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章节

第五百六十三章 大祭·终(中)

热门推荐: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剑仙三千万 女配她天生好命 诸天新时代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都市国术女神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好了,可以告诉我,中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闻多居高临下,蜥蜴人少女祭祀瘫软在地上……抬头望去的时候,感觉喉咙也是干燥的。

——该死的,这异人身上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嘴硬?”

眼看着闻多有所动作,奇拉不禁哆嗦了一下,连忙颤抖着道:“你…你别过来,我…我告诉你……要是你逼我,我我我…我就……”

闻多一块石头直接递到了奇拉的面前。

“做…做什么?”

“自杀,你不是要自杀吗,不用麻烦了,就用这个砸吧。”闻多无所谓道:“反正衣服破了,正好剥你的皮披上。”

“……”奇拉又哆嗦了一下,低着头,幽幽地道:“你…你问吧。”

“老规矩,知道什么说什么。”闻多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手指一指,就指着了砸晕过去的赤之公主,直接道:“就从这婆娘开始,记住,要有关键字!你可别想刷花样!记住,你是我家公子爷的财产,作私有物要有私有物的觉悟,我家公子爷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其实闻多也不太清楚公子爷有啥手段,但能炼制【神之泪】……就肯定很有手段!

只见蜥蜴人少女祭祀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她…她是沙雪萨公主,是…是赤王之女……”

娓娓道来,而尾尾也不安分地摆动……

……

……

“差、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奇拉缓缓地松了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艰巨的任务般,有种虚脱的感觉。

闻多背后的血已经初步凝固,这个汉子却好像不知疼痛似的,搓着下巴露出了沉思之色。

“你说的不对!”闻多忽然抬起了眼睛。

奇拉顿时吓了一跳般,怯弱道:“哪…哪不对?”

“你们为什么不开棺?”闻多皱起了眉头。

“开…开棺?”奇拉下意识一怔,“开…开什么棺?”

闻多一脸嫌弃地道:“这座庙陵,里面不是有一口四四方方的棺椁吗?你们这么多人,来都来了,就没有人想过要打开来看看?”

奇拉愕然道:“这是赤王为了自己修建的陵墓,赤…赤王大人还在赤色之城里,棺椁能有什么东西,不应该是空的吗?”

闻多翻了翻白眼道:“这座庙陵是赤王为自己修的,那么外边的那座大都尼玛都不认得的【赤王陵】是哪来的,天上掉下来的?赤王老匹夫不是已经死了上万年了吗!”

“这…这?”蜥蜴人祭祀不禁大脑混乱……但混乱过去却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甚至连身体的燥热都仿佛冷却了不少似的,“你的意思是…赤、赤王大人会在棺椁之中?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闻多晒然道:“傻逼女人都有两个了,一个杀了另外一个,我自己都杀过另一个自己,为什么赤王老匹夫就不能有两个,那什么幺蛾子的公主和王子就不能有两个?没准就连你在城里都还有一个呢。”

奇拉根本不敢想,闻多的话让它心惊胆颤。

便见闻多忽然站起了身来。

“你要去开棺?”奇拉惊叫似说道。

“总要有人开的。”闻多面无表情道:“要是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就得了,这破地方以后都不用惦记着再来。要是有什么东西…那就有什么东西呗,反正也没有错过。”

说着,闻多便直接不理奇拉的不满,一手将它给提了起来,随后将幸存者与赤之公主叠起,扛在了肩上,二话不说就再次跳入了那沙坑之中。

这炸出的沙坑是他爬出来的路……既然没有活埋在下面,就意味着下面还有路——正好是冲天的血色光柱所破开的庙陵的顶部。

“异种畜生弄点光来,火也行!”

“我不是畜生!”

“活腻了?”

黑暗之中,只听见一道抽打的声音响起,十分的响亮,肯定是抽在了多肉的地方。

便听见那蜥蜴人美少女祭祀带着哭腔似的,“我…我不会……”

“啧!连我家公子爷的狗都不如。”闻多冷哼了声,“扎虎还能打光!”

奇拉只想一头撞死,被这粗暴的家伙夹在腋下时,那尾巴竟然不知廉耻地不断想要靠近…缠上。

这会儿,闻多自己从赤之公主的身上撕下了一大块的衣料,随后手掌化刀,一挥而出,高速摩擦的空气所带来的热量轻松就将布料点燃。

但燃烧的时间不会太久,不过足够让闻多贯穿一番四周的环境……再衣料马上要熄灭之际,闻多索性打手一扯,将赤之公主的衣服撕下了大半,继续点燃。

这是亵渎啊!

奇拉心中又惊又怒,却苦无对策……这家伙油盐不进,太可恶了!

庆幸的是,闻多找到了墙壁上所打造的火盆点燃,否则的话,沙雪萨公主会不会就被这家伙给……

“要不是你太瘦,一点肥肉都没有,我就点你了。”闻多掏了掏耳朵。

奇拉哆嗦了一下,惊恐地后退了几步……却像是踩到了什么似的,差点滑到。它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却见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滩墨绿色的粘稠物质,抬腿的瞬间还拉丝。

“这难道是……”蓦然,看到这粘稠液中的衣物,奇拉不禁大惊失色,“王、王子…阿奴奇特王子?!”

“就是那个老雨用来要挟公主的弟弟?”闻多突然出现在了它的身边,蹲在地上,手指挖出了一坨粘液揉捻了起来,“人死了有骨肉,血肉腐败也不长这样……这沙漠极其干燥,死了最多变成干尸,这家伙连骨头都融了,看来果然不是人。”

“你…你想说什么?”奇拉脸色阴沉问道。

闻多拍了拍双手站起来,澹然道:“你说的,这个公主说过,异种也是人变的,我当这件事情是真的,但人死了之后会融成这个模样?你们这群异种的老人死了之后没有骨头的,全部倒泥坑里面?”

“你…你能不能尊重一点。”奇拉都快要哭出来了。

生气又做不到,身体还不争气,精神有反骨,总想着一些不知廉耻的事情……它真的要哭出来了。

只是,这粗汉的话…却似乎有几分道理。

“难道说,如果是假冒的家伙,死后都会变成一滩恶心的液体?”闻多此时皱了皱眉头,旋即心中一动道:“奇拉,那个傻逼女人死在什么地方?”

“你…你叫我什么?”蜥蜴人少女祭祀愕然抬头。

“畜生,我问你,那个傻逼女人死的位置!”闻多打手一挥,拍在了蜥蜴人少女祭祀的脑后,拍的它双耳嗡嗡作响,晕头转向地指了指某个方向。

庙陵下沉,下沉却有被破开,主墓室里此时机会半毁……闻多却伸手撬开了半堵塌下的的墙壁,在地上同样也找到了一滩粘稠的汁水,以及一些衣物。

“果然是那傻逼女人……”闻多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

“你这个白痴,总算明白了吧,我才是真的!”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便见幸存者此时一脸痛苦地捂住脑袋爬起了身来,“我才是真正的邓婵玉!你竟敢为了一个冒牌货要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就算是雨化田,也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你在老雨面前用这种态度说话,信不信过不了今年中秋?”闻多冷笑了声,“他不放肆,因为他懒得放肆。可一旦他要放肆的时候,你骨头渣都剩不下来。”

“你!”幸存者顿时语塞。

闻多却径直地走向了她。

这个男人身上自有一股如野兽般的压迫感……甚至但闻多靠近的时候,幸存者只感觉口干舌燥,大脑轰的一声,愣是反应也慢下来了几分。

“你要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闻多眯起了眼睛,“证明,你是真的。”

“假的已经被我所杀…你还要我如何证明!”幸存者怒道,“如果我也是冒充的,我怎么能知道那么多【赤王陵】的秘密,我怎知道如何破坏【圣足虫】……你能清醒过来,还是因为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该死,我当初就不应该跟你和姓赵的那个……不对,你也不是……”

闻多的手掌此时直接捏住了幸存者的嘴巴,让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轮修为实力,按理说她不会差闻多,可见鬼的是,这个暴怒汉子简直就好像是女人的克星一样。

一阵发软的感觉让幸存者本能地吸附着手掌上的味道,脸红如潮。

“最后的那句不用说了。”只听见闻多此时澹然说道:“你想说我也是个冒牌货对吧。”

幸存者邓婵玉顿时露出惊恐之色……不远处的蜥蜴人少女祭祀也惊疑不定地看来,心惊胆颤——因为它…或许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家伙下一步想要做些什么。

“当我是真的。”闻多突然说道。

邓婵玉目光呆滞。

闻多已经松开了手,“不要大吵大闹了,就当我是真的,你也是真的……以后碰见了相同的家伙再说。现在……你刚才提到的那个姓赵的,是谁?”

“赵怀安。”邓婵玉缓缓地吁了口气,后退了好几步,才感觉清醒了些,沉吟道:“我,我和你…不,我,闻多,赵怀安,我们三个,曾经走出过【赤色之城】……”

“你口中的闻多,邓婵玉,赵怀安,又怎么走在了一起?”闻多沉吟着问道。

“这要从三年前说起……具体时间我也忘记了。”邓婵玉摇摇头道:“我被困在这里,有些时间我是无法去记的,那时候我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需要在白钢之城行走。我与雨化田有些渊源,正在他家中做客。那日……雨化田收到了一份信件,上面附带了【赤王陵】的地图,一路上的机关布局,甚至还有破解之法。”

“谁寄来的信?”闻多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匿名的。”

“所以你们就信了,然后启程了?这么可疑的东西?”

“一开始,雨化田和我都没有在意,正如你是说的那样,如此可疑的信件,寄送的人不是蠢就是白痴。”幸存者缓缓地吁了口气,“但后来却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

“诡异的东西仔细说。”闻多突然道。

“锦衣之中,开始有人无缘无故地消失了。”幸存者回忆着道:“最开始是一两个,也没有在意,后来消失的人多了,才引起了雨化田的重视,以为是仇家在谋算他,直到有一天钟中午,一名锦衣突然死在了我们的面前。”

闻多没有插话打断,而是认真地听着。

“他死的太诡异了,身体好像一下子就融化了似的,极度的痛苦……他在地上痛苦地爬着,口中不听地念道: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去哪?”闻多若有所思。

幸存者点点头,“当时的你…当时的闻多,也如你这般,第一个发出了提问……你猜这个锦衣最后是怎么回答的?”

“与【赤王陵】有关?”

“不错!”幸存者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色道:“他说他要回去赤王陵……后来,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为了查清楚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雨化田最终还是取出了那封匿名的信件。再后来,就是我们进入了【赤王陵】,最终被困在了【赤色之城】,而赵怀安是第一个发现了逃离【赤色之城】办法的人……”

“我们发现,【赤王陵】就是一个复制人的巨大工场…但根本找不到赵怀安口中的的那个【她】!”

“人没有找到,但我们都被异种给盯上了,整个【赤王陵】里,不知道有多少那种双头的蜥蜴异种,我们苦战了许久,根本无法杀光它们。这时候你…不,那时候闻多提议退守回去,从长计议。赵怀安不同意,他不想再陷入那种日复一日的轮回当中,你们发生了分歧,并且打了起来,赵怀安不是你的对手,趁机逃走了,再到后来,异种攻击我们,你为了掩护我,将异种引开……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你…见过闻多。”

“你说谎。”闻多面无表情地盯着幸存者看。

幸存者此时却丝毫不怯,死死地盯着闻多,“我没有。”

“不,你说谎了。”闻多摇了摇头,随后指了指自己道:“因为,我是绝对不会为了你去引开异种的……就算是要引开,那也是我让你去引开才对!所以,你在说谎!”

——TM……

“我不服!”幸存者怒道:“这只是你的臆想,凭什么就断定闻多不会引开异种……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冒牌货而已!你根本不最清楚当时的情况,不知道当时究竟有多危险!”

“合理推导,如果我的本质没变,那么我行为模式就不会改变,我不会为了救你以身犯险,那么正牌的闻多也自然不会救你。”他无比冷静地说道:“劳资我还不清楚自己的尿性?”

“不…不可理喻!”

两人吵了起来。

奇拉默默地退后着,目光看向了那下来的路……此时心中犹豫不决,几番鼓起勇气,如果趁这个时候首先跳出去的话……

它希望能够逃离闻多的魔掌,再也不容感受那痛不欲生的感觉……看着那庙陵上方的窟窿,奇拉最终有了决定。

但就在此时,一缕流沙缓缓从那缺口之中洒落下来……流沙之中,承载着了那枚奇异的多面体的石子。

滴…滴滴,滴滴……

掉落的石子,此时正好砸在了主墓室中央处的那口四四方方的巨型棺椁之上……不知道是什么驱动,当再次看到这枚奇特的石子之后,奇拉便有了一种挪不开眼睛,仿佛受到了牵引的感觉。

当它回过神的时候,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了四方棺椁之前!

奇拉不禁心中一惊…这种不受控制似的感觉,让它惊恐莫名!

就在此时。

砰——!

一道巨响炸,便见那巨型四方棺椁的棺盖瞬间翻飞而出,直接砸在了地上……巨响由此而来!

巨大的响声打断了闻多与幸存者之间的争论,二人齐齐地往奇拉看来。

“不…不是我……不是……”奇拉手足无措地道,“是它自己炸…炸…这、这是?!”

它低着头,最近距离的它,此时看着那四方棺椁内部,竟是露出了一抹惊呆之色!

闻多瞬间冲上前来,一探究竟。

目光探入棺椁的瞬间,一张精致的脸瞬间映入了闻多的眼底之中……随后,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闻多不禁揉了揉眼睛,“夏…姬姑娘?”

“你好,闻先生。”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神话级降临神级插班生抗日之晋北小卒从血疗术开始做古神盛芳坐忘长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宝可梦之超能饲育家绝世武魂开拓指挥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