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科幻->兽世邪尊:逆世炼丹师->章节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比之期(五)

热门推荐: 女配她天生好命 剑仙三千万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都市国术女神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诸天新时代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你怎么在这里?”

魔渊翎面无表情盯着那兀自站在屋内的人。

这房间本宽广,但因里面放置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而显得有些拥挤杂乱。

房间最深处,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一个个卷起来的竹简,旁边地上堆着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三角支架子上放着装满晒干草药的竹编簸箕,房间内因而充斥着药草香。

书架附近宽大的石制桌案上,摆着一块涂得乌黑的木板子,上面写得满满当当,一侧木盒子里是白色的粉棒;桌子右侧有一方上好的青石砚台,砚台被人精心雕刻成了兔子形状,这可爱的形状用在古朴的砚台上未免有些突兀,砚台边有个置笔架,上面垂挂着好几支饱蘸乌墨、但已枯干的毛笔;桌子最边上摆着一个布包,被人打开了一半,露出来的部分插着根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即便过了那么久还是熠熠发亮、毫无褪色。

床榻边上摆着一个木制衣柜,没有门,上面挂了几件有些泛黄的白色长袍,下面平面上扔着一个用兽皮缝制的有些略显粗糙的双肩背包,一边还放着一个落满灰尘的小箱子。

衣柜旁边是支着洗漱盆子的架子,盆子里还有早晨残留的水。

再往旁边是一张明显属于雌性的梳妆台,上面立着一面很大的由金属打磨的发亮的镜子,一侧摆着雕刻仔细的首饰收纳盒、牛角梳,杯筒里插着的是一柄早已沾满了灰尘、发乌的木柄牙刷。

若是凤兮在场,必定一眼就可以看出这间房间内处处充满着现代气息。

而如今,那些属于现代的东西虽然都摆放在原位,但却因太久没有使用而落满了灰尘,留下时光的痕迹,这间房屋的主人看起来也丝毫不介意,并不打理,任由灰尘一层层落下,将这一切掩埋在这遥远的原始大陆。

……

“你知道吗?昨日,我又听到了那句话,这是第二次,难以想象,时隔这么多年,我竟然还记得清清楚楚。”

魔渊昊泽抬手取下书架上的一卷竹简,缓缓打开,手指轻轻划过那些依旧乌黑发亮的字迹。

“那又如何?”

“啪”地一声合上竹简,魔渊昊泽转身,乌黑深邃的眼眸直视着他。

“难道你不想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吗?”

魔渊翎依旧是面无表情,眼神没有丝毫波动:“她死了,尸体,就埋在父尊旁边。”

“她没死!”魔域昊泽低喝道,“你知道的,那具尸体根本不可能是她。她只是消失了,去了一个我们都无法抵达的地方!”

他又恢复了一些冷静,走到魔渊翎身前:“而现在,或许我们可以知道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

“难道,你不想再见到她吗?”

他轻声道:“当面问问她,为什么走,为什么抛下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们?”

魔渊翎淡漠的眼神终于有了些微波动,随着对方的话语落下,双拳不由得紧紧握起来。

“呵……”魔渊昊泽突然笑了声,转身在屋内慢慢转悠着,扬扬手,“你看看,从她离开,已经十五年了,可是她的一切都还保留在这里。”

他挑了挑眉,走到石案前,拿起那个被画满了的小黑板,上面的字迹有些磨损,但依旧保留着。

“就连这个都在……”

“从前父尊整日待在这里,日日夜夜都看着她的东西,直到死的那一天还是放不下。”

“你不也一样?你不允许任何人进来,不允许这些东西被挪动一分一毫,难道,你这不是舍不得她,不也是时时刻刻都在思念她吗?”

魔渊翎猛地抬起眼,迈着大步走过去,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住口!你不许再提她!”

他胸膛起伏不定:“如果不是你那个好母亲,她怎么会丢下我!”

“……”

魔渊昊泽眼神微暗,而后冷笑一声:“她?”

“……那个雌性如今早就已经烂成泥了。”

“我说过很多次,月夫人离开,不是因为那个雌性。至于月夫人为何要离开,究竟去了哪里……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只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或许,我们就能再次见到她,亲口问一问她。你不想吗?”

魔渊翎紧紧盯着他,而后缓缓松开了手。

“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可事实证明,那些都是假的,只是父尊和我们的胡乱揣测罢了。这种虚无的希望,还少吗?”

“这次不一样!我之前就怀疑凤兮不是这片大陆的人。”

“那个凤兮,不是你可以掌控的人。”

“而且,你就那么确定,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片大陆上,能说出那句话的人除了月夫人,再没有第二个人!但现在,第二个人出现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

“即便她们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凤兮也一定知道些什么!这是你我唯一的希望。”

魔渊翎沉默半晌,再开口,嗓音有些发哑:“真的会有另一个世界吗……会有办法吗?”

魔渊昊泽斩钉截铁:“凤兮如此异类,绝对不是此间之人。既然能来,就一定有办法回去!”

“……”

“他如今必定树敌众多,大比之时人多眼杂,待结束之后再去找她吧!”

“我知晓……”

魔渊翎坐了下来,垂着眼皮,手指轻轻拂过针包内的根根细针。

“凤兮此人,宁折不屈,若是强来,恐怕我们什么都无法得到。你那些手段,暂且都放下吧,莫要与他为敌了。”

“……”

魔渊昊泽沉默不语,负着手背对着他,静静望着书架。

“父尊执着了那么多年,本也年轻,却生生将身体给熬坏了,早早地就去了。你年轻有为,手段果决,将父尊交予你的帝国发展的很好,可这么多年,你好像也接过了他的执念一般,帝国如今发展到这个地步,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

“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找到她……”

魔渊昊泽顿了顿:“这也是父尊的遗愿。”

“……我知,我也希望能够找到她,可是,踏着那么多人的尸骨,与整个大陆为敌,这样真的是她希望的吗?”

“现在,既然有了线索,不如,趁早停手吧?如今的吞天和银煞野心勃勃,不是从前了,与他们为伍,只会害人害己。”

魔渊昊泽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色意味不明。

“你很久没有同我说这么多话了。”

魔渊翎指尖微顿:“大哥……你的执念太深了,我不想你和父尊一样……”

“呵……你想多了……”魔渊昊泽轻笑了声。

“你……”

“再说吧!我会考虑的。”

他抱着胳膊往外走,言语中带着戏谑:“对了,明日大比便要正式开始了,你的那位小伙伴想必也已经到了吧?或许你可以去见见他呢?”

“……”

魔渊翎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了口气。

他拿过那块写满字的小黑板。

“母亲……这次,真的能找到你吗……”

相关推荐:我在阴间当文豪神话从文豪开始肌肉大导演武炼丹途武炼丹尊丹修符道丹修绝命丹修魔法学徒(全文字)魔法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