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三卷 星之弃族 第一章 宿命的重逢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先说一下对太空系统的认识吧。隔行如隔山,找工作最绝望时也没考虑过太空署,所以知道的实在不多不详。

根据我从物理、历史等教科书以及平日吹牛逼得来的见闻(这些东西都大多有自相矛盾之处,可见历史教科书总是不可信的):人类跨上太空,是20世纪中后期的事。这个定义,基本和公元前8xx年发生第一次起义一般,只是一个标志性的代名词,除了这个什么也没有。

大时代造成文明全毁,但历史不是那么容易毁掉的。历史如果出现了大段的空白,往往是人为掩盖的结果。总之,历史书上讲授的太空历史,从二十世纪就一口气跳到了三十世纪末的大时代。书上记载:大时代末期,地球联合军发现了明显是数百年前文明建立的三星基地,予以占领。三星从此成为人类世界的宇宙边缘关口。

宇宙无边无际,又何来关口之说?这又扯到了物理书上来。相比历史教科书,物理教科书显得要可信不少。上面记载的是:传说(这种字眼出现在严谨的物理教科书中,实在是要人吐血)二十二世纪末,前代文明实现了宇宙航行的要诀:正相航法。

所谓正相航法,就是傻大三粗地去创造超光速。前代物理在理论上早已多次预测了超光速航行可能出现的超空间航法,在那时的实践中被确定了。然而因为正相航法的代价高昂,并未实现广泛应用。

然后,据说——在二十六世纪,发明了反相航法。反相航法的特点,就是不用白白耗费动力去创造极难突破的超光速运动,在相对较低的速度情况下就可以将航空器跳入超空间航行。

超空间的定义,物理书上讲得晦涩不清。比较出名的是宇宙空间壁垒法则,这个法则后来还推广出了应用于天界等平行世界的平行法则。这个法则非常繁琐和晦涩,依照我的平民化理解,超空间航行基本就如通瞬间移动一般,是从一个宇宙空域跳跃到另外一个宇宙空域的过程。

基本可以想象成这样:拿学生放学回家为例,假设这个倒霉的学生刚好住在学校后院背后的墙后。直线距离十米,走大门绕路等需要三百米——原本的航行假如是规规矩矩走大门、绕墙走三百米回家,那超空间航法就等于敲开墙直接回家。这么比喻实在不太恰当,要给严谨的物理学家看到了准集体气死,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么理解倒是最为合适。因此我的叙述都以这种不准确的解释为基础。

对于超空间航法来说,创造跳跃通道并非是想怎么创造就能怎么创造的。准确的说,能够创造航道入口的位置,以及跳跃到达的最终目标地,总是存在着对应关系。这个其实不难理解。就如那个学校而言,你可以在任何一处比较适合敲坏围墙的地方下手,到达的地方自然也不一样。

在发现反相航法后,人类的太空就变得不平静了。想想看,虽然我们可以确认,在我们的传统科技可以直接探索到的范围内,并不存在任何文明。因为早在数百年前,探索范围已经足够宽广,基本上可以确认在几百光年的地方都不存在文明。即使出现了落后到需要慢慢以亚光速航行过来的敌意文明,从我们发现他们到他们抵达地球也有几百年的缓冲时间。只要他们不是强大我们百倍,我们总有办法抵挡。实在抵挡不住,几百年也足够我们发现新的地方跑路。现在的问题在于,反相航法证明了超空间航法的存在。既然我们都拥有这种科技,难保别的文明就没有。如果他们有,那就用不着从几百光年外的探测边缘慢慢摇过来了。说不定哪天就从接近地球的跳跃出口钻出几百万敌军来,那……

fantuantanshu.com

前代文明应该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有了三星基地。前代应该是将超时空航法列为军事专用,民间完全没有此类技术和相关资料。因为大时代时期的地球联合军完全是民兵组织,正规军事力量早已给宇宙入侵者毁灭,所以前代文明的资料都不可考。

大时代末期,地球联合军通过研究从宇宙入侵者处得到的部分超时空航法资料,对地球附近展开了调查和搜索。值得欣慰的是,足以威胁地球安全的附近空域里(这个标准各时期都在改变,现在的标准是十五光年),只有月球背面有一个超时空航法入口。这个入口通往九十五光年外的一个无名小星系,那里有另外一个超时空航法入口。这个入口对应的出口甚多,可谓人类宇宙的出口。但因为两个入口之间空域狭窄,陨石群甚多,简直是一个防守的妙地。地球联合军在这个绝好的关口发现了前代留下的三颗人造防御用小行星,于是继承了下来,在上面建立了防御部队,还很难得的于三〇四五年挤出预算在那里部署了一支机动巡逻舰队。

以上就是我所知的全部。虽然大时代是因遭到宇宙入侵而起,但地球联合军结束战争,光复家园后,对宇宙很不感冒。建立gdi后,虽然名称叫作全球防御组织,但忽视太空的情况完全没有改变,反而一致将防御天界作为首要任务来抓。瞎子也看得出来,太空署在我们选专业、找工作时的排行非常靠后。

出现这种情形也不难理解,毕竟我们遭受外星入侵才过去半个世纪多一点。以宇宙的时间和空间尺度,如果百年以内又遭到入侵,那简直是霉得不可思议。相对来说,天界的威胁倒是近在眼前而且时时发生。

跟商业公司一样,gdi的工作同样是要讲业绩看成效的,太空航行、补给都是资金的无底洞,gdi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如果把gdi比喻成是一家超级房地产公司,那么天界局、幻界局这些就是它的赚钱主业,相当于大规模商业广场、豪华酒店或商品住宅项目;太空署就跟售房部开的班车一样,为了撑个门面不得不开,但纯粹是个赔钱货,能有多受重视?

太空署搞了几十年,能拿出来吹的业绩不如天界局一两年的事迹多,自然在gdi里抬不起头来。只要不发生意外,在三星的工作也就是值勤守候,在宇宙的边缘为醉生梦死的地球守夜罢了。

不过转到太空署工作会有一项好处:那里的科技水平是最高的。据说gdi为了防止天界窃取并利用我方科技,制定了一个三〇一条款,还设置了一个级别很高的管委会来履行管理职能,人为限制了研发出来的科技在地面上军用和民用的时间。但这个条款的运用只在地球表面比较严格,在太空中就放松得很了(当时我并不知道,其实太空中依然有极多的限制,只是我那级别接触不到)毕竟宇宙航行、边缘防御基地都需要高等级的技术。听说那边还在使用部分前代的高性能军用计算机、通讯设备,其科技水准远高于我们现在所能达到的水平。就算是一般应用的自产电脑设备,也都比地球上来得先进得多。作为一个电脑爱好者(没办法,以前还能自吹高手,现在就只能当个爱好者了),也算是到了福地。

华夏gdi太空署培训中心设在河西走廊戈壁滩里,荒凉无比。我还是第一次来大西北,本身又是习惯了青山绿水的南方人,在飞机上看到席面百里无树的景象,便开始烦闷不堪。

我第一个来到了培训中心。虽说通知上写得很严重,说是十四号中午之前不到要怎样怎样,可看来除了我,根本就没谁把这回事当真,连接待人员都懒懒散散,我方才知道上了当。早知如此,我多留几个小时,也可以多与ferrari过几个小时非法的新婚生活。既然来了,想走是不可能的。随便用过午饭后,我便开始翻本次下放干部团的人员资料看。

让我恨恨不止的是,因为其中有部分外国人的加入,名单完全是按照gdi通用罗马字命名法列出的。里面华夏人的姓名倒是易看,就是汉语拼音,起码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少数几个美欧式的名字也看得懂。最让人头疼的是,可能是因为去年在gdi上和国被整的余波影响,这次和族人尤其多,几乎占了总共三十人的一半。他们的罗马字姓名就纯粹是折腾人,反正我基本上看不懂。名字后面还有军衔标志,gdi全球采用同一标准,倒是清晰易看。因为这种任务条件比较艰难,都只派二十五岁以下年轻干部,我的级别果然最高。另外有两个少校,一个是名字稀奇古怪几乎拼不出来的和国男性,另外一个好像就是陈田夫的妹妹,名字拼做chenqi。怎么写我倒不关心,开心的是,认识她三年半,甚至给她当过司机保镖,可我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是背后叫她陈小妹。这回终于知道她名字了。

到了下午,零零星星来了几个参团人员。我不认得他们,他们倒都认得我肩膀上的军衔,一下都与我拉开距离,跑一边去开小会。我这才体会到高处不胜寒给人孤立的痛苦,只好坐在机场边上边看飞机边抽闷烟。抽到了第十五根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拍我肩膀。

以前我是给寒寒训练成自动反击机器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野鸡气功又多有控制情绪作用。背后的人在走近我之前我已经感受到,但因为觉得熟悉,也就任他接近。回头一看,居然是龙二和伊贺京!

这一下可让我喜出望外,大叫一声跳起来,和龙二紧紧拥抱。不过这个动作好像太大了些,以致引起伊贺京误以为我要非礼她,两个筋斗翻到了五六米外,让我空尴尬不已。和龙二亲热够了,方才放开,问:“你们怎么来了?”

龙二哭丧着脸说:“你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也亏你没到和国来。去年gdi全球联合会决议制裁和国后,咱们干什么大多都是错的。京又最倒霉,现在都给降职到少尉了(我想到了比她还倒霉的结城辉)。我还好,‘只’降了一级,现在是中尉。六六干校,我们这边分的比例干脆是10-20%,所以……”

我顿时明白了他们的处境。作为从华夏回国的留学生,承受一肚子鸟气的老同事们的怒火实在顺理成章。

我随便跟他们说了说我这两年的经历,说起寒寒,龙二也是唏嘘不已。伊贺京明显还记恨我去年扁她的事,不住插嘴说我不对。我只有板了脸,教训她说男人说话时女人不许插嘴。这句话由龙二教训她时,她表现得乖得很,总是立即闭嘴,有时还会道歉。可是华夏男人教训过去,她反而更加猖狂。没法子,我们太熟了,由她猖狂吧。

我们一起来到机场的咖啡厅闲聊。龙二说寒寒在那边过得也不顺利。工作上不顺利,本来业绩突出,可在阳泉被捕驱逐那件事给仕途留下了很不光辉的一笔,怎么努力都难以获得相应的提升,现在是因为参加下放团才补调了上尉。她家里给她联系了多次相亲,可都没什么成效。

说起这些,我总感到内心有愧。现在回想起来,在那一两年里,我根本是利用了寒寒对我的关怀照顾,实际上没有对她付出相应的感情。如果我能够有所回应的话,估计我们的生活都不会如现在这样。

我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但因为这次的意外下放,不知能否保持。而寒寒得不到幸福的话,我会一直于心不安的。扯远了想,如果我们保持着恋人关系,这次下放,相当于两人相互依存着在宇宙尽头度三年的蜜月,那还真是浪漫得不一般。

“内藤小姐也参这个团,她还没来吗?”伊贺京突然问。

我靠,要是我能看懂那份和国人员名单,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啊!虽然我一时感情伤怀,回忆起寒寒的种种好和我对她的种种不好来,可是一听到她也要参加,立即想到很有可能会与她一起共事,冷汗还是直冒了出来。凡是背着温良贤淑没有毛病可挑的老婆出去飘导致离婚最后又在艰难困苦非常的环境里遇到前妻的无德男人,应该都能体会我这时的心情。

然而根本不等我有所准备,咖啡厅的入口处就出现了寒寒的身影。龙二和伊贺京背对着门口,还没看见她,可我与她四目相对,几乎同时看到了对方。我的手指、嘴唇都不禁战抖了起来,心里更是慌乱无比。她犹豫了一下,向这边走了过来。我也起身迎立,稍微对她弯了弯腰表示敬意。龙二和伊贺京才注意到,侧过身对寒寒招呼了一下,然后就专心致志地看我们俩的好戏。

“你瘦了。”我很艰难地开口对她说。

“你也一样。”寒寒展颜笑道:“照顾你的事,你现在的女朋友确实不如我干得好。”

龙二和伊贺京在一边不识好歹地狼笑了起来,我颇为尴尬,低下了头,想了好一会,说:“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你才好。”

寒寒仔细看着我的眼睛,说:“如果想继续好好相处的话,微笑就可以了。”

所谓相逢一笑泯恩仇,大约就是如此。虽然是被流放(正规名义好像是下放),但我们北外四人终于重逢了。我毕竟先来,地皮已经踩熟,就带领他们去休息地。

从机场咖啡厅出来,要经过机场二楼闸口下楼,出机场大楼才能到招待所去。我们刚走到机场二楼的楼梯处,突然看到闸口处又出来了一批参加干部团的人。这一批人很多,携带的行李又多,加上接待人员,一时把狭小的机场二楼通道挤得满满的。我无意跟他们抢道,便与龙二寒寒等侧身在一边让他们过去。正在此时,我在人头攒动之间看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那是陈田夫的妹妹,本来她在几次北都gdi网上非法选美北都得过冠军,更何况身穿着特种部队独有的紧身制服,全身曲线玲珑,正是招蜂引蝶的绝好对象。只是肩膀上那少校军衔把旁边的狂蜂浪蝶都震开,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之。

我们的视线刚好相对,可她立即露出了非常厌恶的神色,撇过了头。我一时觉得受到打击,转头问龙二:“我今天是否英俊不再?”龙二立即溜须拍马献媚道:“您的英俊与日月同在,只是眼神好像比较猥琐,人家讨厌你也是应当的。”

三〇六六年一月十四日傍晚,我与南国院-北外的三个和国同学,以及陈琪之间,发生了这样一幕宿命的重逢。当时如果知道这一幕意义如此重大,真该好生合影留念才对。(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