的目光盯着李静海不放。李静海很快被我盯得垂下头去,但还是坚持说:“末将自然没有指责大将军的意思,不过这是元老会在出征之前就交待过我们要特别注意的。”

“有一些事,我想问一问你。”我鼓起勇气说:“六三年时无忌军的事,你可还记得?”

李静海说:“末将是六二年参加工作的,那时不可能接触到核心机密。不知大将军要问些什么?”

“静唯公主的小名是不是叫五月?”

“据末将所知,公主她从来就没什么小名花名的。”

“她可当过无忌军的家主?”

“大将军,无忌军的当家传承从来是暗箱操作,我这种外族小辈不可能知晓其中内幕。不过公主曾在闲聊时提过一些这方面的事:六三年轮到长崎家当家时,他们家有继承权的人足足有十八个,她只是一个庶出的废弃公主,虽然有继承权,但是排行靠后得很,好像是倒数第五,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不过长崎家有继承权的人年龄大多偏大,没过几年就死得七七八八。李家六世家主李林死后,静唯公主的继承权倒排到前几名去了。只是大家对她的废弃公主身份不太认可,她也没争取的意思,所以才没当上,不然早就是长崎七世家主啦。”

李静海显然不像是在说谎,可他说出的事实与我这几十年来的认知越来越远,不由让我产生了眩晕的感觉。我重复了一次那个上百个字符的长崎六世家主的名字,李静海再次给了我一个无情的答案:“这的确是长崎六世家主的官名,正名叫长崎绯忍,可他是个六十多岁的老爷爷,等了一辈子才等到个家主。本身没什么太大的能力,在伽南指挥不力,得罪人又多,没多久便给李家顶下去了。”

我感觉这个世界越来越疯狂了。如果不是大战在即,我真想冲出大门好好地大吼一通。为什么?为什么几十年来一直信奉着的东西都对不上号?李静海察觉到我的脸色非常不好,问:“大将军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当年我到过徐州,在那里见到过一个可以打开核心机房的女孩。有人告诉我她就是六世家主。据我所知,那个女孩跟静唯公主可能有很深的关系。”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啦,当时的事我不太了解。”李静海抠了抠脑袋,说:“不过能开那门实在不能说明什么,除了长崎家外,李家、风里家等贵族也有不少与长崎家通婚的,凡是有人间血脉的经过锻炼都可以开。至于静唯公主,她那时正在进行武者修行,应该整个一年都没在徐州常住过。她当时虽然刚刚成年,可已威名极盛,领到了七级神将证书,据说离圣将只有一步之遥。如果她当时在徐州的话,见到大将军这样的弱鸡还敢上门玩非法入侵,一定二话不说便一锤打死了。”

我斜眼问:“会这么恐怖?”

李静海反问道:“难道她不是那么恐怖?”

说得也是。可经过这么一番谈话,心中的疑惑倒是越来越多了。李静海瞧我还一脸求知欲望强烈的模样,又敬言说:“大敌当前,请大将军不要再惊扰静唯公主了。她如果不能起来主持大局的话……”

我无精打采地说:“我明白了,躲在自家地下室里等你们的好消息就可以吧?”

“大将军,你心里一定有许多疑惑,可惜末将无法为你解答。这场战事完结之后,召来李静、风里渠几位大将军询问,一定能有所收获。”

我叹了口气说:“算了,不见得有必要吧。”

眼看这场对话将在疑云密布之下结束,李静海却八卦了起来:“唔,末将多事,想问问究竟是谁告诉大将军,竟然能遇到一个女性的长崎六世家主?”

我无精打采地 说:“一个叫杨岚的家伙,不过应该是假名吧。静唯公主到我这里来就是由她联系的。你认识她么?”

李静海苦笑了起来:“虽然末将当年才参加工作不久,可英木岚小姐的丑闻实在是太招摇了点,想不知道也难啊。”

fantuantanshu.com

“啊,此话如何说起?”

“不过听说英木岚小姐后来成了大将军挚友之妻,末将就不便多言了。只想奉劝大将军一句话:她说的任何话,未有确凿证据证实的话都千万不要相信。”

“什么??!!!”我顿时跳了起来:“你给我说,知道什么说什么!”

“那好,末将就直言了。她是一个品行恶劣的交际花,对谁都不讲真话,靠着甜言蜜语和一张漂亮的脸纵意人生,青云直上,短短两三年间欺骗了多少人的钱财感情哪,在无忌军中可算是臭名昭著了。终于报应不爽,让她遇到一个更厉害的人,反被骗得身败名裂,更是坏了无忌军的大事,如果不是祖辈有过巨大功勋早就处死了。但出了那样的事,在天界是混不下去了,便主动寻求流放人间。这样的人,大将军也能相信么?”

我的脑海里走马灯似的回放出了与杨岚相识的一些片段。忽然间发现李静海说的话没有什么可批驳之处。她的确是个非常有故事的人,也只有小淫贼那样乐观的人能包容得下她。然而——

这几十年的空想期待、痛苦落寞,难道都只是那个本来一看就不可信任的女人向我撒的一个弥天大谎么?

仰头向天,看着苍黑的塞尔摩夜空,我将全身力气集中于一点,轻轻地从嘴皮子里吐出了两个字:

我靠!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