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六卷 飞翔 第十二章 TERMINATOR(上)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到达三星大十字架时,奥维马斯阁下亲临停机坪迎接,还早早备下了军乐队奏乐迎接。我心情正恶劣到极点,听到这些反而厌烦得很。上将阁下握住我的手,连连赞叹道:“天赋英才,建不世之功。”又拉着虹翔的手赞扬道:“当真是世间福将,年轻有为,可喜可贺。”我明知他这是为了鼓舞士气而专门作秀,虽然心里大不耐烦,还是勉为其难地配合了两下,让舰队宣传局的家伙们用长枪短炮对着我与上将阁下二位世纪巨人的握手狂摄了一回。

迎接仪式完毕,我和上将肩并肩地往里走,后面虹翔和一打大小官员跟着。我小声问:“三星首脑都到了没有?”上将点头说:“早来了,都在等你。时间紧迫,我们抓紧吧。”我想起陈琪,真不知道会以何种方式见面?随口又问:“那边情况如何?”上将脚步不停,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说:“很糟,而且随时有更糟的消息传来。我们进去在会上统一传达吧。”

后面的大鱼小虾们走到一半就给拦下了。我与上将二人走到会议室长廊外时,却意外地遇到了陈琪。她一见到我们,便急切地走上前来,对上将点头致意道:“阁下,我有两句话想先跟黄而单独谈谈,可以吗?”

《踏星》

奥上将微微停住了脚步,丢下一句:“非常时期,不要耽误太久”便独自走了进去。

我定下神来仔细观察这个与我有相当复杂的爱恨交缠的女人。自从第二次斗地主战役之后,她从来没有亲临过我参加的任何会议,我只在视频会议上见过她两次。她瘦削了少许,虽然容貌不变、风采依旧,却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沧桑感。究竟是我老了,亦或是她,一时也无从分辨。我只好捡好话来说,开口道:“小陈,好久不见,你成熟些了。”

“黄二,我有紧要的话说。”陈琪很急迫地开口了:“我知道,以我现在的立场和处境来求你,实在难以开口。但是除了你,现在我也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了。”

“不是有那个姓王的吗?”我劈头盖脸地反击了回去。

陈琪的脸上出现了短时间的错愕,过了好一会,忽然眼角一弯,露出了些许笑意。她别过头说:“黄二,我还真以为你长大成人了呢。这些日子以来,你的言行举止就象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虽然毫无破绽,却让人感到害怕。你会为了这种事情不快,也就是吃醋——真让我感到愉快呢。”

“捡重要的说,大家都在等我们。”我面色不改地提醒她。

陈琪缓缓地说:“黄二,我虽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我当时并不想那么做的。再说,你对我也并非好得无可挑剔……我们的事当然可以,而且应该缓一步说。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够考虑我们以往的交情。即使是将来,也不见得不可以商量。”

“那些日子,的确是想忘都忘记不了,始终缠绕在脑海心头挥之不去。”我重重叹了口气,说:“至于将来,就不要谈什么将来了。如果我们不快些,整个人类世界都将没有将来。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那边战况很糟糕,我听到了许多消息,虽然不甚确实,但……”陈琪一咬牙,直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也许他们想放弃北都。但是,黄二,上将和永尾都是和国那边的,他们天生就三观不正,立场偏斜。如果费里亚攻击的是新京,他们就肯定会是另外的意见。这次你一定要站在我这一边,拼死坚持保住北都!那是我们的家,我们华夏的灵魂和心脏,全人类的梦幻之都。无论遭到怎样的破坏,我们都不能放弃它。只要有时间,我们总可以恢复家园。作为一个理智的人,一个纯血华人,你一定要考虑清楚,不要跟着他们的意见走。我求你了!”

“你的情绪有点激动,先镇静一会吧。”我转过身向长廊走去,说:“这种时候,没有人会轻举妄动乱下结论的。”

中心会议室里就坐了我们四大巨头,奥上将亲自客串讲解员。他粗略讲述了一下从月球基地发现费里亚开始的地月系战场的情况。费里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攻击主星,奇袭北都。它们派出一百架战斗机封锁了月球基地,但没有发动攻击,只是远远地盘旋于防空圈外,不让月球基地的那么点可怜空军有升空聚集整理阵形的机会,其余的部队全部显了形向大气层飞降而去。从地面上传来的一张夜景照片中,可以看到整个天空都被烧红了的费里亚空降船只映得血红。

江户湾、北都、南都、阳泉、马来亚防空队、甚至北飞的训练机都起飞拦截,但这些大气层战斗机实在不是堪比宇宙战舰的费里亚战斗机的对手,二者的战力之差甚至比一般步兵对龙骨兵的差距还大。四个小时后,费里亚军已经开始在北都着陆,而东半球四大防空队加上北飞的训练机共一千二百架被击溃,生还者不到十分之一。他们对敌军造成的打击还不到百分之一。

“据测算,截至目前,大约有十八万六千名左右费里亚陆军个体降入北都各地。北都已陷入全面巷战。”奥上将读完了最后一句,坐了下来。

“上将,三星舰队有何动向?”永尾举手问道。

“很麻烦。”奥维马斯皱眉说:“大家别看我现在好像家当很多,但大多数都还在纸上。新增舰有不少还在月球基地进行第三次维护,搞完了才能正式服役。不瞒各位,现在我手上分舰队的编号多,大半都是空额,只有五个分舰队的实际兵力,郭英雄带了一队到天顶门组织防御去了,还真不知道他那一队够不够。古比雪夫和唐庆峰的两支分舰队追出了月球门,在那里跟费里亚战斗机大干了一场,没得到任何便宜。击落对方四十二架,自己的八十艘护卫舰也损失了二十八艘。眼看费里亚从大气层里抽兵力回援了,我只得把他们叫了回来。我现在手里可支配的就只有三个半舰队,别说到北都支援——如果敌人一口气冲过月球门杀到大十字架来,我们还不一定招架得住,月球门不象天顶门那么好防守。”

“万一发生那种情况,雷隆多舰队将一起协防。”我插嘴说。

陈琪也接口说:“阿尔法舰队也一样。”

“也只有那样了,虽然二位的舰队装备差一些,但这个时候也帮了大忙了,请立即通知他们赶到大十字架附近吧,以防万一。”

“这个好说,我途径这里时已经通知他们过来了。阿尔法那边,也不急于这一时。”我打断了上将的话头,直接问:“现在北都的情况究竟怎么样,战略防御构想系统起作用了没有?”

“我们直接接通北都全会警备司令部,由那里的人来解释吧。”奥维马斯打开了星际电话。

无论如何,也实在太巧了些。以我的智力判断,亦认为这种巧合有人为安排的嫌疑:北都警备司令部派来与我们勾兑通话的,居然是阿尔法总督陈琪的哥哥陈田夫。他的穿着打扮当真难得一见:西装革履,外套防弹衣,头戴贝雷帽,可谓不伦不类之最。从屏幕上他的身后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穿着一样古怪异常的gdi大官,一个个都肥胖得过分,通用大小的防弹衣扣不上,只得拿皮带一类的东西缠着。图像出来后又过了两秒钟,声音联络也终于接上。陈田夫确认了连接后,主动向上将打招呼问好。上将打断他的话,问:“现在最新情况如何?”

陈田夫答道:“非常糟糕,空降在五环以外的敌军已经与四环内敌军联手破坏了防御墙壁,北都现在已经无险可守了。我们正在构筑街垒工事,争取能够多坚持些时间。你们的援军何时能来?”

“战略防御构想呢?!”我忍不住大喊了起来。

“是黄而吗?我听到了他的声音。”陈田夫迟疑了一下,说:“我们正在调查此事。但是北都卫戍部队司令两个小时前吞枪自杀了,恐怕一时难以得出结论。但市面上早就开始谣传,可能是在****、六五年左右,军委已经秘密停止了战略防御构想的运转资金,转向投入幻界……”说到这里,他不由苦笑了起来,然后说:“而且似乎许多先进战争工具早已被秘密转到幻界去了。北都的五层复合型战略防御构想系统,现在事实上已经不复存在。因为,连最最基本的防御主体——经过训练的武装战斗人员,我们也极其缺乏。我们已经征集了所有的预备役军官、民兵、警察、武警、军校生、警校生、经过军训的强壮大学生……可是,仍然只有十五万左右,并且实际战力根本不可能与正规军相比。我们现在全靠三万正规部队防守国际会议中心一带,平民都完全顾不上了,他们正在被成批成批的屠杀。情况就这些,你们何时能够来援?”

“唔,情况已经这样了吗?”上将打起了官腔:“救援的问题,我们正在研究。”

“上将,希望你郑重对待!”陈田夫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口气立即严厉了起来:“这里汇集着gdi几乎所有的最高官员,你负不起这个责任!如果你有任何拖延,将予以军法从事!事实上,军委正在制定救援计划,计划发出后,你等就必须依照计划来援。希望在这件事上,你能够做得漂亮一些、主动一些,不要让那些大老爷们来催!这对你的仕途是没有好处的。”

奥上将可不是省油的灯,陈田夫这种背景深厚的文官少将又正是他最看不起的,他立即便拉下了脸,以训斥的口气说:“我记得你们华夏有句古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难道你们还没搞清楚状况吗?自己去看看军令指挥系统上现在显示的是什么次序!你们已经没有资格要求我们听从命令了!应该做什么,具体做什么,等我们三星战区研究决定吧。”然后一把将通话掐掉了。

奥维马斯说到了一个关键。为了防止战争中出现多个高级指挥机关同时被毁的混乱无序情况,gdi几十年前就制定了军令指挥权的上下辖制、升降、继承、回避等一系列规则机制,明确了在何种情况下何级军令机关可以指挥何种程度的军事行动。为了保障这套机制运行,还配套建设了一个计算机辅助自动判定的“军令指挥系统”,在各战区都做了部署。即使没有这套系统其实也没关系,结果都一样,只不过是计算的快慢而已。这套机制是gdi的入门必修课,gdi体制内的任何人都了解并且习惯了严格遵照执行,陈田夫企图无视这套机制用官威来压奥维马斯是行不通的。

而在当下,幻界局、天界局的正规部队已经基本裁撤殆尽,自动失去指挥权,在系统内的排位严重下降;北都的各类指挥机关处于濒临灭亡状态,系统内排位降至最低。人类世界最健全的指挥机关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在月球门以外的三星,不管是电脑还是人脑都算得出,这种时候三星战区自动成为最高指挥决策机关——我们的上级机关三星总局因为是专业技术部门,此时都没有指挥权,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身为战区成员、拥有战时指挥决策权的的二把手奥维马斯和我们三个连战研委常委都不是的杂鱼冲到前面!

当然如果深究起来,规矩是这么定的,其实也不见得一定得这样执行。如果是三十年前出现这样的情况,阳泉布衣司徒王发表一个电视讲话,全球军民还不是得乖乖地听他的领导?现在除去早已辞世的司徒王和即将辞世的北都诸高官,可南都、新京、新罗马、大西洋城……没有去参会的、比我们地位崇高、说话管用的达官贵人仍数以百计,他们为什么不出来发出声音、主持大局?

电话、电台、电传……这些常见的通讯指挥工具里只有沙沙的背景噪音,其他什么也没有。往最恶劣的方面去猜测,其实不是gdi的规则、军令指挥系统计算结果判定让我们当最高决策群,而是除了北都以外的全世界都在默不作声地、谨慎而期待地等我们去做什么!

“北都的人很激动,但他们没有权力、没有资格拖着全人类陪他们殉葬。半个多世纪前,人类曾几乎灭亡,gdi制定的种种条条框框、规矩政策都是为了避免这个局面的再次发生,所以大家一定要提高认识,从人类物种生死存亡的角度来看待此事。”

侃侃而谈一番后,奥维马斯按着桌面,语气沉重地说:“各位听到了,北都现在已经濒临毁灭。gdi军事条例中规定了此种情形的指挥决策次序,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是什么。事到如今,既然其他地方都没有任何异议,我等只能负重前行,担起时代赋予我们的重任,现在我郑重宣布:目前人类世界最高政治和军事决策权临时由三星战区主持,具体就是我们四人共同商议决定如何来做。各位有什么意见建议的,请抓紧时间发表。”

永尾难得活跃一回,大概是觉得自己突然成为亿万人之上,兴奋过头了。他满脸红光地举起手来,问:“上将,四人的话,万一出现平手呢?”

“那就由反对动议的一方再提出方案,反复表决直到通过为止。”上将沉着脸说:“但时间有限,请各位心里有了具体的方案再做定夺,更不准玩filibuster之类的花招做无谓的顽抗或拖延。如果出现那样昂的情形,立即取消相干人的决策权,驱逐出场。”

陈琪正想说话,一向低调的永尾却抢先发言了:“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北都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敌军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消灭北都的残余抵抗力量,并且盘踞在那里,成为整个主星的威胁。不,会成为灭绝主星的根源。我们必须迅速、马上、立即采取措施!”

他唧唧歪歪地说了一大通,就是没说要采取怎样的措施。这种情况下,只有白痴才会不采取措施而傻看着。我们四位都是高智商的gdi精英,当然不会这么干,所以他说的我们都会遵照执行,多么有创意的废话!就在我开始重新评价永尾的时候,陈琪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叫道:“非我族类,其心必诛!你和上将一唱一和的想干什么?没有什么可考虑的,我们必须立即杀回北都,化解这场危机!”她又恨恨地转脸向我,叫道:“黄而,该你了。说呀!”

我扁了扁嘴,按熄手中一直没抽过的烟,说:“现在需要团结,不应该内部闹分裂。我所关心的是,我们是否能够化解这场危机?是否能够拯救北都?”

“黄而!”陈琪大喝了一声,厉声叫道:“这个时候,不能象个小会计一样计算做不做得到,会不会亏本。我们要做的,是决死一战!”

她居然会这样固执地坚持,也真是大出乎我的意料。每个人心底都有不容侵犯的一处领域,想必北都正是她那处绝对领域的最后防线吧?我的表现大出她的预计,她又以仇恨的目光瞪了过来。我不堪这种凶光的照射,只得埋下了头。就在此事,上将开口给我解了围:“如果我方能组成十个分舰队,即达到行星攻击舰队一半的规模,即可反击。但是,目前我们没有,连夺回制空权的可能都很小,更不要说组成足够平定此乱的陆战队。”

“雷隆多的陆军不足以应付这种规模的城市战。”我立即补充道。

不等陈琪发言,永尾就来做总结性发言了:“那么,我看对于是否出兵之事,我们已经有了比较统一的意见。嗯,陈总督的意见嘛,应该考虑,但也要遵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那么,我们再来谈谈应该如何应对此次危机吧?据计算,再过十个小时,北都的敌军就有可能灭亡北都,抽出手来分兵向其他城市进攻。陈总督,你虽然是北都人,但更是华人。敌军如果分了兵,首先遭殃的定然是全华夏,你不希望看到这种事发生吧?”

“我同意永尾总督的意见。”我立即跟了上来:“那请快说出高见,抓紧时间投票表决。”(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