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二卷 影之卷 第十一章 半岛围猎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将杨岚带到观海山休闲庄东南组霸占的麻将包间,低声向ferrari汇报了此事。她一听之下,立即跳了起来,叫小淫贼把包间大门关上。三桌老麻将看到她如此大的动作,都纷纷议论起来。这时才有几个人注意到我给飞镖打得跟刺猬似的,作出莫名惊诧和关心细致状。

ferrari挥手示意大家安静,轻咳一声,用极为郑重的语气向大家宣布:“刚才得到的情报,华夏gdi幻界总局副局长陶安然已经叛变,预计下午将逃往和国。我们必须立即行动,阻止陶的背叛对组织造成的无可弥补的损失!”

除了我,全场人都惊呆了。ferrari这时充分地显示出了她除了渊博学识之外还具备的精明干练:她根据东南组成员的情况,迅速将在场人员分成三个小组行动。

内勤等三个根本手无缚鸡之力的留守在休闲庄内保护照看杨岚。指定内勤组长负责,十五分钟向她电话报告一次情况(为了防止有人开溜走漏消息);监视组由六个行动能力一般的组成,ferrari亲自带队,负责监视半岛酒店的所有路口和通讯情况;突击组由我负责,带小淫贼等连我内一共四人对陶安然进行抓捕。

立即行动!

纪监委抓人,从来用不着自己冲入枪林弹雨。一来,专案对象一般都位高权重,轻易不会动粗,找关系的效果比反抗的效果好得多;二来,即使遇到需要突击队的特殊情况,也可以临时从内情局无条件抽调。但东南特派组孤悬海外,在南都gdi的地盘上办公。且不说能否调得动南都gdi的内情局的问题,光因为是系统不同,就不敢冒走漏风声造成行动失败的风险,所以我们从调查到抓捕都必须靠自己。

xiaoshutingapp.com

监视组和突击组立即行动,分别乘坐单位公车向山下驶去。ferrari说要向我交代事情,叫我坐她的车,还叫郭光来开车。郭光求之不得,跑得比我还快。

车子启动了,向山下驶去。ferrari拿出后座下的备用急救箱,给我包裹着伤口。这些忍者镖入肉都不深,时间久了伤口凝固,牵扯起来还真比较疼痛。我不住哎哟哎哟,ferrari不住道歉。郭光听得鬼火乱冒,揭发道:“大姐,你别听他叫,装的!”ferrari没理会郭光,边给我包扎边叹气道:“可惜我们能行动的人实在太少了。不然你受了这样的伤,应该休息才对,怎么能让你再上前线?”我连忙带着安抚郭光性质地说:“不要紧,现在又有光光了。以前还少他的时候,我们都抓了行政长官助理,没问题的。这次如果有什么奖励,多给光光分点吧,反正我25岁前也升不上去了。”

郭光不住在前面夸奖我够义气够哥们替他说话,甚至想回头来亲我,我连蹬带踹地叫他端正坐好用心开车。回头见ferrari双眉紧缩,好像很担心这个事情,便问:“陶安然为什么会叛变?和族人收留这样一个叛徒,在gdi国际联合会上说不走吧?gdi既然已经联合了全球,为什么还会出这样的事呢?”

ferrari转过头来看我,说:“你大概对和国印象比较好,因为你和国朋友多。但对于我国,乃至于华夏gdi在gdi国际联合会中的席位,和族人都一直欲取而代之。大时代最后作战时,因和国的新京得以和平解放,设施遗留完整,所以他们得到了最优先补偿和建设。没过多久,经济上已经占据全球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是因为司徒王的因素,始终在军事政治上不能取得与经济相配的地位。。gdi一直是由三大国构成的三极支撑,而和国则希望成为名副其实的第四极而不是第二梯队,甚至替代华夏的地位成为亚洲极点。”

“我在网上、生活中得到的消息,的确时常有这样的传闻,和国的右翼实力的确威力不小,而且在社会各界广有市场。可他们大可从别的方面入手,吸收陶安然这样的人干什么呢?”我还是不能理解。

“华夏gdi幻界总局陈家乐元帅即将组织对幻界伽南地区的初次攻略。”ferrari告诉我一个绝密消息。

知道了这个消息,那就不难理解了。由华夏gdi挑起的这场入侵活动,起码目前看来简直是十拿九稳,和族人看到这种情况,自然很不高兴(就是我,站在那个立场上也未必高兴得起来)。如果陈家乐这次成功了,华夏gdi的地位将更加屹立不倒,在幻界也将分得更多的收益。

和族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收买陶安然叛逃,除去陈家乐的一员心腹大将不说,他们获得了此次行动的相关资料后,难保不搞什么破坏活动来干扰陈家乐的成功。一旦陈家乐未能取得全功,和族人就有话说了。而这些国际扯皮,要通过gdi全球联合会调解,起码要一两年。在这期间,如果成功的减弱了华夏gdi的威名,对和族人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我一直以为gdi已经将全球连成了一体,再不会有这种窝里反的事件,谁知这种情况千百年没有丝毫改变。转念一想,华夏gdi内部的南北之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敌人的目的既然已经明确,那接下来就是布置行动了。我们回到东南组办公室,突击组的最优先配给了武器,各自都换了便服,尽量使自己显得不显眼一点。ferrari随便去买了点快餐回来,大家几口刨了就各自抱堆开始商议行动计划。

半岛酒店位处阳泉东岛的人工填海区,风景很好。但顾名思义,是在一个狭长的半岛上,对于抓捕者来说,需要监控的范围就只有半岛与东岛的接壤处而已。ferrari划定了五个同事分两道岗负责监控各路口,她自己则换了一件高档套装准备亲自进入半岛酒店探察。我以太危险为由坚决反对,她根本不听。名义上她是负责监视,实际上她跑我们突击组客串来了。

我这边的计划就很简单:半岛酒店一共就两个出口,一个同事带微型榴弹器在半岛桥上埋伏,如果陶安然躲过我们的抓捕逃脱时,用重火力予以一举击毙;一个同事从后门进入;我和光光从前门正面突击。这倒也不是我偏心:除了我和光光,这里还没一个人是正规军校出来的,我们都算军体专家了。

陶安然估计起码有两名以上的保镖。如果杨岚清醒,就可以问到更详细的情况,可现在时间紧迫,只有摸黑前进了。东南组从来没有过这种大型的真刀真枪的抓捕行动,装备配备也就糟糕得很。手枪五支,刚好够我们突击组和ferrari各带一支。其余的暴力枪什么的吓人的成份居多,而且要是把这么醒目的家伙带到半岛酒店,估计陶安然没抓到,里面已经发生了因互相践踏导致的群死群伤事件,我们也负不起这个责,所以只好不带。防护用具更是搞笑,能穿在便服下面的马甲式防弹背心只有两件,其余的都是跟防暴警察一样的外穿式轻型防护盔甲。同理,我们这是秘密行动,也无法带这种东西。

准备妥当后,我们分头出发了。预计陶安然十四时三十分左右离开半岛酒店,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赶往抓捕。可这时我们在阳泉北岛,要到东岛去,路上就要花接近一个小时。还是为了避免太显眼,我们都开着单位的一般民用车,没敢开ferrari的s735出来。如果开那个车,我们的时间就绰绰有余。

十四时十四分,我们终于陆续赶到了半岛酒店。监视组基本就位时,还有七分钟时间。按计划,ferrari第一个走入了酒店,我和郭光陆续进去。看着她曼妙的身影隐没在酒店大门后,我突然产生一种很不祥的感觉,非常不愉快的感觉!自从去了天界,这种感觉一向很准,看来今天会是一场恶战。我拍了一下郭光的肩膀,兄弟俩按下心头的不安,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半岛酒店。

十四时二十五分,我们来到了半岛酒店二十一楼大厅平台。凡是进入或离开二十一楼以上的,都必须经过这个地方。我们确实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希望陶安然能够罗嗦一些,多给我们一分钟时间也好。可是这个中午时分,居然有不少妹妹上顶楼游泳池去,八部电梯都占得满满当当的。等了两轮,居然都是人满。

这时陶安然很可能已经离开了房间准备往下走了,变数太大。我给郭光使了个眼色,叫他留在这里作堵截,我准备一个人上去。这时一部电梯从下面上来,里面还是拥挤得很。我再等不得了,挤了进去。电梯中间停了好几次,到达陶安然住的三十六楼时,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我一出电梯,就看到了这样一种场面——陶安然正从c区过道走过来,而先我一步上来的ferrari比我还接近他!

ferrari身着一袭黑色套装,她的风姿和容貌在稀稀拉拉的来往人群北都显得非常耀眼。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如果陶安然认识ferrari怎么办?这不是没有可能的,ferrari无论在哪里都是比较耀眼的明星。虽然她不认得陶安然,但在北都参加那么多大会小会,别人认识她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我在一瞬间确信了自己的这种感觉,足尖一点地,向他们疾冲上去。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陶安然手指一动,他后面的那个保镖的目光指向了ferrari,同时伸手到怀中去摸枪。来不及了,我迅速开枪,把陶安然身后的保镖打得倒飞了出去。他才掏出一半的**********向天上猛射一气,打得大厅中央吊灯玻璃四射飞溅。四周人听到枪声响,一片鬼哭狼嚎声,全都趴下了。我正准备再向陶安然扑去时,身后十米远处的d区出口闪出一名他的保镖来,举起微冲对我扣动了扳机。我腿上一重,才跃到半截就坠了下来。同时背上一阵剧痛,也不知中了多少枪,眼前一黑几乎晕倒了。

陶安然趁乱已越过了我倒下的地方,逃往了电梯厅。打了我n枪的那个保镖继续对着ferrari那边一阵扫射,打得她躲在柱子后出不来。直到子弹打光,才扔掉枪跟陶安然走向电梯。附近几层楼的人都趴下了,电梯来得尤其快。那个保镖一边等电梯,还一边用手枪对ferrari藏身的柱子进行压制射击,让她根本无法露头。

这时郭光听到枪声,违抗命令坐电梯上来了。那边陶安然和保镖叫的电梯才开门,他这边上来的电梯也开门了。双方都是瞬间遭遇,互相猛射一通。郭光的运气实在好得无话说:对方的好几发子弹都打在电梯门口,反弹到电梯里把镜子打得粉碎,可偏没伤着他一根毛!郭光也给打得手忙脚乱,关了电梯门。候了几秒种,才大吼一声冲出来,可对面只留下了最后一个保镖的尸体,陶安然已经逃走了。

按照我们的安排,陶安然只要走陆路,就绝对跑不掉,外面还有两道岗等着他呢。小淫贼收起枪跑过来看我的伤势,不住问我如何如何。我穿着防弹衣,但在那么近的距离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微冲密集射击了十几发子弹,伤势还是相当严重,而且右腿小腿、膝盖处还中了弹,完全无法行动了。

ferrari这时也跌跌撞撞地跑来过来查看我的情况,她和郭光都在焦急地说些什么,可是这时我耳鸣得很厉害,几乎什么都听不到。看着看着ferrari流下了眼泪,我还不知道她在难过些什么。这时郭光拿起对讲机听了听,脸色大变地对ferrari说着些什么,ferrari也一下子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好像行动已经失败了?

我突然一下子想起了当年偷袭无忌岛的案例,难道陶安然是走水路逃跑的?这边水路过去一公里就是和国经济专区,那里我们是无权随意进入搜查的。也是这个事情太急了,大家都没想到这一点。我心念一转,已经有了主意,大声地叫道:“听着,我现在听不清楚你们说话。陶如果是走水路逃逸的话,郭光快上五十楼去接应bruce,他带着折叠式短狙击步枪!”

ferrari立即对郭光挥了挥手,他快步乘电梯上楼去了。我稍微动了一下,腿上和背部中枪处都非常疼痛,眼前一黑又几乎晕了过去。ferrari不住流着泪对我说着“对不起”一类的话,把我的头抱在她怀中,悲泣不已。这时我的神经紧张阶段已经过去,剧痛不住袭入脑中。两三次突袭后,我也失去了意识,昏倒在ferrari怀里。

待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月三日的清晨。病房里空寂而整洁,空气中飘着一股茉莉花香,看来这次住院终于达到规格,住中干病房了。我的右腿给包得严严实实地吊在一边,身上挂着钢背心,估计肋骨给打断了好几根。内伤也比较严重,野鸡气功都运转不动。我无奈地接受了现实,按了按床头的电铃。不一会,护士和守在门口的郭光都进来了。郭光几乎不顾我的具体伤情,要冲上来拥抱我,还好护士非常凶悍,把他骂得夹着尾巴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

“那天的事怎么样了?”我很小心地用微弱的力量说话,免得牵扯到背部内伤处疼痛。

郭光神采飞扬,跟我神吹起他的优胜战绩来:那天他到五十楼时,bruce已经对上了快艇的陶安然开了十几枪,可确实是军体素质太差了——三百米距离,他连那快艇都没打着!而且你打不中就算了,不打都好些,bruce那个废柴纯粹还在浪费子弹,把弹夹都几乎打光了,只剩最后两发子弹。郭光几乎是用抢的形式把狙击枪夺了过去,第一枪就击中了运动中的陶安然的****,跟着第二枪补射又把他爆了头。这两天华夏gdi网上传说这“两枪爆头手”的消息满天飞舞,说得他似乎神勇无比一样。

我知道小淫贼肯定是多有吹嘘。不过这两枪的成绩随便可查,起码这个经过和成绩不会是假的,他发挥得不错嘛!

小淫贼陪我吹了一会,好像瞌睡得很,说是守了一夜了。我叫他回去睡觉,他假打了一阵,才说ferrari就快要过来看我了,他就不打扰我了云云,作出很伟大的模样跑路了。我才休息了十多分钟,门口有人敲门,我喊了句:“请进。”

进来的居然是杨岚。她也穿着医院的病人服装,进来了便坐到门口沙发上,对我说:“中校,听说是你救了我,我是来向您致谢的。”

我死盯了她一阵,淡淡地说:“同志间的照顾,应该的。”

和杨岚的对话很没有营养,她说了些例行的客套话和安慰我好生养伤一类的鼓励话就离去了。我几乎能肯定她是无忌军的间谍,埋藏得很深的那种,不然怎么会有那种和我的笔记本匹配的通讯装置?还好,现在她并不了解我的底细,我暂时可以不惊动她,说不定还可以有别的收获呢。

不一会,ferrari来了。她已经知道了我苏醒的消息,给我带来了一大束花。她给我带来了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我们的行动虽然成功地击毙了陶安然,阻止了他叛逃这件事本身对华夏gdi声誉造成的巨大影响。可是陶安然随身携带的绝密文件全部消失了,他的手提箱里的只是一堆废纸而已。无论是和国或者别的势力得到了这些绝密情报,对华夏gdi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这个case已经移交到内情局继续侦办了,不需要我们再插手。而东南组因为这次的快速反应、灵活处置得到了嘉奖。估计功劳最大的郭光会升级了。

“可惜,因为我考虑不周而且任性地坚持自己亲自出动前线,使你受了伤。”ferrari垂着头说:“我这两天一直在责备自己,就怕你万一出个好歹就不可挽回了。”

“没关系的。”我努力露出了些许笑容:“虽然一直在昏迷,也觉得很寂寞呢。今天晚上开始,我们能继续打电话聊天吗?”

ferrari抬起头来,含着泪对我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