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武侠->开局就拒绝飞升->章节

第十一章 绝脉宗的谋划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都市国术女神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诸天新时代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剑仙三千万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真不是魔神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噬魂宗宗主甄威天魔亲临天机阁,并听到他当众说出要换取如此重要的情报,此间的执事十分惊讶,并往他的身后看了一下。

阁内还有数名前来传讯的闲杂人等,魔修与凡俗皆有之,甄威天魔此番行事,就不怕消息走漏么?

果然,那几人听到甄威天魔的话后,都不禁抬头看向他。认出他的身份后,复又脸色煞白,低下头去,装作没有听见。有人眼中露出求生的欲望,开始往门口悄悄挪去。

甄威天魔眯了眯眼,体内魔莲微微转动,轻哼了一声。

魔莲之气随着这哼声落在这几人的头上,顿时让得他们七窍流血,眼睛翻白。

七窍内除了有血液流出外,还有数缕青蓝色的气息同时溢出,并在其头上凝成了一个人形的魂体。

甄威天魔张嘴一吸,将这几个魂体都吞进洞天。

他洞天内杵着一杆黑色旗幡,来到此间的魂体片刻不停,立即被吸进了幡中。

他的百万魂幡又加了数道生魂……

而后,他抬头看向天机阁执事,说道:“不用担心,没人会走漏我来此换取的情报的信息,带我进无漏房。”

天机阁执事神色如常地点点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此城此地皆在噬魂宗山门的势力范围之内,别说杀几名闲杂人等,就是要屠城,也没人敢吭一声。

在西魔土众多魔门眼里,各自势力范围内的城池都是自家的后花园——说难听点,其实就是羊圈。

里头的羊养肥之后,想杀就杀,想剐就剐,用来制血炼丹也好,为旗幡补充生魂也罢,都是宗门一声令下的事情罢了。

城池里的凡俗也不是没有想过逃,只是整个西魔土除了七情宫的势力范围外,都是这样的风气,逃到其他城池也不见得能活得更好,甚至有可能在逃亡的过程中就被零散的盘踞在群山中的魔修给杀了。

久而久之,他们便也都认命了。谁让他们命不好,生在了西魔土呢?

许久之前,也有些凡俗觉得此生命苦,不想让儿女像自己一样来到这世间受苦,干脆就不想生儿育女。此事曾在许多个城池中达到了共识,便开始了一段时间的不嫁不娶。可那魔门察觉羊圈的小羊羔越来越少之后,严刑逼供了几人,知道了城池里的事情后,当即狞笑着倾巢而出。

那一夜,许多黄花闺女、良家妇女的悲痛哭叫响彻在城中的每一个角落。

魔修用行动告诉西魔土的凡俗们,身在这里,不仅生死,连繁衍也皆由他们掌控。

西魔土的城池,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所以,此刻在天机阁里杀几个人,在甄威天魔眼里与在路边踩瘪几颗野草没什么区别,此间的天机阁执事则同样见怪不怪。

甄威天魔在天机阁执事的带领下进入了无漏房,片刻后,他才缓缓出来。

他面色显得十分肉疼。

与无迹天魔有关的情报,比寻常的甲字秘都要贵上许多!

当然,心疼中又难掩一丝振奋,他回想着在无漏房里看到的无迹天魔潜修之地的情报,那是一个在极寒之地十分不起眼的山谷。

世人都以为无迹天魔在西魔土的某个地方潜修,没想到他竟然在极寒之地。

甄威天魔离开天机阁,当即御空而起,心中带着巨大的期待往极寒之地一掠而去。

……

……

一天后。

甄威天魔跨了整个西魔土,终于到达了位于大陆南方的极寒之地。

他回忆着天机阁给出的舆图标识,辨认着每一条山脉,很快便找到那个山谷所在。

他怀着些许紧张与激动,小心翼翼地落入山谷。

谷内,横穿此间而过的溪流整条冻成了冰。

山谷中央,一颗枯败的树屹立不倒,树下则放着一个早已被冰封的蒲团。

甄威天魔打量着这幅了无人迹的景象,双眉渐渐皱起。

方才担心冒犯无迹天魔而收敛起来的神念当即散开,席卷了方圆数万丈的范围。

依旧是毫无人迹。

他脸色微青。

莫非天机阁给了错误的情报?

不可能,像这么重要的情报,天机阁应当会自行前来确认之后,才将其放出的。

沉吟间,他的神念细细感应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他面容发生了些许变化,看向枯败之树的前方。

那里,有一股极弱极弱的飞升之门打开过的气息。

他拧着双眉,沉思许久后才御空而起,来到周围的山壁前。

山壁上有着一条又一条极深的沟壑,那些正是剑痕。从这每一条剑痕上,他都能看出施剑者的剑法之精绝。

他再抬头看去,周围比较高的雪山山峰已经都被削平。

看得出有人曾时常在这里练剑试招。

甄威天魔若有所思地回到枯败之树前,盯着那飞升之门的残留气息,目光闪动。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结合先前的种种信息以及自己亲眼所见的剑痕,这里是无迹天魔曾经的潜修之地无疑,而他应当是已经飞升而去了,不然他的剑也不会在世间重现。

只是,这飞升之门似乎已经是许久之前开启的了,为何他的弟子才四境的修为?

莫非不是他的弟子,而是徒孙?又或者是那白袍青年不知为何误入了这里,拿到了无迹天魔的传承?

他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寒气让他的头脑隐隐有些生疼。

花了这么大的代价,终究还是打了一个水漂,换谁都得头疼。

不过也不算一无所得,至少确切地知道了无迹天魔的下落,以及那绝脉宗绝无可能与后者搭上关系,那以后就可以不用顾忌什么了。

甄威天魔眼神阴冷,从牙缝中挤出了极盛的怒意,“绝脉宗,这一次的代价,我将在你们身上加倍拿回!”

若非他们,他也不会下定决心去天机阁换取此地的情报的。

他再次看了周围一眼,而后便御空而去,离开了这里。

……

……

又一天后,身在歧业海峡的胡进堂再次收到宗主的传讯。

他展开信看了看,面色历经数变。

最后,他神色归于愤怒与被戏耍后的屈辱。

他当即重新下令,收回了两天前发过的要隐忍的命令,让宗内之人无需再克制,看到绝脉宗的人直接死战即可。

以及,若再看到那白袍青年,无需留手,直接将人杀掉取宝。

与此同时,也不知是绝脉宗还是噬魂宗里的弟子暗中做妖,把无迹天魔之徒此时正在绝脉宗手里的信息给泄露了出去。

一传十,十传百。

一时间,整座西魔土皆哗然!

诸多魔门当即动身准备前往歧业海峡,想要去拜访一下无迹天魔之徒。

于是,接下来的数天里,歧业海峡的外围多了魔修的身影,让得噬魂宗和绝脉宗都头疼不已。

魔修之间,本就互相看不顺眼,一言不合便会大打出手。尤其是诸多魔门碰到了绝脉宗之人,都跟狗皮膏药一样黏着后者,搞得后者为了不暴露自家的据点而不得不出手,多了许多额外的损失。

绝脉宗地下据点。

“开心么?”蔡婆婆的土室内,她正盯着苏憾揶揄道:“此刻的你,比老身年轻时要受欢迎多了,呵呵。”

苏憾懒得睁开眼睛理她,依旧自顾自地修行。

蔡婆婆摇了摇头,“无迹天魔一脉若都是些只顾着埋头修行的闷葫芦,也太无趣了些。”

“那是因为我们终究能够走到飞升这一步,这便是我们的修行。”苏憾闭着眼睛说道,说起来,这还是蔡婆婆自己先前说过的话。

蔡婆婆一滞,想将天骄扼杀在摇篮里的妒忌之意一闪而过,偏偏又不敢下手。

她也不自找无趣了,轻哼了一声便转移话题说道:“老身今日要去诛东城赴约,你随老身一起过去吧。”

说罢便起身,散出灵气卷起苏憾一起离开土室。

出了据点后,蔡婆婆敛去二人的气息,避开所有的修行者往外围飞去。

不多时,二人便落入诛东城。

蔡婆婆带着苏憾面无表情地走进一家肉铺,那肉铺老板神色木然地挥舞着斩骨刀,奋力地剁着砧板上的一滩碎肉,对他们二人的行迹熟视无睹。

苏憾看了一眼那刀下的碎肉,却看到一小截带着指甲的指尖。

蔡婆婆留意到他的眼神,打趣着说道:“你吃过人肉包子么?

“呵呵,你可知道,凡俗人肉做的包子,跟修行者肉做的吃起来,口感还不一样。后者的好吃多了,不管是香味还是弹性,都远超前者。

“此处乃绝脉宗的秘密据点,为了隐藏,便也做些正经的营生生意。

“这里卖的什么肉都有,男女老少,不同修为境界。你若想要,等会可以带一些走,老身建议你带一些二境的肉,他们还在凝练自身,此阶段的肉最是新鲜。”

看着苏憾皱了皱眉,蔡婆婆这才得逞般笑了笑。

说着话,二人已经是走到肉铺尽头的一个小隔间。

隔间自然被设置了隔绝阵法,在外面看不出什么。

走进去之后,苏憾才看到当中已经坐着一名头戴斗笠做好伪装的魔修,并且察觉到那人的目光警惕地落在自己身上。

“蔡婆婆……”斗笠下传出男子的声音,语气中带着点疑问。

“他便是无迹天魔之徒。”蔡婆婆澹澹道,“此子手段颇多,老身不带在身边不放心,你不必避讳,有话便说,不必担心他透露出去。”

斗笠转向苏憾,对他上下打量一下,而后点了点头。

那男子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婆婆,先前已经遣宗内的弟子与你说过,噬魂宗正与七情宫秘密联系,以潮洋海廊两成的控制权换取后者一起出手,打退我们绝脉宗,而宫主颇为意动。”

苏憾挑挑眉,这男子,是绝脉宗埋在七情宫的暗桩?

他竟知晓如此隐秘的事情,想必已经身居高位,难怪要将伪装做得如此严实。

斗笠男子继续说道:“而且,地下据点里已有人被策反,不仅将大致的方位卖给了噬魂宗,还将通道迷阵的令牌与使用方法透露了过去。以噬魂宗给七情宫的消息,前者此时正在制作相同的令牌,只要再过些时间便可完成。”

蔡婆婆寒声道:“可知晓是谁透露出去的么?”

“噬魂宗没说,我也并不知晓。”

蔡婆婆身上冒出一股杀意,使得隔间内都阴森了数分,片刻后,她才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来与老身相见?”

“先前传讯议事时,我自作主张,说服了宫主不与噬魂宗合作,转而与绝脉宗合作。”

蔡婆婆眼睛一亮,当即问道:“什么?你是如何说服误情天魔的?”

“只是说噬魂宗不可信,毕竟,他们坐拥潮洋海廊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利益,吃过了肉,让他们就这样让出两成的控制权割肉,可能性太小。他们不外乎是不想折损自家宗门的实力,就以此为引,让观望的七情宫先参上一脚。待打退了绝脉宗,七情宫元气损伤之下,大有可能会被噬魂宗一脚踢开。

“而绝脉宗与七情宫却是同样的立场,皆是要从噬魂宗嘴里抢肉吃,合作起来可信度更高。事出紧急,来不及请示,我便说了我已与我们绝脉宗取得了初步的联系,可以以同享潮洋海廊的前提条件,一起合作将噬魂宗打退。

“宫主思考再三,最终是选择了与绝脉宗合作。

“但是,这些都是我自作主张的打算,还未来得及与你以及宗主禀告后再决定,还请婆婆恕罪。”

“没事。”蔡婆婆摇摇手,沉吟许久后才继续说道:“虽然老身未与宗主禀告,但与七情宫合作,应当也会得到他的同意。”

“只是,”她声音中带着可惜,“与七情宫同享潮洋海廊可以是可以,就是不知得少去多少利益。”

斗笠男子一笑,说道:“谁说我们真的要与七情宫同享了?”

“嗯?”蔡婆婆抬头看着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意思是,打退噬魂宗后,我们再背后捅七情宫一刀?”

斗笠男子缓缓点头,“我已向宫主献策,先假意答应噬魂宗,与他们一起进入通道迷阵后,在他们防备之心卸下时,立即倒戈在背后捅噬魂宗一刀。

“而我们绝脉宗,可以提前在通道迷阵中再动一次手脚,待灭杀了噬魂宗后,直接将七情宫之人也埋葬在通道中!”

苏憾站在蔡婆婆的身后,也是听得有些惊讶。

这一石二鸟,相互背刺下黑手,当真是极具西魔土的风格。

……

……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大唐:藏私房钱,被小兕子曝光掌门在创业羊城劫难美男当道你看起来很好吃吸金大富豪斗破:我萧炎,不弃不馁!龙族之从挖卡塞尔墙角开始龙族:从原神归来的路明非降临动漫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