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二卷 影之卷 第十三章 贺岁杯杀人事件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本来以为郭光一来,那就多半得在赵家呆到年过完甚至长假放完才能回去。不料事情的发展绝对出乎我们任何一人的预料: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整装打扮后的杨岚,结果一来就对这个我批示为模样不错但内心邪恶的碎丫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郭光浪漫起来是不分时间场合的,也不管赵船山夫妇曾经误认为他是女婿候选人这回事了,完全不顾影响地展开了攻势。只用了半个上午,赵船山夫妇对他的一点好印象完全崩毁。而杨岚虽然号称自己喜欢年轻的有朝气的,但遇到了比她还强的对手,也抵挡不住,中午饭都没吃就落荒而逃。杨岚一走,小淫贼跟着追了上去,赵家立即变得空旷起来。这时我再提出要走,就没有那么多强势的反对意见了,只不过多留了个把小时吃了顿饭就出来了。

之后连续三天,我都找不到光光,只有一个人留在家里上网什么的。一天晚上和ferrari打电话吹牛时,她说起在港口附近的“风林”酒吧曾经看到郭光和杨岚在一起喝酒,看来郭光的追求还是有点成绩的。

对于他的进展,我并不感到奇怪。光光喜欢冲着女人淫笑,可悲的是大多数女人都会认为他笑得可爱而无害,反而因此在心理上对他不设防。再加上他在不对女人真心时,非常能说会道、死缠硬泡,据说他这样蛮干的泡妞成功率都在90%以上,相当惊人。最奇怪的是,除了他本人,我还没见着跟他一样作风的人能够获得如此成功的。

可是说到光光的表现,则相当令我吃惊。ferrari说她穷极无聊,在一边偷偷坐着观察了他们很久。结果俩人就并排坐在吧台前,个把小时都没说一句话。当然,光光不说话不意味着他不采取具体的行动。据我的猜测,他既然没跟杨岚****,那上下其手对杨岚进行不同程度的身体接触骚扰是免不了的。可ferrari的回答更令我吃惊:

“他没有碰她一根指头——当然,不是全无动作。他的手就在杨岚头发、肩膀上空一厘米处游过来、游过去的,就跟在用气功给人家治病似的。一个多小时啊,他都没停过手,也不觉得累。”

杨岚虽然是侧向背对着郭光,但她起码是一个初级神将,与一般的女性是不一样的,不可能傻呆呆的不知道郭光在她背后搞这些动作。杨岚怎么想的,我并不关心。可郭光这样的行为,要是给南国院的狐朋狗友知道了,一个个就算戴着潜水眼镜,也会因眼睛暴突而破碎的。我很担心他这样的举动背后的含义,难道郭光动了真心了吗?对方是一个身份非常可疑的但已经可以确定为天界特务的女性,郭光能搞定她吗?

不过我好像操得心太多,ferrari都笑话我把郭光当自己的儿子了。我转念一想:郭光泡过的妞,数量上绝对是我的十倍以上,我在他面前倒是个情场菜鸟,为他担心什么,根本是操空心吧。

大年初七,一年一度的广东-阳泉足球贺岁杯赛在阳泉北岛中心体育场举办。这项赛事从阳泉特区成立的第二年举办,至今已经十五年了。广东地区是华夏的足球热土,广东联队还可以从北方抽三个外援,基本就是个国家队;而因为阳泉地区的特殊性质,阳泉联队由大陆移民、本土居民、和国侨民组成,又可以从和国抽三个外援,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杯赛是一种华和足球对抗赛兼体育交流盛会。因此规格是相当高的,现场一级保卫。

我在高中到大学期间,很喜欢足球。工作之后,因为忙于生计,倒有大半年没看过球了。当年我们三兄弟在南都五台山体育场为南都队加油的种种场景,现在还深记在脑海里,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是那种可以恣意狂喊宣泄感情的年龄了。而郭光这时终于出现,说他已经邀请了杨岚去看,要我也同去。我觉得当灯泡绝对不是好事,正想推辞,突然ferrari打了电话来:“大黄,今天下午有事吗?”

我看看家里堆积如山的衣服和垃圾,艰难地说出一句:“没事。”

“那陪我去看贺岁杯吧,阳泉地方高级领导都要参加,每年的例行公事。不过我看你的简历上写着还是挺爱好足球的,应该不会是苦差使,怎么样?”

居然会这样再次四人同行,我哭笑不得地便说“好”边对光光点了点头。

下午两点正,ferrari开车来我家门口接了我,一起来到中心体育场。这时已经有一半的观众早早进场了,气氛很热烈。体育场门口有几十个追星族mm不顾天冷穿着相当暴露的衣服,不住跳舞并高呼她们偶像的名字。我们下了车等了没一会,郭光和杨岚就来了。他们两人都穿着便服,远看上去还真象是一对情侣。我穿着便服,ferrari因为是以高级领导身份出席,穿着深蓝色制服。她穿制服的模样非常抢眼,不远处很有些无聊男子在吹口哨,还有人偷偷举起大炮筒一般的照相机拍照。

我们来到门口时,居然遇到了久寻不到的谭康。他随口跟我们解释了一下,说去东南亚抓个人,才回来。见ferrari穿着制服驾到,他只好又毕恭毕敬地给她敬礼。我在一边拉着光光说:“瞧人家的一二一比你正规多了。”

谭康见我说他坏话,气得鼻子歪斜不已。忽然招手喊我们两个到一边去,先给我俩一人发一杆烟点上,悄声说:“据我们得到的情报,你们抓捕并击毙陶安然这个事情让和国高层都很愤怒,可能有报复行动。我们给赵准将暗下保护哨都已经一个月了,今天人多眼杂,保卫难度大,你们也得多用用心把你们领导看着才行,不要光顾着看球。”

郭光牛逼哄哄地说:“怨有头债有主,是我打死他的,怎么没见他们来杀我?”

大概是看到我和谭康的眼北都透出“你还不配”的眼神,小淫贼迅速哑巴了。

“带着家伙没有?”谭康问我们。

郭光自从打死陶安然后,东南组为了保证安全,给他配了专用防弹背心和手枪。不用按枪支管理条例定期上交,就让他天天带在身上。他揭开衣角给谭康看了看,谭康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消音器,说:“装上,球赛完了还我。这种场合不能有枪声出现。”又面向我:“大黄,你的呢?”我摊了摊手,表示是空手来的。谭康把他自己的枪抽出来交给我,说:“我守外场的,用不着这个,你可要多小心啊。”

回头和两位女士一起进场,郭光就说谭康有点神经过敏。我倒不觉得,反而帮谭康开了两句腔,说小心点没错的。一路争议到座位旁边,看到高官云集,方才住嘴。

主席台这边,阳泉地区主要领导坐在位置最好的一排,其他应邀来的各部门重要领导零零碎碎地随便坐着。如果想在一级保卫状态的体育场里用狙击枪远程刺杀某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近身攻击的话,这个地方安全保卫最是严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我一来到座位上,就感觉不对头。这种感觉伴我已久,一直都没有骗过我。

我们坐在比较靠前,位置较低的地方。座位在靠过道边上,上下两排分别两个位置,活生生把我们分开。郭光肯定是想和杨岚同坐的,结果被我以加强保卫为名扯到上面一排跟我一起坐,让ferrari和杨岚坐在下面一排。他很是不爽,跟我罗嗦了半天。

人渐渐多了起来。运动员也都开始进场练习了,郭光看到他们耍精彩球技,不住兴奋喊叫起来。他的这种情绪感染了前排俩女人,她们也跟着喊俩嗓子。如果让ferrari在别的场合这样喊叫,那是不可能的,可在这几万人的大球场,谁管这些呢?而我怎么都兴奋不起来,将感觉延伸下去,似乎可以捕捉到一个潜伏的敌人气息。杨岚感觉到了我的异常,趁郭光去买水,转过来对我说:“中校,你轻松些吧,球赛还没开始呢。”

没错,如果动手的话,应该是在球赛最热烈,大家情绪最激动、不易察觉的时候吧。

比赛开始了,广东联队开场即发动潮水般的进攻。四万观众人气鼎沸,大声呼喊起来。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我终于发觉自己的修为有限,难以准确把握那股杀气的方位。究竟他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动手?!冷汗不住地冒出来,我悄悄抽出了手枪,对郭光说:“有动静,给我准备好。”看他一脸愕然,加上一句:“不是开玩笑的。”

我和光光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守了十五分钟,也没有任何动静。他逐渐开始怀疑我的判断,伸头缩脑地看球赛情况去了。这时阳泉联队中场抢断得手,一个直传分到右边下底。右前卫九号灵活地晃过一名防守队员,传出了一个极好的弧线球,门前四名球员混战中,后方插上的阳泉联队十三号队员一脚垫射,球进了!全场沸腾了起来。

就在这时,主席台后方突然一声轻响,一个人影暴起!

这边的保镖素质比较高,一感到动静,立即齐刷刷向那边冲了上去,前排立即空了一半有余。在刚进球的狂欢时候,倒也不怎么显眼。可我感到后面根本没有人的气息,那是个障眼法!就在这一刹那,杀气从前方突起,我突然好像看到了ferrari面排座位的那个人正在反手将一把匕首隔着座位向她刺来!

我的视线完全被ferrari和座椅阻挡,按理来说是什么都看不见的。至于究竟是我看见了,或者仅仅是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幻觉,那都无从考证。我隐藏了多时的内气也突然迸发,眼前看到的动作似乎一下子都慢了下来。我看到那个人微微侧过了脸,相貌似乎以前见过。我二话不说,举起枪穿过ferrari的长发,对着那个前排座椅扣动了扳机。

yyxs.la

时间似乎又一下恢复了正常的运作,塑料座椅被子弹轻易击穿了,打中刺到一半的匕首,发出了清脆的一声撞击声,又射入了那人的体内,几乎可以看到火星和血花并飞的情景。那人的身体猛地一震,突然消失了。

就在这时,全场庆祝进球的怒吼声才从**慢慢低落下来。ferrari的身体僵硬了,问我:“你发现了什么?”我点点头,说:“没关系的,一切尽在掌握。”一边叫郭光守住前排的过道口,自己站起来守在ferrari身边,刚好监视住这边的过道口。

我听说过很多异术,如和国的忍术等,可以迷惑人的视线或者思维,造成施术者不存在的假相而遁形。对手的功夫还是到家的,起码我看是看不见他。可现在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存在了,他就躲在刚才他坐的位置左边五米远处,准备伺机再动或者逃跑。忍者这类特殊人员往往有制造混乱的特长,我虽然已经知道他的所在,但没有把握将他一击杀之。如果他放弃任务改为挑动球场骚乱,伤到了别的高层领导或者无辜群众的话,那我就比较失败了。跟他慢慢耗吧。

郭光警惕地守着他那边,我则显出轻松的神色,好像看着球赛的进程,实际上神智一直在探索对手的动向。他始终在原地不动,看来很能忍。不过直接被我一枪击中背部,他能挺多久呢?

这时广东联队策动了反击,表演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短传配合后,前锋十一号向阳泉联队禁区前沿弧顶处带球突去,眼看要发动远射了。我突然感到敌人的气息在快速向郭光那边移动,看来他想悄悄晃过危险性不大的郭光,再向这边刺杀过来。事不宜迟,我大喊一声:“一点方向速射五,发!”

这是军训时学来的口号,在噪音大的人群中倒传得远。这方面郭光和我配合比较默契,听到我给他下指令,立即向一点方向的地面连射击五发。敌人的人影一现,看来又给他击中了。就在这同时,广东联队11号远射成功,全场一片嘘声,又盖过了我们的这次行动。

又候了一阵,上半场比赛结束了。阳泉联队和广东联队各进一球,1:1战平。我和光光始终守在两边过道口不动。谭康等得到了消息过来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只是简单回答他“事态在控制中”,没一点放松对敌人的感应监视。只看到敌人躲着的那一排的座位下面逐渐聚出了一滩血,如一条小溪般一级一级流下去,最后消失在最下面一排座位下的下水道口。

一直到下半场开始,敌人都没有新的动静。下半场比赛,广东联队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攻势如潮。敌人发出的杀气也随着全场喊声的潮起潮落一次次的提起又放下。他始终找不到机会再次行刺或者逃逸。那条“血河”仍然在一点点的流淌着,守了这么久,我真是很佩服那个家伙的血量,的确是海量。

我和郭光一直守到了比赛结束,腿都站僵硬了。等全场球迷都散得差不多了,谭康才带了一队全身装甲的武警到场展开搜索。不多时,他们在一个很狭窄的地方发现了那个人,好像已经半死不活,抬上担架送到医院去了。

我还很少持续这么久集中注意力和内气,完了下来疲惫不堪。郭光提议再去喝酒庆祝死里逃生,我也推掉了,就想回家睡觉。回到家后,我几乎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可是,好觉不长。大概到了晚上八点左右,ferrari打来的电话把我惊醒了:

“你吃了饭没有?”

“还没,很累,不想运动了。”我疲惫不堪地回答。

“关于今天的刺客,有点情况,我马上到你这里来跟你当面说。”ferrari说完就挂了电话。

会是什么事呢?我想不到。又小憩了一阵,才懒洋洋地起来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等ferrari。不一会,她就赶到了,脸色凝重地看着我。我把她请进来坐下,问:“刺客呢?”

“你打死的刺客……”

ferrari刚一开口,我就抢过来接着问:“死了吗?是什么时候,怎样死的?”

“他给你们堵截在那里动弹不得,又先后中了三枪。伤势不重,纯粹流血过多死掉的。”ferrari说着说着,声音不断低了下来:“现在身份已经查明,他是新京gdi的特别外派人员,表面上和他们没有关系,但这边已经掌握了他的情况。名字叫内藤弥生……是,”她顿了一下,好像鼓了一口气才说出来:“你女朋友的亲生哥哥。”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响,她接下来说的话,我什么都没听见。我的灵魂一下子似乎飘出了躯壳,在离地三米高的地方俯视着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样的表情、该有怎样的反应。过了好一会,才发现ferrari不住地对我说:“都是我不好,我知道你们还有复合的希望,我不知道该怎样补偿对你造成的伤害……”

“什么都不要说了,没关系的。”我边冷漠的回答着,边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在窗户玻璃的倒影上,我看到了自己冷酷无情的面容。(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