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影帝的懒散人生->章节

第四百三十章 女人

热门推荐: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都市国术女神 我真不是魔神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宇宙级宠爱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或许是为了戏剧性,又或许是为了过审。

《无人区》的角色几乎个个自带复活甲,被汽车撞飞的黄博有,被喷子来了一发的货车司机有,连翻车的警察都有。

时速一百多公里,出车祸,人屁事没有?

只能说,为了戏剧性,是可以牺牲一定的逻辑性的。

这么一算,电影里死掉的角色基本都是恶人,凡是干过点正经事情的都没死。

前半段的电影,最大的悬念就是轿车里的尸体。

就如同《剑雨》中曾静的身份,就如同《八恶人》中那一壶被下了毒的咖啡,主角知道,观众知道,可是电影里的其他角色不知道。

这就给电影增加了紧张感和悬疑感,拉扯着一种戏剧张力。

接下来这场戏,拍的就是加油站父子强买强卖,潘肖舞女初见面的一场戏。

“开始!”

万年推开门,脸色凝重。

因为一只狗就在轿车的后备箱下绕来绕去,一滴滴鲜血从后备箱里流出,人没发现,狗却闻到了血腥味。

万年摇晃着身子,一步一步上前,前脚进,后脚收,脚步缓慢,透着一股子谨慎小心的味道。

他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自己,便用身子挡住后备箱,踏出一脚,把绕在车底的狗撵走。

之后,万年随意踩了几步,扬起几捧黄沙掩盖鲜血,又用围巾擦干净车身上的血迹。

临了,他还面带厌恶的甩甩手。

潘肖讨厌污渍和血液,但对于自己工作的肮脏却不屑一顾。

“卡,过!”

宁皓颠颠上前,“不错啊,衣冠禽兽那股子劲儿把的挺准啊!”

“谢谢你啊···”万年懒得理他。

“等会儿你控制着点啊,”宁皓眨眨眼睛,“别净想着占便宜,咱们可是正经剧组···”

“占便宜?”

万年想了想,又没好气道,“至于吗?就于男姐那个跳舞水平,我还能情难自已咯?”

“哟,人家大明星看不上咱···”

俩人嘀嘀咕咕的功夫,不知何时于男也凑了过来。

别看阳光明媚,黄沙漫天,冬天的戈壁滩照样冻死人。

她在戏服外头罩了件黑色的大羽绒服,下摆一直到脚面的那种。

此时,于男站在监视器后,手里端着热水,极不愉的看着满口鬼话的两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夸您演的好,把一个满嘴瞎话的舞女演的入木三分。”

万年腆着脸吹捧道,“老期待跟您合作了,以后有这种角色,我肯定还找您!”

“是啊,于男姐演得太棒了!”宁皓跟着捧哏道。

于男却懒得理这俩二百五,“别,演个舞女你能给我送发廊去,以后要演个杀人犯,你是不是还得把我送进号子里头啊?”

“这不显得您专业嘛!”万年挑起大拇指,“体验派,除了犯法的事情和要命的事情,都得体验一下才行···”

于男白了他一眼,也没说啥,潜台词却很清楚:继续吹,吹舒服了姐姐就原谅你···

呃,这潜台词咋这么黄呢?

万年刚准备搜肠刮肚的再来点肉麻的吹捧呢,旁边却传来一声大呼:

“导演,准备好了!”

宁皓的脸色瞬间放松了下来,这种女魔头从来都是自己的克星,骂不行,潜···他没这胆子。

得亏后勤效率高,谢谢你,回去给你涨工资!

“咳咳···准备开拍了,你们俩准备吧!”宁皓故作严肃道,小眼睛里满满的笑意。

于男摇摇头,“走了···”

······

话说,潘肖看到了油桶上的管子,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准备来个毁尸灭迹,把尸体用汽油烧干净。

而夜巴黎服务站有个规矩,买汽油,就要看歌舞表演。

一条龙服务不二价:1500!

虽是强买强卖,但潘肖需要汽油,也只能无奈的来到了小包间里看表演。

这场戏,便是讲潘肖看舞女表演,也是电影里“女人”这个角色的第一次出场。

当然,并不是说老板娘不是女人。

这里说的“女人”是个意向,代表着救赎和欲望,指的是角色类型,而不是具体的人。

场景是一个铁箱子似的小房间,有着好似潜艇的狭窄小窗户,有破旧的毛毯和满是裂缝的皮沙发。

于男就披着一张毛毯趴在床上。

床边的衣架上挂着各种丝袜戏服,不愧是专业表演,讲究!

开拍前,于男的眼神有点怪,似乎是挑衅,又带着笑意,总之怪怪的。

不多时,剧组准备完毕,场记一打板:

“阿嚏···开始!”

话音刚落,趴在床上的于男抬起头,旧毛毯从头上,肩上滑落,露出那张粗糙但满是诱惑的脸,还有圆润白皙的肩头。

另一侧,万年坐在沙发上,后背挺直,眼睛不时望向窗外,担心加油站父子发现轿车里的尸体。

于男对于角色的把控十分精准,最开始,舞女就是把潘肖当成个一般的过路客人,保持着冷淡的营业模式。

她满脸的无趣,肩膀一耸一耸之间,便要把身上的小马甲和吊带脱下。

拍文艺片出身的就是牛,脱衣服倍儿熟练···

“来吧···”

对面,万年一脸呆愣的看着于男脱衣服,到了最后一个环节:罩罩的时候,他赶忙起身,跟尔康似的伸出一只手制止了她。

“哎哎哎!”

“啊?”于男满脸意外。

“你干嘛?”万年满脸意外,说好的歌舞表演呢?这超纲了吧?

“啥干嘛?”于男更是满脸意外,无辜的眨眨眼睛,“你还真要看节目?”

还没等万年说话,她又道,“好,小费多加一百啊!”

话落,她打开录音机,破磁带转动,热情欢快,但又音质奇差的舞曲便响了起来。

在内衣外,她又套上了一件毛绒绒的大衣,随意且邋遢,罩着身体,但又敞着怀,露出腰肢轮廓。

宁皓咧着牙花子笑,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只见她踩着拍子,歪歪斜斜,懒懒散散的走到钢管旁边。

左手握着钢管,一转身,毛绒绒的风衣下摆一甩,腰肢隐约显露。

紧跟着便是一段古怪的舞蹈。

她扭动着身子,从头,到肩膀,到腰肢,最后蔓延到大腿和脚···动作十分笨拙,没有半点的专业,也没半点的诱惑。

她就像是个刚起床的懒娘们儿,或者是被班主任叫出来做广播体操的小学生,为了生活,听着别人的要求,不情不愿的扭动着身子。

分外的滑稽。

而那种古怪的滑稽气氛反而跟她身上那种原始和蛮荒的美感融合到一起,厚厚的嘴唇,不算丰满的胸部,结实浑圆的大腿,还有若隐若现的腰肢,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性感。

“你别跳了!”

万年坐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一抹尴尬。

于男瞧见他神色古怪,还以为是嫌不够刺激,便懒洋洋的凑了上来,双手抱头,摇摇腰肢。

又转身向后,两手搭在万年的膝盖上,屁股一拱一拱的。

大概是所谓的“马达臀”,但是马力不太够。

毫无诱惑力,看着甚至让人想笑。

眼看着她坐上了自己的大腿,万年捂着脸,“你别跳了,好了!”

于男却还是使劲儿把他的脸往自己怀里按,力气还特别大···

好吧,万年放弃了交流,起身想要离开,却不想她跟个树袋熊似的挂在了身上,双手把着脖子,双腿夹着腰,死活就是不下来。

这货用手背扶着于男的双腿,生怕担上一个揩油的坏名声,转身一放,把于男扔在了沙发上。

“你别跳了···”

万年脸色尴尬紧张,急促的重复了两句。

于男很意外,抬头望着他。

“对不起,”万年神情复杂的上下看看,随即低头,从怀里掏出钱包,拿了两百块钱,“你什么都不用干,两百小费,拿好!”

“我是来加油的,马上就走,”这货哆哆嗦嗦的把于男的衣服拿过来,“把衣服先穿上···”

“···”

于男接过钱,又接过衣服,眼神转了转,想到男人刚才左顾右盼的样子,脸上忽而出现几分后怕。

她起身,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大哥,其实,我是第一次干这个。要是不干,老板就打我!你别抓我行吗?我不骗你!”

“我不是警察,你起来吧。”万年手里捏着两张钱,眼睛游移,时不时看一眼窗外。

“你不是警察?”于男很意外,“那你胡看啥呢?”

“我看我车不行吗?”

万年起身,走到窗边,“要不是你们这儿搞什么捆绑销售,我根本进不来。”

时间似乎静止,窗外昏黄的阳光照在他的肩膀上。男人靠着窗台,平坦的双肩上落着阳光,倒是显出几分温馨。

只听得一声吱呀,于男拉着钢管,从床上缓缓起身,一条曲线从手臂慢慢游移,沿着身体向下游荡,如一条蛇一般摇曳。

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声线响起,柔和温暖的像是阳光,“帅哥,你开车要去哪儿呀?”

方才干枯慵懒的像个木头,现在却含着种难言的诱惑力。

自始至终,这个女人都是满口瞎话。

现在的转变,也只是说明了一点:她真正将潘肖作为了欺骗的对象。

相关推荐:九转金身太古金身诀百炼金身诀丈六金身万古金身隋唐英雄养成记隋唐之谋国穿成大佬的小仙女长老逼我当天师娱乐圈是我的[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