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军事->铁血残明->章节

第四百一十六章 戒严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魔神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都市国术女神 剑仙三千万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宇宙级宠爱 诸天新时代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女配她天生好命

“时值秋防建奴必然警动,但以臣愚揣度,今春来了一番,此时尚无大举……”

紫禁城中左门,平台暖阁内,崇祯皇帝高踞御座,暖阁内只有七八名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低沉的声音正在回奏。“至于运炮一事,臣止见围大凌河兵士拾回熟铁炮子数个,自余有警或我兵阵失火炮为其所得,彼或不能运来。便今秋敌入,事殆未然,又塞外险阻,车砲恐非所

使。”

屋中安静了片刻,身穿常服的崇祯皇帝沉吟片刻道,“屡报建奴年年造炮,不可不防。”

“辽阳失陷之时,我之神器尽为奴所有,但重大者不能运来,轻小者运来又不敌我中国神器,是以建奴多番入边,皆未曾携来火炮。”杨嗣昌说罢等待皇帝指示,他低头时往旁边看了一眼,右侧就是詹事府少詹事黄道周,复社的干将,最近一直在弹劾杨嗣昌,杨嗣昌并不太在乎,因为被黄道周

弹劾的人不少,杨嗣昌自己当了兵部尚书之后,则对弹劾已经快要免疫了。但今日又有所不同,黄道周一起同来平台参与召对,杨嗣昌还猜不到皇帝的意图,方才奏对之时,黄道周就有点跃跃欲试,所以杨嗣昌用词小心翼翼,尽量不留

破绽。虽然皇帝对杨嗣昌并不是绝对满意,但今年中原寇乱稍息,张献忠、刘国能招安,流寇人心涣散,罗汝才等营破坏力大减,目前在南阳附近又败一阵,正在跟熊文灿商谈就抚之事,陕西的洪承畴虽然受了罚,但追剿也颇见成效,李自成几乎走投无路,在山区东躲西藏。这大半年来少有传来某处城池被破的坏消息,皇帝

的脸上也常见笑容,是几年来形势最好的时候。但杨嗣昌自己明白,流寇的抚局十分脆弱,全靠各路官军震慑,一旦官军调走,抚局随时可能败坏。他年中时多次提出开边市的建议,但朝中弹劾不断,杨嗣昌

只能走隐晦路线,连星宿之说都拉出来了,以说明互开边市的必要,最后仍未成行,所以清军的威胁并未消除,一旦清军入边,这一切幻象就会结束,。并不是只有杨嗣昌会估算清军入边的时间,朝中为官者皆是人精,不时有人上本,提醒加强蓟镇严防清军入边,皇帝也从六月就开始关注清军可能的入寇,崇祯

十一年的时间所余无几,每次召对都会问及蓟镇边防的事情。

果然听皇帝开口道,“卿部差官查看各边口如何?”蓟镇残破不是一两年,并非是光靠兵部督促就能突然变得牢不可破,而且蓟辽总督吴阿衡才是防区主官,杨嗣昌不能把事情揽到兵部来,特别黄道周还在场,再

考虑了一下措辞道,“臣部差官止于递送公文,各边多有未到之处,即其所到见闻亦不足恃。”

皇帝似乎并不太满意,他的声音缓缓道,“不恃差官,大约边上事体如何?”眼角余光之中,黄道周的脚扭动了两下,似乎有些按捺不住要跳出来驳斥,杨嗣昌心头反而平静下来,打定主意要把兵部与蓟镇的界限区分开来,“各边收拾,全在督抚镇道得人,自然用心整理,今日招一兵制一器无不奏知,如宣大近开屯田,前三关乏饷,所以军士饥疲难于整顿,近该总督卢象升大开屯田,一靠天年雨

水,二者建奴不来蹂躏,保得两年便是根本之计……”原本皇帝问的是蓟镇,只是话语用了边上,杨嗣昌先是明确督抚镇道的责任,然后直接就跳过了蓟镇和辽镇,虽是避重就轻,但杨嗣昌仍在关于宣大的话语中提

到两年的时间,暗示开市的缓兵之计,但他既然不敢明说,暖阁中的人也就当做没听到。

从宣大一路向西,经过山西前往陕西,把洪承畴和孙传庭也表扬一番。“巡抚孙传庭,臣素知其才,因蓝田兵叛,有不出省城一步之语,臣初到部,具奏谓此可以困庸人,不可以困豪杰,今果能展布,几番大杀,马首迎降,剿是真剿

,抚是真抚,余下贼亦不多,似有荡平之望……”皇帝没有示意,屋中的人都耐心听着,杨嗣昌表扬孙传庭时,说及的抚是真抚剿是真剿,是暗示湖广的抚局既非真剿,亦非真抚,虽仍然不能明说,但这屋中的

人都是懂的。

与他同来的兵部职方司郎中赵光抃暗自擦汗,他抬头看看前方杨嗣昌的背影,衣衫随着奏对的话音正微微抖动。杨嗣昌说到此处,留意了一下皇帝的反应,也不知皇帝有没有听进去,咬咬牙继续道,“幸仗皇上威灵,建奴去秋不懂,臣乃敢请发劲旅调边兵,几番大杀贼势始渐衰弱,只是人心涣散不齐,总理调度……亦未周密,贼在山中我兵部能入山,贼出山后我兵未见截杀,曹操等营老贼,其就抚之请不可轻信,亦不可任此等老

贼敷衍拖延,在在务必有备,臣请旨严行申斥,庶有成功之望。”此前熊文灿主持抚局,湖广河南局势好转,可谓圣卷正浓,杨嗣昌前面用孙传庭暗示,现在又直接批评熊文灿调度不周,尤其今日黄道周还在,如果皇帝不悦,

现在就可以用黄道周这把刀子,杨嗣昌是冒着相当风险的。

但平台召对也并非时时都有,杨嗣昌仍将这些话说了出来,能不能有效果就不知道了。

暖阁中安静了片刻,皇帝语调平静的道,“爱卿到任兵部以来殚精竭虑调度得法,方令贼势渐弱,实乃数年未有之功。”

赵光抃心头松了一口气,皇帝对兵部整体是认可的,就看今天杨嗣昌所说的意见,他能否听进去一些。

但皇帝却没有讨论杨嗣昌提议的意思,他直接转向了下一个人。

“黄道周。”

旁边等了半天的黄道周出列道,“臣有本奏。”

“你的本不必奏。”皇帝一改方才的温和,语气顿时变得冷冰冰的。黄道周迎头受了一记闷棍,颇为难堪的站在堂中。皇帝冷冷的声音继续问道,“朕闻无所为而为者谓之天理,有所为而为者谓之人欲,尔既言杨嗣昌不当夺情,召其为兵部时就该上本了,为何延至枚卜之时,是无

所为乎有所为乎?”杨嗣昌安静的站在原位,看起来皇帝今日是为了安他的心,此前杨嗣昌改礼部尚书仍管兵部,加东阁大学士,黄道周出来极力反对,言称不能夺情,实际是阻止

杨嗣昌入阁。黄道周与复社关系密切,此次复社在朝中运作,,阻挡杨嗣昌就是希望复社的人能取而代之。

皇帝说的便是此事,暗责黄道周是有私心,这种责备对杨嗣昌或庞雨这类人只算轻微,但对黄道周就不同了。

果然黄道周立刻大声回道,“臣为万古纲常起见,非有所私。”杨嗣昌最近已经被黄道周弹劾多次,除了入阁之外,还有开边市等项,想到此处杨嗣昌站出一步道,“臣不为别事,夺情起复本非常理,臣蒙圣恩具疏力辞,兵部

要害臣未敢三辞,道周所言诚是,但他说臣蒙面丧心营推营复,臣实不甘,起复之时臣在四千里外,怎知京中有个兵部尚书缺出来钻营。”黄道周并不回答,抬头对着皇帝道,“圣主焦劳十年,卒欲与不祥之人拂拭之,责其成功,万万不可,且如议赏,兵部云义州马市可开,陛下亦思诸臣岂无一定策

效谋者?而空破非常之格以奉不祥之人也。”杨嗣昌毫不退让:“臣不生于空桑,岂不知父母?黄道周学行人宗,自谓臣不如郑鄤,臣始太息绝望。古人有言:禽兽知母而不知父。郑鄤之杖母,出禽兽下,黄

道周既不如郑鄤,何敢言纲常?”

赵光抃在心头叫好,此前黄道周为郑鄤求情,曾说自己不如郑鄤,现在以纲常为武器,确实毫无正当性。

崇祯看着黄道周冷冷道,“黄道周,你何不如郑鄤?”

黄道周满脸通红,憋了半天终于道,“臣文章不如郑鄤。”

皇帝故意不说话,任由黄道周在中间难堪,好半晌之后才道,“尔读书多年,只成佞口。”

杨嗣昌不再说话,黄道周与皇帝争辩几番,但因为郑鄤的事情坏了他的人设,皇帝丝毫不给他留脸面,直言他是党同伐异。

在崇祯这里,党同伐异是最重的责骂,黄道周灰头土脸,他弹劾杨嗣昌的事情,自然就无人再提。

从中左门出来时已过午时,杨嗣昌仍与赵光抃一道,过了皇极门才停下,赵光抃对杨嗣昌道,“本兵大人既认为建奴将至,为何方才奏对时不直言?”

“建奴既将至,将从何处入边?兵马几何?兵部能调何部?兵马调了,万一没来谁来担待?”

赵光抃顿时语塞,杨嗣昌叹口气,“有些话说出去,皇上一句话问过来,自己反逼到墙角,这种话是不能说的。”

“那便只能如此呆侯建奴入边了?”

“本官也不想,但无计可施。”杨嗣昌仰头看着宏伟的皇极门,“更该担心的还是谷城,八贼不除天下难安。”赵光抃正要说话,突然看向杨嗣昌的身后,只见文渊阁所在的会极门方向匆匆跑来几人,当先一人神色慌张,手中像是拿着一张塘报,杨嗣昌眉头扬了扬,片刻

后眉头又展开,缓缓闭上了眼睛。

……

会极门不远的东华门外,林登万正站在一队宦官中,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两名内官,心情委实有点激动,他净身之后将养几月,终于进入了他期盼的皇宫。矮些的内官朝着他们道,“这位是惜薪司的监工王老公,以后都听王老公调派,宫中不必外边,最是讲规矩的地方,王老公教的都仔细记着,不用心的除了祸事都

是自家受苦。”

他说罢之后跟那王老公交谈几句便径自离开,王老公打量了这一队十多个人,一开口声音有点尖利。“咱们宫中二十四衙门,惜薪司是四司之一,何谓惜薪,说白话点就是管柴炭的衙门,但无论柴还是炭,咱们宫中都不出产,皆是百姓辛苦供养来的,所以要惜薪

。”王老公一边说话,一边沿着队伍行走,眼睛不停的打量着这些新宦官,“咱们惜薪司专管宫中所用柴炭,及二十四衙门、山陵等处内臣柴炭。红箩炭不许你等经手,宫中存放柴火的地方有六处,东北各一厂,西南各两厂,你们便只管运送长柴、片柴到宫中各处地方,要紧规矩自家记下,路上遇到老公、婆婆皆让道,不许

抬头看,各司房无论有人无人,你们皆不得进,进了抓到不必等别人,咱家亲自带人打死你。”

他一边走一边说,语气平澹丝毫没有威胁的意味,但林登万知道不是玩笑。“宫中地方,先送一两处,路要自家记下,送薪不得少于三人,送错地方三人连坐。”王老公似乎也没有什么耐心,匆匆说完就挥手道,“十月夜就长了,宫中要

烧地炕,正好这几日缺人手,你们拜过炭兽,便去北场送柴。”

他说罢便往北走,一队人跟着他,林登万小心的偏头打量了一下皇城的城墙,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走了好一会,到了北面一个小院里面,那王老公让他们进去,里面有个神龛,黑乎乎的看不清是什么兽,应该就是那个什么炭兽了。

林登万跟众人一起跪在地上,刚磕了一个头,外面突然一阵铜锣急响,顿时到处喧嚣四起。

王老公站在门口问外面的人,“出啥事了?”

“戒严,建奴入边,皇城戒严!”

林登万脑中一片乱麻,他没想到自己进宫第一天,就遇到皇城戒严。

王老公急道,“咱们怎办?”

“去各家总里处候命!”

“我这一队人还未住下,怎生是好。”

那人没有回答,似乎已经跑远了,外边人喊马嘶闹成一片,王老公转了两圈,朝着里面叫道,“你们便留在此处不许出来。”

他说罢一把拉上门,将锁头挂在上面,径自便跑开了。一队新宦官面面相觑,此时的皇城内外已经锣声四起。

相关推荐:大神你马甲又掉了冰封轩辕丘捡个杀手做老婆全球影帝最初的寻道者狂兵赘婿游戏规则统治的世界学霸快递员魔女的交换大唐妖怪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