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武侠->修仙从沙漠开始->章节

第六百五十一章:一统无边沙海!【求订阅】

热门推荐: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我真不是魔神 女配她天生好命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剑仙三千万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都市国术女神 诸天新时代 宇宙级宠爱

FD,误订阅的话,三点半后再看)

“血摩罗逃走的事情,先暂时不要告诉钰儿,以免她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就做傻事了。”

“陈平安说的话也有道理,血摩罗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有灵丹妙药和魔功秘术辅助,没有几十年是肯定没法恢复全盛时期修为的。”

“而以魔道修士欺软怕硬的作风,他不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肯定不敢轻易涉足有陈老祖坐镇的白沙河绿洲,这样我们只要改变一下计划,让钰儿以后藏身在白沙河绿洲就行了。”

茫茫沙海中,周明翰带着周阳父子一边御剑飞行,一边暗中传音说着自己的想法。

黄家族长已经死在他们手中,这趟出来注定只是走个过场,到时候回去随便打上个失踪失联的报告就行了,至于陈平安信不信,那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落云山黄家又不是什么背景深厚的大家族,其家主一死,整个家族就连个筑基期修士都没有了。

陈平安又怎么可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像当日调查陈平芝死因一样,再对周家三个筑基修士使用“问心术”。

而且这次围剿血摩罗的灭魔之战,陨落的筑基修士何止一两人,多死一个黄家族长,谁也不会觉得奇怪,毕竟周玄钰留下的魔道修士气息,确实是筑基期级别的。

“曾祖父说的是,此事确实需要从长计议,最好是等我们和干娘汇合后,再详细问一下她关于血摩罗和血煞魔宗的情况。”

“这次魔道修士入侵我们无边沙海修仙界,即是磨难,也是机遇,我们周家要是能够抓住这份机遇,兴盛腾飞指日可待。”

周阳眼中精光闪烁,话语中隐隐有着兴奋之意露出。

诚如他所言,魔道修士入侵,对于整个修仙界而言都是一场灾难,但是灾难当中,也隐藏着大机缘。

首先,因为魔道修士入侵,黄沙门肯定是要召集所有附庸势力剿魔的,而要想让这些附庸势力修士卖力剿魔,黄沙门势必要拿出一些真正的好东西出来奖励剿魔有功之士。

像筑基丹、高阶阵法、高阶丹方等等平常在修仙界被大势力垄断的东西,只有这时候,才有可能被当做奖励发给周家这种筑基家族。

其次,剿魔战争肯定会有修仙者陨落牺牲的,这些陨落的筑基修士ꓹ 若是家族中没有其他筑基修士坐镇,就算有着黄沙门的抚恤和震慑,其家族占据的地盘和修仙资源也肯定会发生缩水ꓹ 到时候那些让出来的地盘和资源,自然而然的会被其他家族吞并吸收。

周家要是能够在剿魔战争中立下功劳ꓹ 家族实力定然会呈现爆发式的增强,甚至他周阳日后开辟紫府的机缘ꓹ 说不定都落会在这场剿魔战争中。

数个时辰后ꓹ 装模作样在外面搜寻了小半天的周家三人,重新回到了小绿洲。

“还是没有找到么?看来黄道友果然遭遇不幸了ꓹ 真是太可惜了!”

小绿洲中ꓹ 陈平安见到空手而归的周家三人ꓹ 似乎也不怎么意外,只是一声长叹,没有再提这件事。

这时候,其他追杀沙匪的修士也都返回了小绿洲ꓹ 只有两位紫府期修士,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紫府期修士没有回来ꓹ 周阳他们这些筑基修士自然也不好先回去,只能暂时留在小绿洲继续等待陈老祖和张云鹏两人的消息。

在等待的时候,周阳他们这些修士也彼此交流谈论起了今天这一战。

通过和其他人交流,周阳才知道ꓹ 沙匪中除了那几个用“血遁术”逃掉的沙匪外,其余人全部陨落在了追击修士手下。

而在和这些人的交谈中,他也发现,大家对于魔道修士入侵无边沙海修仙界之事,表面上不怎么说,其实心中还是很担忧的。

无边沙海上次出现金丹期的魔道修士,还是上千年之前。

那次为了消灭那个金丹期魔修和其门徒爪牙,黄沙门出动了两个金丹期修士,十几个紫府期修士,参战的筑基期修士更是超过三百。

而那一战过后,金丹期魔修和其门徒爪牙固然全部被灭了个干净,黄沙门两位金丹期修士却也有一位因为这一战身受无法恢复的重伤,战后数十年就坐化陨落了。

至于陨落的紫府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数量加起来也超过五十,可谓是死伤惨重!

上次一个金丹期魔修,都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次直接是一个大名鼎鼎的魔道宗门整个入侵,你说那些了解上次魔修之乱内情的人,如何能不担忧?

“现在黄沙门实力比之千年前并无多大进步,宗门中金丹老祖仍旧只有两人,紫府期修士甚至还不如那时候多,依老夫看,若是那血摩罗所言非虚的话,黄沙门怕是要向外界求援了!”

“向外界求援?你是说流云洲修仙界吗?这怕是很难!”

“且不说流云洲修仙界的人,愿不愿意万里迢迢过来帮我们斩妖除魔,就算他们真有这份心,还有断云山脉阻隔呢,那里的妖兽可不会坐看人类修士穿越它们的领地而无动于衷!”

“不,其实也不一定要向流云洲修仙界求援,难道你们忘了大光明仙宫了吗?我们无边沙海修仙界虽然小,但也属于极西之地的一份子,大光明仙宫统摄整个极西之地,难道愿意看着魔道妖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肆虐横行?”

“大光明仙宫?他们怕是比流云洲修仙界还难指望,自从数千年前发生那件事后,我们无边沙海修仙界已经数千年未曾给他们上贡了,现在指望他们过来搭救我们这些人,你觉得可能吗?”

一间沙匪遗留的石屋中,周阳和周明翰等十余个筑基修士,正在悄悄谈论着自己对于这次魔道修士入侵的见解。

这里的十余个筑基修士,都是白沙河绿洲附近各个修仙家族的族长或者族长继承人,他们这时候聚集在一起,除了是交流各自对于魔道修士入侵的看法外,也是为了联络感情。

大家都知道,这次回去后,黄沙门的征召令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发下来,到时候大家还得一起跟随在黄沙门和陈家后面冲锋作战。

既然如此,在黄沙门的征召令还未下来之前,大家先聚在一起多交流了解一下彼此的信息,熟悉一下个各自的战斗风格和擅长方面,总是一件好事。

周阳听着这些人的交谈,倒是大大增长了一番见识。

对于这些人口中所言的“大光明仙宫”,他其实早就有所耳闻,知道那是一个传承了数万年的古老门派。

这个古老门派从创建开始,就一直都是极西之地修仙界的最强宗门,统治着整个极西之地修仙界,其宗门历史上曾经出过一位渡劫期真仙,十几位元婴九层的“半步真仙”,普通元婴期修士前前后后数万年加起来,更是有数百人之多。

这样一个强大的宗门,莫说是在极西之地修仙界,就是放眼这一界,也是绝对的顶尖宗门,属于修仙界最顶端的存在。

只是大光明仙宫所在的大光明仙境,比流云洲修仙界距离无边沙海修仙界还要远,金丹期修士从无边沙海修仙界出发,都要飞行数个月时间才能赶到那里,并且中途还要穿越一个被称之为“死亡沙海”的危险禁地。

那“死亡沙海”中不但经常刮起连金丹期修士也能灭杀的“黑沙风暴”,还是五阶妖兽“沙虫”经常活动的地方,金丹期修士横穿“死亡沙海”,运气不好也要丧命。

而且在数千年前,大光明仙宫发生严重内乱,仙宫内部数股势力争权夺利内斗不止,对于像无边沙海修仙界这样的偏远地带控制力大幅度下降,以致于无边沙海修仙界已经数千年未曾向其纳贡了。

这种情况下,也难怪现在无边沙海修仙界的修士,对于大光明仙宫没有什么敬畏感。

“求援的事情,轮不到我等来操心,我等现在操心这些也是白操心,依杨某的想法,我等还是商量一下举办交换会的事情吧。”

“接下来黄沙门肯定是会发出征召令征召我们组成修士大军剿魔的,大伙儿都知道这种大规模修士战争危险性有多大,到时候大家能不能从战争中活下来,除了运气外,就是看自身实力了。”

“我们几个家族,每个家族都有擅长的方面,杨某的想法是,大家这次都别藏着掖着了,都拿出一些真正的好东西出来互通有无,集体提升大家的实力,提升大家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活命几率。”

就在几个修仙家族的族长为了求援一事争论不休之时,金泉谷杨家的族长杨行彦,忽然高调出声打断了这些人的争论,说出了一个让周阳颇为感兴趣的话题。

修为到了筑基期,在无边沙海修仙界这种地方,想要通过灵石买到适合自己用的好东西可不容易。

那些坊市店铺中适合筑基期修士用的东西,不是价格虚高,就是用处平平,对于他这样有着家族背景的筑基修士来说,根本没有多大吸引力。

所以,筑基期修士要想弄到适合自己用的宝物,除了自己出门探险寻找,或是从相熟的同阶修士那里购买外,最有效的渠道,还是参加只在筑基期修士之间举办的交换会。

白沙河绿洲修仙界在没有遇到沙匪袭击前,每隔五十年就会在坊市中举办一场筑基期修士交换会,每次举办,都会吸引附近修仙界数十个筑基期修士齐聚一堂交换各自手中多余的灵物资源。

上次交易会举办时间才过去三十余年,按理说还不到下次交换会举办的时间才是。

不过这次魔道修士入侵,各个家族都深刻感受到了压力,在这种压力下,提前举办一场交换会,似乎也是也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

举办交换会的事情,对所有人都有利,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不过,虽然举办交换会的提议是杨行彦首先提出,但是主持交换会的家族,最终只能是陈家。

作为白沙河绿洲修仙界唯一的紫府家族,也是最富有的家族,陈家若是不参加交换会,那这交换会的含金量可就要大大降低许多。

周阳是尤其希望陈家来主持的,因为按照主持交换会的规矩,作为交换会主办方,必须要拿出一些真正的好东西出来做头彩,起到抛砖引玉活跃氛围的作用。

而陈家以往每次主持交换会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是选择用能够提升修为的三阶灵丹来做头彩,有着陈家老祖这位四阶炼丹师的陈家,其家族筑基修士,大概是最不缺这些灵丹的人群了。

本来周阳和陈平芝、陈平安这两人结交,其中一个原因也是想要从其手中交换一些三阶灵丹用来提升修为,现在若是能够通过交换会获得,总比他去求人要好得多。

交换会的事情很快就定了下来,只等回到白沙河绿洲后,便请求陈家老祖拟定日期举办。

如此大概又过去半天时间后,陈家老祖和张云鹏终于一起回到了小绿洲。

周阳看着两个紫府期修士阴沉着的脸色,不用问也知道答案了。

果然,回到小绿洲后,两个紫府期修士就将所有人召集到了一起。

“想必老夫不说,各位也猜到结果了,没错,血摩罗那魔头还是让他给逃了。”

陈家老祖脸色阴翳的扫了所有人一眼,语气低沉的直接说出了结果。

然后他话锋一转,声音高昂的严声说道:“不过那魔头被我等重创,就算有灵丹妙药和魔功秘术疗伤,没有五六十年时间也肯定无法恢复全盛实力,这期间,你们都要打起精神来,一旦发现哪里出现大规模凡人失踪、死亡的事情,马上汇报上来。”

“另外,谁若是能够发现那魔头的踪迹并上报给老夫,老夫不但奖励他一枚筑基丹,还可指点他一个月时间的修行。”

又是一枚筑基丹!

周阳听到陈家老祖的话,心中除了感叹陈家老祖的有丹任性外,也是有些蠢蠢欲动。

其实要找到血摩罗,对于周家来说并不难。

只要他们从周玄钰和血摩罗生下的小女孩周元瑶身上取一些鲜血,再施展“感天动地寻亲咒”,定然能够找到不知道躲在哪里养伤的血摩罗。

只是血摩罗原本是紫府九层的修为,要想“万里追魂术”、“感天动地寻亲咒”这类法术对他有效,必须请金丹期修士亲自施法才能确保成功。

金丹期修士黄沙门就有,可问题是,一旦让黄沙门的金丹期修士知道周玄钰和魔头有染,知道周元瑶是魔头的后代,他会放过这对母女,放过周家吗?

周阳想到这些,一颗蠢蠢欲动的心,迅速冷却了下来。

这件事不能这样干!

他几乎马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筑基丹虽然好,但是为了一颗筑基丹就搭上周玄钰母女性命,搭上周家全族人的性命,那就大大不值了。

金丹期修士寿元千载,每个能够结成金丹的修仙者,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狠角色。

周阳可不敢用全族人的性命去赌这些人的善心,一旦赌输,可就是全族尽灭的下场。

陈家老祖虽然法眼如炬,但是又没有读心术神通,如何能够知道周阳心中的想法,他开出悬赏,也不过是抱着万一想法罢了,能不能成,其实心中并没有多少指望。

所以在说完之后,他也不去看那些被他这番话引得浮想联翩的众人,而是对着一旁的张云鹏微微一颔首,示意自己说完了。

张云鹏见此,身上法力微微一动,顿时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这次围剿魔道修士的战斗,各位都表现得很好,张某先前说过的话也不会不算数,回头等张某统计好各位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就会将各位该得的功勋值上报宗门批准。”

“不过在此之前,还请各位将此战所得的魔道功法和魔功秘术,以及魔道法器、魔道丹药等所有和魔道相关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让张某销毁!”

“张某这里丑话说在前头,凡是私藏以上魔道相关东西的人,一旦被张某发现,皆以魔道修士论处,还望各位仔细思量好后果,切莫自误!”

他口中说着这些话,目光锐利的从在场所有筑基修士身上一扫而过,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笼罩全场。

周阳等人纷纷低下脑袋,没有人敢和这样一位紫府六层修士对视,也没有人会怀疑张云鹏的决心。

在对付魔道修士这件事上,所有仙道大势力都是一个态度,那就是赶尽杀绝,宁愿杀错,也绝不放过!

“除魔卫道,人人有责,此事张前辈不说,晚辈等也要这样做的,这是晚辈此战缴获的魔器和魔功秘术,请前辈查验。”

在周阳等人还在低头思考着张云鹏的话之时,陈平安已经第一个带头走出,直接将自己缴获到的四阶魔器“血焰魔葫”和一些玉简、丹瓶扔了出来,并且连同储物袋也一同打开,任由张云鹏放出神识检查。

见此,周阳等人即使明知道陈平安此举有着作秀成分,也只能无奈的跟着照做了。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时候,他不得不庆幸老族长周明翰有先见之明,早就在和周玄钰相认后,就让他们将一些不方便见人的赃物交给了周玄钰带走,如今他们三人储物袋中,只有寥寥几种故意留下的魔道之物用来惑人耳目。

不一会儿,众人上缴的魔道之物全部堆积在地上堆成了一团。

张云鹏这时候才对着陈家老祖微微一点头,然后由陈家老祖亲自出手,祭出那种青赤色灵火把这些东西全部当众焚毁了。

等到所有魔道之物都被焚毁一空后,张云鹏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道:“好了,这次的事情到此结束,接下来就由陈兄带各位回去,张某还要回宗门复命,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当即一抛飞剑,迅速化作一道青色剑光消失在了这片天空。

“走吧,我们也回去。”

陈家老祖等张云鹏离去,目光一扫在场的众人,也是一甩手放出了那艘巨大的空行楼船,载着周阳等人返回了白沙河绿洲。

回到白沙河绿洲后,黄沙门剩下的几个筑基修士便先行离开了。

不过那个马姓修士马景涛在离开前,却是就周阳先前提醒他的事情道了谢,并给周阳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让周阳以后到黄沙门游历办事的时候,可以去找他,实际上就是表示愿意欠他一个人情。

这对周阳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周家虽然出自黄沙门,但是自从周玉泉老祖坐化后,黄沙门内能够帮周家说话的筑基期以上修士就没几个了。

马景涛身为筑基八层修士,在黄沙门众多筑基修士中地位也不会太低,若是能够和他交好,绝对是大有好处。

送走了黄沙门的人,陈家老祖才将各个家族的人重新召集到一起举行了会谈。

“想必你们都心里有数了,这次魔修入侵,黄沙门肯定是会发出征召令的。”

“现在老夫也不知道征召令会是什么类型,但按照以往的情况推测,你们这些筑基期修士肯定在征召行列中,练气期修士会不会被征召也很难说,所以你们这次回去后,一定要做好动员准备。”

“还有,提前举办交换会的事情,老夫答应了,时间就在三个月后,到时候你们带着东西来坊市就行了。”

“另外,血摩罗虽然逃了,但是谁也不知道白沙河绿洲附近还有没有其他魔道修士隐藏着,你们回到家族后,最好多对家族得凡人和低阶修士进行排查,血魔道的魔修不管是练功还是修行秘术或者炼制魔器魔丹,都要用人血人命当材料,这点你们千万要注意了!”

“最后,老夫这里再给你们讲述一些辨别血魔道修士的方法,你们知道的就算了,不知道的可要用心听了。”

说是会谈,其实就是陈家老祖在那说,周阳等筑基修士在那听。

论起对血魔道修士的了解,整个白沙河修仙界除了周玄钰这个真正魔道修士外,就属曾经到流云洲修仙界游历过的陈家老祖最为了解了。

相关推荐:从洪荒穿越万界海贼之副船长红心从一把剑开始杀戮进化亿万年醒来异侦实录重返2008年神兽召唤师爆笑Z班洪荒星辰道舌尖上的霍格沃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