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四卷 天上人间 第十二章 来来往往(下)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说得简单,可胖子太会做生意了,他居然几手倒卖弄来了一百五十台电脑和全部相关网络设备,看来他们家族都有做奸商的潜质。我就一个人,虽然体力旺盛,但毕竟少生了几只手。把那一百五十台机子全部弄出来摆放好、装网络设备和调好系统做克隆,全部整好后,已经凌晨四点半了。我溜回后面去紧挨着寒寒躺下,动作已经够轻,可还是把她吵醒了。她转过脸来看我,眼睛在从窗口射入的路灯光下闪着泪光:“失态了,好丢人。”

“算了吧,我们之间没有这些词汇。”我浑身腰酸背痛,翻过来趴着:“来,给我捶捶。”她依言坐了起来给我按摩肩膀背部。自从大四后半她回和国后,我已经几年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了,不由幸福得呻吟起来,随口感叹道:“寒寒,谁要是娶了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她苦笑了一声道:“怎么,你又后悔了吗?”我干笑了几声道:“我哪里配得上你。”

按了好一会,我喊她休息了。我俩并排着躺着,一时都睡不着。她忽然转过来问:“大黄,我始终还是想不通,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叹息道:“这种事又有谁能说得清楚?你我的热情似乎总差了一个节拍,不能跟上对方的节奏。上次出车祸之前,我其实挺想向你要求重来的。可是阴差阳错的……还是没说出口啊。”

我们就象在谈论别人的事一样谈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的事,说着说着,真的觉得造化弄人。我们俩在一起固然非常不容易,但造成我们分开的种种事由看起来更是非常无稽。我们就是在这许多不可思议中走到一起,又因为种种枝末细节而一次次失之交臂。

年轻的时候我们并不懂爱,知道珍惜时却已经物是人非。寒寒之前说想要重新开始,但是以现在的我和她,如何能再从忘忧学园时刻的状况一切重来?人生是一张白纸,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被慢慢涂上痕迹,甚至满篇漆黑,绝非可以格式化处理的电脑存储器,什么时候都可以忽视过去的痕迹重新开始新的篇章。这些无须说明,以我们的智力都能明白。追忆惋惜之下,好半天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寒寒问:“大黄,今后你打算怎么办?你这么用力扩展生意,真的想在这里做流氓头子了?”

“不好么?”我笑了笑。

“有什么不好,我做你的第一打手。”她笑道:“可不许让别人抢了我的位置哦,预定好了的。”

“拜托你有点追求好不好,做流氓团伙的打手有什么搞头?你不如期望我当上传说中的幕府将军,开幕设帐,由你来当我的第一副将。那多神气啊。”我随意吹嘘着。

“也好啊,反正你干什么,我都帮你。只是你现在想做什么呢?”

我双眼用力盯了一会天花板,缓缓地说:“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自从陈琪帮我脱罪,我始终找不到自己的明确目标,现在都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迷茫!这么说可能准确点。我已经不再是大学时那种四平八稳的人,我感觉到自己血液里的冲动和野心,可是又没有机会去一飞冲天。现在的我,仍然时时为大学那几年的经历和角色所困,不能随心所欲。我总有种感觉,自己的命运好像已经与宇宙、与星空联系到了一起。但就在这个星星都没有的鬼地方混下去吗?我又不想。”

一口气把憋了许久的话说完,胸口轻松了不少。寒寒一直没说话,我翻过身去看,却已经睡着了。我耸耸肩,也翻过身睡了。

一大早,寒寒就起床去上班了。现在她是领导,可迟到不得。我装机装得几乎没睡觉,困倒在被窝里向她请了假。一头睡到十点半,想到午饭后还要开门营业就实在睡不着了,只得头昏眼花地起床。我不顾眼圈发黑,穿着睡裤、光着上身爬起来找茶缸漱口。一边刷得满嘴泡,一边去开门。不料卷帘门一拉起,迎面看到陈琪站在十公分之外!

这一下来得太突然,惊得我几乎把刷牙水吞了下去。一时口吐白沫、鼻孔冒泡,创下本人形象恶劣之最。定睛一看,陈琪今天大大换了装扮:她把头发挑染了几缕,穿了件紧身的无袖棉背心,完全的都市辣妹打扮,再无一点gdi女军官的模样,想不到这样更漂亮许多。她见我一付二师兄范,噗地笑出了声。我连忙抽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脸,干咳一声道:“昨天整容了吗,靓女?

按我的预案,这时陈琪就应该开始跟我抬杠了,然后五分钟左右开始第一次发飙。谁知这百试不爽的预案今天失效,她反而挺开心的,得意地笑道:“我就知道你喜欢。”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太阳再次从西边出来了,最近我身边的女人都有些神经质,陈琪又想做什么?

懒得跟她说那么多,我打了个哈欠窜回床上继续睡觉去了。耳中听到大门关闭声,正想着陈琪已经给我气走了时,突然被子给揭开,她满脸堆笑地赔笑道:“不好意思,你还在生我的气。我当时以为……是我小心眼,是我不好,我有错。我改,我改。”

陈琪的字典里居然有这些词语,真让我莫名惊诧。我眼也不睁地问:“怎么,我要接了这局长的位子就大逆不道了?你就不理我了?”陈琪一把抱住我胳膊,发嗲道:“过去的算了,好不好嘛……喵(niao)~”

靠,这样无底线卖萌可是严重犯规,也不看你多少岁了!我给她嗲得浑身骨头酥麻,这下再也睡不着。努力坐起身来,拢了拢头发,故作威严道:“妖女,你大清早的跑来媚惑我,有何企图?”陈琪摇头道:“现在不早了,我可是六点过就跑到这附近溜达来着,谁知你睡那么久。”

这一下把我吓醒了三分,支吾道:“你看见内藤了?”

陈琪点头道:“是啊。昨天晚上你们一起睡觉啊?”

我心中叫苦,表面不动声色道:“没错,就这里可睡,难道我去睡电脑桌?我跟她睡的历史可久了,大学睡,毕业了睡,流放路上还是一起睡,你有什么意见?”

fantuantanshu.com

不料这么说了,陈琪还是不生气,反而笑嘻嘻地说:“你少刺激我,我就是不生气。内藤要跟你发生了些什么的话,出门的时候还敢看我不成?你为了我不要复职的机会,这职位级别说不定混到回主星你也混不回来的,可见……你其实挺喜欢我吧?”

“我发觉你挺能自作多情的,以前都这样吗?”我反问道。

陈琪不理会我的反击,直接追问道:“是有一点吧?”

她想干什么。想继续把这个游戏玩下去吗?我突然起了争胜之心,将她上下打量一回才说:“可能是有点喜欢吧,你呢?”陈琪听到满意的答案,笑逐颜开道:“我昨天晚上想你,一晚上都睡不安稳。这不,一早就跑来了。”

我立即心中大叫:“不妙,大大不妙。”连忙插话道:“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对你说过什么?”

陈琪点头道:“互相不许爱上对方,不然散伙。”她眼珠一转,说:“我不爱上你就行啦,但确实开始喜欢你了。你总不能不让别人喜欢你吧。我们的伟大友谊正可以体现在这些方面,有无限的空间可以进一步发展。”

我给她一阵抢白整得翻白眼,只得笑骂道:“妖女,小疯子,你想怎样?”

“这样的。”陈琪这时活力无限,连忙解释道:“我们之间的伟大友谊当然只有我俩自己清楚,别人肯定看上去会觉得莫名其妙。再说,你现在要混老大,肯定需要个能撑你面子的女人,我还不错吧?在别人面前,我们互相称呼对方是男女朋友怎么样?你别担心,一点也不会影响伟大友谊的本质。”

我瞧了她半天,心里打了好一阵算盘,点头道:“你也算带得出去。”

听了我的回答,她显得非常高兴。这时我的心情也开朗了起来,发现虽然惹她生气挺有趣的,却及不上哄她开心看到她的笑容时的愉快。陈琪这时象吃了ribbon一样兴奋莫名,主动献媚道:“黄二你简直是心胸开阔,想让我怎么报答你?”

我突然有了一种恶作剧的想法,奸笑道:“昨晚上没睡好是吗?来陪我睡。”

这也算考验一下她。谁知陈琪只是脸红了一下,却丝毫没有犹豫。她迅速转过身脱了外衣钻进被窝。才钻进来就叫了起来:“你这被子多久没洗了?等会我给你洗。”

这个时候再废话就是傻逼了,幸好我并不傻。小休息室里立即响起了狼嚎声、嬉闹声……

疯狂了许久之后,我疲累地坐了起来,点起一支烟出神。突然陈琪从被窝里伸出手捏了我的鼻子一下,很活泼地问:“你在想什么呢?”

“啥也没想,出神呗。我常这样,跟我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怎么有些无精打采?”陈琪冒出头来靠在我肩膀上,突然问:“我跟你前面几个女人相比如何?”

我边吐烟圈边回答:“这是个人**,我不想外泄。”

“说说吧。你可以当我是你从街上拣回来的,不是会跟你计较过去反复扯皮的一般女友。”她愈发来了精神。

“怎么说呢?第一个都快记不得经过了,甚至有或是没有我都经常怀疑。”我低头叹息了一阵,仰视着天花板说:“其他的也没几次,毕竟时间有限。你嘛,比较特别。我真的觉得当时说你的话一点没错,你这个人给不同的人展现出截然相反的两面。以前,你一直以你的背影面对我和我们周围的人。现在你终于肯转过身来了吗?”

“无论怎样,我发觉这里只有你对我好。”陈琪轻咬着我的肩头说:“哪怕是别有用心,也只有你一个对我如此。我也没有功夫去判别真假,就算是疯狂一场好了。我会好好对你的,把以前的补回来。”

躺着又吹了一会牛逼,陈琪起床下厨去给我做饭,号称要献出拿手活给我好好补补。我开始担心她做的东西会使我中毒,可是观察了一会,发现她刀法凌厉,显然是厨艺好手,不由惊诧道:“你挺能做嘛,你哥不是常常大有口福?”

“我才不做给死青蛙吃。”陈琪头都不回地回答:“那个家伙讨厌得很。他想干什么,我就让他干不成;他想要什么,我就跟他抢。”

“真是铁血无情的兄妹关系。”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句,随即好奇道:“那你哥当时想追赵影。你……你也去泡她?”

“现在我不想跟你说这些。”陈琪边回答边有意无意地抓起菜刀耍起了旋风刀法。我立即不敢再罗嗦了,改口问:“那你撤职的事怎么办?”

“你应该也看得很清楚了。我们这样的外人,唯一的作用是出了纰漏时给推上去顶罪。拖上几个月,会有机会复职,我家的关系还是挺硬的。可我不想再当局长了,没意思,太累。”

“只怕这种事不由得你我。”我苦笑道。

陈琪来了后,因寒寒高升而缺乏的网吧人手再次补足。因为网吧的规模一下子扩大了十倍,主顾规模也迅速扩展壮大。因为我们经常在人前人后制造视觉污染,整个雷隆多都很快知道陈琪成为了我名正言顺的马子。那些我认识的学弟进了门就先一个“大嫂”称呼过去,她却从来不害臊,总是得意洋洋地接受。她算是本网吧的最大亮点,我看许多人是为了看她而跑来或者延长上机时间的。这很容易看出来,只要分别看看陈琪、松田静和大胖值班时的帐本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区别。

跟陈琪开始密切而正常的接触后,我逐渐深入了解到了她的另外一面。她其实是个爱玩爱闹,同时擅长煽动男人帮她打架的天才。不到半个月时间,我又因她之故在辛巴那里砸了两回场子,因为辛巴不在,对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她的青春朝气大大影响了我,使我逐渐变得更加放肆飞扬。说不定她这样的才适合我,才适合我现在的年龄?可我不能考虑这个问题,只当和她在玩一个不知何时结束的游戏的话,我们彼此都会轻松愉快,何必去自寻烦恼?

关于我们的传闻很多,目击证人更是多如牛毛。陈田夫就算是听不到小道消息的聋子(而且我可以证明他不是),也无法避免在互联网与三星内参上看到我们的消息,他会如何地暴跳如雷呢?

我真是非常期待看到。(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