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次元->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章节

035.蒲公英绽放之日(7)(加更4/10)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诸天新时代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真不是魔神 都市国术女神 剑仙三千万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那,我们来做坏事吧。”

千临涯看着琉璃子,盛装的她比平时还要动人,每一寸肌肤都对男性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丰盈的唇也好,弯弯的睫毛也好,还有从衣服里调皮地露出的腰窝,和仔细刮干净后,比柔嫩的手臂更加柔嫩的腋下。

因为高跟鞋扔在梯子下了,她此时赤脚踩在阁楼的地板上,洁白的脚丫,脚趾上鲜红的指甲,如同玫瑰花瓣洒落在雪地中。

“琉璃子……”

千临涯忍不住将她拥入怀里,尽情亲昵起来。

“临涯,抱我……”

她的声音如同夜莺般悦耳,勾人心魄,千临涯觉得血液被强劲的心脏泵入大脑,鼻腔中充斥着撩人的芬芳,全是琉璃子身上的气味。

双手不老实地把她精心准备好的礼服揉皱,再把女仆们亲手打上的漂亮蝴蝶结全部解开。

上半身礼服掉落下来,她双臂交错,如同维纳斯。

又如同一个被剥开一半的脐橙,只需要双唇轻吮,就可以吸入嘴中,绽放出甘甜清冽的果汁。

越是这样,千临涯就越是感觉痛苦,心中横着的一根刺,开始搅动起来。

“等、等一下。”千临涯退开了两步,琉璃子依然用迷离的视线看着他。

“说好要等你18岁之后吧?”千临涯说。

“可是我等不及了。”琉璃子的手放在胸口,“最近,我觉得我自己有些奇怪……”

“怎么了?”

“以前,”她秀眉微蹙,“我见到你,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暗地里浑身颤抖,又想投身到你爪子下,整个人如同撕裂一样痛苦,但痛苦的同时,又觉得很幸福。”

她又说:“可是回来之后,我发现……那种感觉,消失了,在你身边很温暖,但是,很安心。”

千临涯知道她为什么会改变。

因为她的【强欲】被夺走了。

他现在在她身边,就好像蟒蛇在猎物身旁一样,他都有些害怕自己克制不住。他随时有可能盘绕上去,紧紧将她绞住。

“最近,因为听到你和清水结婚了,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她说,“我又觉得自己在悬崖边缘,只想紧紧抓住你伸出来来的手,哪怕你只伸出来一只手指头,我都觉得非常幸福和满足了。”

听到“结婚”两个字后,千临涯突然清醒了。

他突然明白横在自己胸口的那根刺从何而来了。

“嗳,琉璃子。”千临涯转过身,“现在还不是时候。”

琉璃子沉默了。

他靠在阳台边,从阁楼上往下望去,整个鹿鸣苑如同一座幽深的禁宫。

这座禁宫里,杂着好几代人种下的树,最古老而存活下来的那一批,已经成了参天的古树,一动不动挺立在庭院当中。

比它们矮一些的树清秀健康,笔直地分布在古树周围;再矮一点的还有造型优美的景观树,枝枝蔓蔓,向四周优雅地延伸开;最矮的则是灌木丛。

这些植物组成了一步一景的阵型,形成了无数条小路,如同树枝般蔓延到后山的角落。

这些小路之间相互交通,有的是死路,有的会引回原点。

琉璃子就好像禁宫里的公主,迷茫且无助,而他是意外闯入的骑士,随手就可以伤害她,然后找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跑掉。

千临涯深吸了一口气,如今是九月天,中秋节刚过没多久,空气中已经有丝丝凉意,清心的空气里,弥漫着馥郁的桂花香气。

整个后山,都浸润在望后半缺的皎洁月光中,当真是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凉气入体,他被热血冲昏的头脑冷静下来,努力想和琉璃子说点别的事。

“知道吗?农历二十日,月相叫做更待月,日语是ふけまちづき。”

千临涯跟琉璃子说了这个知识点,她只是歪着头说,是吗?

“月盈则亏,一个月后,又是一个轮回,不断重复的月相,从古以来就一成不变。”

“不像人生,每一处关口,都是全新的考验,每到人生的岔路口,总会令人无所适从。”

轮回并不存在于短暂的人生中,而是在漫长的历史中重演,所以人生苦短,却短得恰到好处地随处可喜。

所谓一期一会,便是人生中,每一处有每一处的惊喜。人生若只如初见,如果每次相遇都是初次相遇,自然会格外珍重。

“不过,我最近却不这么理解一期一会了,”千临涯说,“起因是清水刹那。”

琉璃子说:“她教会了你什么?”

“因为和她结婚了,或者说,和她建立了稳固的关系,”千临涯说,“我很好奇,我从来没有和家人以外的人,建立过这样的稳固关系。”

“梦叶的话,因为有血缘做纽带,无论如何,我和她是兄妹的事实都无法改变,既成事实会成为我们关系的牢固基石,所以我们永远会回到各自身边。”

“可是婚姻,只是一纸契约而已,两人便可以攻守同盟,牢牢绑定,有时候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我很好奇,为什么人们,会将彼此关系的基石建立在这样的契约上?他们为什么能容忍?”

琉璃子听完他的长篇大论,尖锐地指出:“那只是因为,你和清水不够相爱罢了。一般人的婚姻才不像你们这样随便。”

千临涯默然点头:“言之有理。”

“你和她之间,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责任,是你自己背负起来这样沉重的责任。”

千临涯苦恼起来。

“这么说,我的麻烦,都是自找的咯?”

“也不全是如此吧,”琉璃子说,“男人总是追求轻,越轻越好,最好飞到天上去,而女人却追求重,希望身上,至少存在一个男人的重量。”

“‘如果负担完全消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其运动变得自由却毫无意义……’《无法承受的生命之轻》,对吧?”千临涯说。

刚才琉璃子的话,正是《无法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

讲的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的三角性|爱关系。

“你是想选择轻,还是选择重呢?”琉璃子歪头问道。

千临涯拍了拍头:“我刚才还没说完,我对一期一会有了新的理解。”

“是什么?”

“就如一期一会所说,每一个瞬间都无法复现,如果都去珍重的话,和都不珍重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更加用力地活在世间而已。”千临涯说。

琉璃子静静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所以,与其去珍重每一个瞬间,不如去认真做好每一件事,爱就好好爱,用尽全力、不留遗憾地去爱。”

琉璃子如同单纯的孩子一样,轻声问道:“那你爱我吗?”

“爱。”

“即使是现在,你作为别人的丈夫,尽管心中有着清规戒律,也心甘情愿地爱么?”

“我无法对你说谎。”

琉璃子走上前来:“抱我。”

千临涯把她搂在怀里。

“也许我们早就建立稳固的关系基石了,”他说,“在我还是你的茶头的时候。”

“早就建立了,”琉璃子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你为我鞍前马后,我替你遮风挡雨,因为信赖对方,不是吗?”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上司和茶头的关系。”琉璃子说,“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家的茶头。是不应该抱在这里的关系。嗳,我说你,真的想好选择‘轻’这一边吗?”

“不,我选择了‘更重’这一边。”

“即使明知我们是上司和茶头的关系,你也无所谓地和我……偷情?”

“不,不是上司和茶头的关系,是我和你的关系,”他说,“在我的茶席上,没有世俗身份。”

“这里也是你的茶席吗?”

“只要我在的地方,哪里都可以是茶席。”

“你居然在你的茶席上做这种事。”琉璃子故意做出厌弃的表情。

“我会成为醍醐家不得不认真对待的可怕男人,然后堂堂正正把你娶回家。”他认真说。

琉璃子笑了出来:“事到如今,你还这么想吗?你上次那么玩,我们全家……不,包括其他家族,也都把你当做洪水猛兽了。”

两人亲吻了一会儿,千临涯摸到她的肌肤开始变得冰凉起来,于是把她抱到了那个床垫上。

“今天看到你时,那种感觉又回来了,”琉璃子说,“从内心向外散发出颤抖,想要被抱,想要拥有你全部体重的那种感觉。”

“我也是。”

“可以还给我吗?”琉璃子说,“我觉得,我好像被你又夺去了什么东西。”

“即使那么不方便,也还是想要回去吗?”

琉璃子的眼眶慢慢浸湿起来:“请还给我。”

“就算很麻烦,很讨厌,也是我的一部分,是我不可分割的部分,是你喜欢上我的时候,我拥有的部分。”

“所以,可以还给我吗?”

千临涯伸手抚摸她美丽的脸庞。

“对不起,先前让你不完整了。”千临涯说,“我不该那么做的。这就重新让你完整。”

“轻一点。”琉璃子双手紧紧捏着拳头,放在胸口,似乎在象征性地守护着最后的什么,一边小声说。

因为这副样子很萌,这么萌的琉璃子,他还是第一次见,所以他差点整个身体都软了。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建造这座鹿鸣馆的人,也有汉诗功底,是个雅人啊。”千临涯挪开脸,努力用正经语气说。

“所以你隔着时空应和,是为了赞叹我的祖先,以此讨好我?还是说想在我面前显摆?”

“都不是,”他说,“我只是突然产生了一个很污秽的想法。”

“嗯?”

“倒是很应景啊。”他嘴边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因为过于英俊的脸庞,不仅不讨厌,反倒令人着迷,“待会儿,如果你发出呦呦鹿鸣声。”

后山上,二十日月的更待月,月光变得更莹润起来。

沉浸在朦胧、暧昧的月光中,树枝的影子相互交叠、摩擦着,发出“沙沙”声响。

宿鸟被惊动,发出“嘎”的叫声,拍动翅膀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晚中,显得更加响亮。

起风了。

风中,两株刚刚抽条的嫩枝,高高冲着天空,末梢蜷曲着。

它们不堪经受突起的夜风摧折,被裹挟在风里,摇晃、颤抖着,摇摇欲坠。

远方似有鱼人的轻吟,断断续续,夹在风中传到这里。

莹润的月光破开云层,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

干脆利落的一道月面曲线,包裹着饱满鼓胀的月光,几乎要把黑天鹅绒似的天空撑破。

树叶在风中互相拍打,发出零落的声响,月光投下的摇曳枝条和叶子拉开的长长影子,疯狂地颤抖摆动着。

也许人的一生中,终究将成为羁旅之人。琉璃子此时就是这种感受。

穿过天窗的月光,洒满屋梁,只在地板上照亮了一个小方块,倒显得四周更加黑暗。

她感觉自己投身到了无垠浩瀚的宇宙中,四周是一成不变的星空。

她很孤独,孤独到眼角渗出泪水。越是孤独,就越是愿意靠近身边唯一的温暖。

她觉得自己像个旅人,随波逐流的旅人,就像席勒的诗一样:

终于到了大川旁,它滔滔流向东方;

我泰然信赖波浪,霍的投入它胸膛。

川上澎湃的波澜,把我冲入大海里面;

眼前是无边空阔,目的地,我不曾接近。

“琉璃子……”

粗重的呼吸穿过耳畔,她转过头,迎了上去。

“临涯……”

“临涯……”

蓦然从梦中惊醒,清水刚刚意识到,刚才自己叫出了梦中人的声音。

额头上有一层细细的汗珠,身上的衣服不服帖,令人难受。

明明刚才还困得要死,此时突然睡意全无。

窗外月光破云而来,从窗户投下一片洁白。

清水刹那借着这片洁白无瑕的月光,隐隐约约看到身旁躺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她的心先是一沉,接着又突然高高扬起。

“临……”

她的手缓缓伸过去,却停在了半空中。

怎么回事?明明又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怎么事到如今,心脏还跳动这么快?

不争气的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她检查着自己的身体,还是舞会时的衣服,只不过当时光鲜的裙子,早在睡眠中被压得不成样子了。

清水刹那感到安心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失望。

她回过神,赶紧摇晃了一下头,把刚才的想法甩出去,并且质问自己:

“刹那啊刹那,你到底怎么了?”

她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伸手去推身旁的人,结果还没用力,那个身影先惊醒了。

“唔哇!”

是女性的声音。

清水刹那这才看清是谁躺在身旁。

“美菜?”

“你醒了啊?吓死我了。”藤井美菜声音含糊地说,“坐那么高干什么?快躺下。”

“怎么是你?”清水刹那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失落。

“是我照顾你睡下的呢,你还嫌弃我?”藤井美菜没好气地说。

“是你把我抱上来的?”

“不是,是千临涯。”

藤井美菜打了个呵欠,睁着双眼,盯着上方的轻纱幔帐,说:“这个枕头不错,回头我要在宿舍买几个。”

清水刹那揉了揉眼睛,她决定,还是脱下衣服睡。

“临……我的丈夫,他在哪里?”她一边脱衣服一边问。

“不知道,他把你抱上来后,就跟醍醐大小姐一起走了。”藤井美菜不在乎地说。

清水刹那的动作微微一顿:“是吗?”

她利落地把衣服脱到地上,只穿了内衣后,重新爬到床上,钻进被子。

“啊,狡猾,我也要脱衣服。”

藤井美菜爬起来,也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清爽了。”

她钻到被子里,开始对清水毛手毛脚:

“让我看看人妻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呀,讨厌。”

清水刹那把她推开,藤井顿时有些失望。

“明明小时候还一起睡过呢。”

“那是多小的时候了?”清水刹那翻了个白眼,不过黑暗中,也没人看得见。

藤井美菜的兴致又上来了,凑过来说:“不碰也罢,你的千临涯在离开前,可是威胁了我一番,说如果你少了什么,就要找我报仇的。”

“他是这样说的吗?”清水刹那装作不在意地问。

“喂,我说,我有点好奇,”藤井美菜压低声音,“他……大不大?”

“不懂你在说什么。”清水刹那红着脸翻身。

“会不会很痛啊?”藤井仰面双眼无神地看着上方,喃喃说,“糟糕,一想到这种事,就会一直忍不住想下去。”

“你还在青春期吗?”清水刹那没好气地说。

“就是很想知道嘛。”

事实证明,漂亮的金发大姐姐撒娇起来,即使女生也很难抵抗。

清水刹那被她缠得没办法,终于说:“实话跟你说,你不许告诉别人,我和他……没有,发生过关系。”

“嗯?忍得住?”

“就是没有啊。”清水刹那的语气变得暴躁起来,“我们的关系,只是为了应付茶会。”

“果然。”藤井美菜一副了然的样子。

“你猜到了?”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的关系一点也谈不上亲昵。”藤井美菜得意地说。

清水刹那突然感觉很吃亏。

“不行,作为交换,你也要告诉我一个把柄才行。”她说。

“为什么?”

“要是你把这件事到处说怎么办?”

“我不会说的……”

“你说这话的表情,已经出卖你了!你绝对会到处说!”

终于,在清水刹那的强势压迫下,藤井美菜也开始交代自己的秘密。

“那个,”藤井美菜斟酌着词句,“我是在,你的丈夫,你的假结婚的丈夫,弹唱Wish You Were Here时,爱上他的。”

“这个我早知道了。”清水刹那不屑地说。

“啊?你知道吗?”

“是啊,因为我长了眼睛。”清水刹那说,“这个不算。”

藤井美菜想了想,终于有些难以启齿地开口说:“那次庆功宴的时候,我,把他单独叫出去了。”

“嗯?”清水发出警惕的声音,“你跟他说了什么?”

实际上,她知道她说了什么。因为当天晚上,千临涯就和她坦白了这件事。

可是,她依然希望听到藤井美菜这边的真相。

“你别生气。”藤井美菜小心看了她一眼。

“我不生气。”清水刹那冷静地说。

“我跟他表白了。”藤井美菜说,“我告诉她,我爱上他了,不计后果、无法自拔地爱上他了。”

清水刹那的心揪紧了。

尽管答应过藤井美菜不生气,可她还是忍不住生气起来。

“然后呢?”她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保持平静。

藤井美菜咬着嘴唇说:“我告诉他,我想跟他做。”

“那你们做了没?”清水刹那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产生了自己无法控制的颤抖。

“没有,”藤井美菜大大地摇头,“被拒绝了,被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拒绝了,被这么惨痛的拒绝,人生中还是第一次,怎么样?很狼狈吧?”

清水刹那没有说话,可是她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丝快意。

“其实,我都准备好了,我以为他绝对不会拒绝的。”藤井美菜说,“我中途偷偷出去了一趟,趁没人注意,在无人贩卖机上偷偷买了套,因为一天下来胖次上沾了汗,为了以防万一有气味,我都偷偷脱下来放在了包里,腋下和脖子下也用湿纸巾擦了,还补了妆,身上还喷了最喜欢的香水。明明都万事俱备了,可是被那么干脆地拒绝了。你能明白我的绝望吗?”

清水刹那吃惊起来:“所以你那天是……真空?”

“对啊。”藤井点头说,“丢脸死了,当时我都恨不得百米冲刺去跳进西太平洋。”

清水刹那有些想笑,心中的紧张稍微缓和了一些。

刚才,她都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上了,控制了好半天,才忍住了一拳打在藤井美菜鼻子上的冲动。

可是现在,她心中暖暖的,反倒有些同情她起来。

“没事的,他都不知道拒绝过我多少次。”清水刹那得意地说,“在最后关头都拒绝过。说是因为忘不了别的人,对我不公平什么的。”

“这样的男人,真是欠揍啊。”藤井美菜咬牙切齿地说。

“谁说不是呢?”清水刹那玩着自己的头发,“可是又能拿他怎么样?”

藤井美菜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

“那你们,以后怎么办?”藤井美菜说,“离婚吗?”

清水刹那摇了摇头。

“不打算离?”藤井美菜说,“终于弄假成真了?”

清水刹那看了她一眼,接着,又挪回目光。

她呆呆看着上方,突然冷静得不像是自己。

“你有没有想过?”清水缓缓说。

“那天因为他弹唱Wish You Were Here,那样帅气地出场,因此而无法自拔地沦陷掉,彻底爱上他的人……也许,不止你一个?”

相关推荐:修仙不行那就练武好了原来我已经满级了原来我的颜值只针对灵兽探秘全球:原来主播在修仙反派师弟原来暗恋我七龙珠之新生布罗利龙珠之洛神传说龙珠之恋,赛亚王子太霸道龙珠之宇宙主宰觉醒在龙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