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军事->绍宋->章节

同人33:我真的曾经是个皇帝啊——泗水停涨

热门推荐: 都市国术女神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我真不是魔神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宇宙级宠爱 剑仙三千万 女配她天生好命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诸天新时代

1

我曾经是个皇帝。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一开始,我是坚信不疑的。后来,我的信心动摇了。因为周围的人都说我有病。

我知道自己没有病,但说的人多了,我也就相信我真的有病,病得还不轻。

所有的一切都源于我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在那个梦里,我清晰地记得,我在一个叫做明道宫的道观不慎失足,跌进了观里的九龙井。

在跌落之前,我是康王,是皇帝,带着一众大臣、兵马、后妃仓惶南逃。

前有大江,后有追兵。

汴梁,我不要了,被我甩在了身后;淮北,我不要了,也被我甩在了身后;甚至江北,我都可以不要了。只要金人追不上我,只要我能不象父王和兄长一般北狩。

逃跑虽然辛苦,但逃啊逃啊的,逃得久了也就习惯了。

至于被我抛在身后的半璧江山、那些没了家园的大宋子民,唉,我倒是想带着他们一起南渡,可他们的双脚毕竟跑不过金人的铁骑啊。他们只能自求多福了。带着他们就是带着个累赘,带着他们只会影响我逃跑的速度,带着他们我可能也跑不掉。

这哪行啊,所以,没有一丝留恋,我轻装上阵,扔掉所有的包袝。我知道只要逃离淮北,逃过大江,大江以北全丢了都不要紧,我还可以在江南偏安。

半壁江山,也是江山啊。

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那该死的御前班值,那该死的大押班,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都不在我的身边。

以我的脾气,我一定斩了那个杨什么中。至于那个大押班,我忘了他的名字。毕竟,时间太久了,有些人,有些事,再也不象开始那般清晰如昨。

我白日里逃,晚上一有风吹草动也马上逃。我逃跑得如此辛苦,我在黑暗里逃了那么久,逃跑这个技能已经深深刻在我的骨子里,成了我的一种本能反应。马上就要逃到江南了,我就要看到曙光了——

特么的,我坠井了。命运和我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玩笑有点大。

其实坠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坠井时身边没人。

身边没人其实也不十分要紧,只要这井不那么深。

这井很浅。但我却觉得下坠了很久……

黑暗在金人的铁蹄之前追上了我。

我在黎明到来前又坠入了无边的黒暗。

那黑暗,可真TMD的黑啊!

2

我只觉得头疼欲裂。我还没睁开眼就大喊:“大押班……”

可那个公鸭嗓子般的谄媚声音并没有象往日那般回应我。

耳边只是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儿啊,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

我勉强睁开双眼。我的眼睛已习惯了黑暗,可是眼前好亮啊,亮得我一时无法适应。

这一定是幻觉,没错,就是幻觉。我揉了揉眼睛,想把这该死的幻觉赶走。

可是,我的左手被别人紧紧攥住了。

我的心沉下去了。

然后,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我的脸上。

我又睁开了眼,想斥退那个胆大包天攥住我手的人。

这时,我看到了她,一个中年女人,她在我的眼里由模糊慢慢变得清晰。她关切地看着我,眼里满是泪水。

我却很生气,总有刁民想害联!

我正要喝退她,却一眼看见了她的发型,她的穿着。头上没有珠钗,想必是民女。可那身奇装异服,又是怎么回事?当时,我的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呆呆看着她,心里却在翻江倒海:这是谁?这是在哪里?她要干什么?

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不仅仅是这个着装奇怪的女人。

我把就要脱口而出的疑惧咽回了肚子里。

心里虽然有一万匹大宛良马呼啸而过,但《皇帝的自我修养》告诉我,此时此刻,即使泰山崩于眼前,也必须装作风轻云淡。

现在最稳妥的应对方法就是不回应,不拒绝,不说话,多观察。

那民女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她的嘴唇在不停翕动。声音,却从我的耳边消失了。

然后,我看见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也站在了我的床边。

她们之间相互交流着,我明明听到了她们说的每一句话,可是我悲哀地发现,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但是,我也慢慢明白了。

这里,不再是宋朝。

而我,也不再是那个只知逃跑的皇帝。

3

过了几天,我出院了。

出院小结上的字迹龙飞凤舞。一如我曾经收藏过的张旭的《草书四帖》。屋漏痕,折钗股。从小习练书画的我,写的字虽比不上父皇,但也别具一格。看过的人都说好。

《草书四帖》上的字,虽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但我勉强还看得懂,可这所谓的医嘱,我却怎么也看不明白。

女郎中向那个民女交待着什么,我隐约听见了狂想症、失忆等字眼。

临走前,那个女郎中看了我一眼,对那个中年女人轻声说:别忘了让你儿子吃药。

民女把我带回了家。于是,我不但多了个妈,还多了个爸。他们总是围着我转,无微不至地照看着我。我呢,总是目无表情怔怔地看着他们。

这个世界让我吃惊,让我目眩神迷。

我渐渐沉溺其中。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我亲自坐在马桶上,学会了上厕所。

我亲自洗澡,把身上抹得都是泡沫,然后一冲了之。

我亲自刷牙,呲着牙,咧着嘴。

我看电视……

我玩手机……

我忘了我曾是个皇帝。

我乐不思蜀。

直到有一天,我彻底溶入了这个世界。

面对那个民女时,我喊了声:“妈……”

她喜极而泣。

4

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

这让我很不舒服。

一开始,我有点紧张。

有时,我在街上走着,忽然回头,想看清是谁在跟踪自己。但每次都一无所获。

那道目光就象蛇一样。我如刺在背。

后来,我习惯了那道目光,就象习惯了我不再是个皇帝一般。既然摆脱不了,那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但我还是想和过去告个别。一切都是从那座井开始的,那么,以前的一切或者说梦中的一切也从那座井结束吧。

我踏入了那座古典园林。

园林里古木参天,遮天蔽日。

游人很少,耳边不时传来几声鸟鸣。

我朝九龙井的方向走去。

我离那座井只有十几米了。

忽然有个蓝衣木髻的老道不知从哪棵树后转了出来,拦住了我。

那老道苍颜白发,并不说话,只是微微侧身,手中的拂尘指向了一个白底红字的告示牌。

上有八字:男人与狗,不得入内。

我最终没能站在九龙井前凭吊自己的过去,那老道如影随形,礼貌却又倔强。

我踏出了这座道家园林的大门,走了百十步后,回头望去,那老道幑幑躬身,似在礼送我的离去。

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老道。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座道家园林。

我的心里有座坟,葬着那个未亡人。

相关推荐:前生今世共修仙修仙有劫贝兰德传说比邻修罗丹帝差一步苟到最后十方乾坤最初的巫师天下无敌武逆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