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十七卷 兵临城下 第三章 三英之盟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戴疯子在调查波旁星系的途中行走得很安静,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惊动费里亚,另一方面是表示对烈士的敬仰,不在他们捐躯之地瞎跑乱撞。风之子一向以行军如烈火疾风著称,只有一次行军如乌龟爬。然而此次行军却让熟知他的人和战史学家们更不习惯:以正常巡航速度前行的戴江南是让人最最难以接受的。

第三舰队在A路线里闲庭信步,索伦的讨伐队则找得近乎绝望。他们的速度太慢,行军时给心理上造成的负担额外地重。尽管他们走着与戴疯子完全不能相交的B路线,一路的行踪却给第三舰队的隐形侦察舰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戴江南对他们的心理状况评价得很准确,一点也不着急。

讨伐队向前走了一个月,终于军心崩溃了。他们并没有前进多远,但按照这种速度回到自己的势力范围需要的时间已经太长了。B路线中没有费里亚军的任何据点,这里处处都是可疑和危险。索伦也开始牛气了起来,跟总司令部顶嘴说“很明显敌军已经逃跑”。总司令部虽然不相信,却没有别的可出动侦察的太空部队,只能干瞪着眼在索伦要求召回讨伐队的抄送件上签字。

得到转进命令后,讨伐队欢呼着撒丫子往回撤。巨舰和机雷舰此时成为了拖大家后腿的可恶累赘,要不是带着还有些安全感,早被讨伐队的主力撇下了。此时也顾不得追寻敌军踪迹了,讨伐队的机雷舰和巨舰都调整为急行军状态,开足了马力跟在归心似箭的大部队后面,仍然不住被甩下。虽然这支讨伐队的阵容依然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一点远距离侦察预警能力都没有了,而这种豖突狼奔的情形不断被途中的第三舰队隐形侦察舰看在眼里,侦察报告不到一个小时就会传到戴江南手中。

讨伐队于远征时间〇三年十月二十二日狂奔回了尼普尔森门。家园就在眼前,军心惶惶的讨伐队顿时精神一振,你争我抢地在尼普尔森门展开争渡活动,好像前面有限量赠送过期不候的五百万彩票可拿一般。因为技术各异、机型差异,待到机雷舰和巨舰度过尼普尔森门时,费里亚战斗机群已经拉出了一个万里长蛇阵,整个讨伐队的阵型实际上已经土崩瓦解。戴江南的第三舰队此时轻轻地来了,正如两个月前他们轻轻的去。虽然此处进行的是绝对公正的即时战略,但过程和结果与计算高手玩的回合制游戏几乎一样。戴江南的第一次开火就把讨伐队落在最后面的巨舰和机雷舰全部消灭了,全常规火力,己方零损失。而如果讨伐队阵营完整,不动用现代级的伽马炮齐射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战果的。

养精蓄锐许久的第三舰队找到了精力的宣泄口,发挥出了120%的战斗力,把戴江南的“烈火疾风”战术发挥到了极限。根本不给费里亚战斗机集结的时间,舰队的二十个高速舰中队便猛烈冲向前去,以最短时间贯穿了费里亚的“长蛇阵”,又调过头来分五个方向再次猛插进去。

费里亚战斗机群在遭到第一次打击时几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他们往往是一架战斗机应付一个人类高速战舰中队,从数量、质量和速度上都没有任何可比性。如果不是为了高速贯穿而几乎寸步不停地直线前进,这一次打击一定能取得三倍以上的战果。然而这次打击的心理效果却远胜于实际。从戴江南所处的角度观察可看到费里亚战斗机群被捅出了数个长达数万公里的破洞的情形,破洞的数量刚好等于他派出的高速舰中队数量。任何人在身体被刺穿后都不会无动于衷的,战阵也是一样。

察觉到受了致命打击的费里亚战斗机群慌忙向中心靠拢。然而人类战舰的第二次打击又来了。第三舰队的高速突击中队们就像手舞镰刀的农夫一般,在途径的费里亚战斗机所在空域里犁出了一道道杂草不生的空白地带。随着费里亚战斗机集结的越来越紧,这种耕耘的频率越来越快了。

战斗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后,费里亚战斗机终于集结成了稍微像样点的所谓“集群”,面对护卫舰中队已有数量优势,但在头十二次打击后存活下来的战斗机已只剩下不超过二百架,而参战的人类高速舰只损毁了一成,总体上来说败局已定了。戴江南坐在春晓号战列舰上看着这一切,得意洋洋地向身边人炫耀道:“只出动了一百艘以护卫舰为主的高速舰就取得了这样的战果,你们看如何?”

“能够把高速舰使用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让属下惊叹不已。”寒寒派遣来的护卫军官朱嘉伟赞叹道:“从第一次与费里亚接触以来,轻型护卫舰就一直被认为是豆腐渣战舰,除了速度快适合侦察巡逻之外别无优点。今天阁下的作为完全推翻了这一观点,看来大炮巨舰的时代将要过去了。”

“nonono,你错了。大炮巨舰的时代迟早会过去,但不是现在,因为具备恐怖杀伤的轻型携带武器还没有出现,轻型舰可以偷袭成功一百次,但只要遇到一次厚重火力的巨舰正面作战就能把家底败光。”戴江南说:“我之所以这样做也不是为了推翻什么理论。对于将帅来说,胜利才是一切。什么首创发明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你看,费里亚战斗机已经结成阵型,护卫舰已经穿不过去了,除非用现代级类的重型战舰才能打开局面。再这样打下去就会很吃力得很了,而且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准备把他们赶回去。”

朱嘉伟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惑:“那么,为什么不投入战列舰和现代级?”

戴江南笑而不答。

讨伐队被稀疏但不断进攻的人类护卫舰中队打得发疯了。对方的数量本来不多,但统帅的手腕相当高明,以至于己方在战斗刚开始时承受了太大的损失,现在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此地离索伦本营还有数天的路程,援兵是万万指望不上的。就在负隅顽抗杀一个算一个的心理逐渐形成之际,人类却突然集中了火力攻击一处。老天保佑,人类战舰本不算多,这样集中火力之后,包围网就立即漏出了大洞。讨伐队留下了三十架重型战斗机抵抗,其余的一哄而窜。大概是鱼死网破之势太盛,人类舰队也不阻拦。

讨伐队狼狈脱出作战区域后,过了大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向索伦和总司令部发去了悲愤欲绝的情况反映,把戴江南形容成了比叵耐逆贼金太郎凶恶一万倍的吸血鬼之王。情况反映发出去后还没得到回应,他们又发现身后有速度比自己快几倍的高速人类战舰尾随,这个情况再次报告给了索伦和总司令部。

好在尾行的人类高速舰速度虽快,数量却实在不多,大概是前锋部队,也不敢对费里亚机群首先发动进攻。讨伐队幸存者们一边努力保持着阵型,一边度日如年地等待后方的回复。不多时,总司令部的回复先到,首先用聊聊数行字表示了对人类侵略者的愤慨,然后要求讨伐队发挥大无畏精神,与敌人周旋到底云云。说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是要讨伐队更快点逃跑还是就地杀身成仁。当官的就这点好,遇到不好解决的事,随便出个哑迷让下面猜就行了。

哭笑不得的讨伐队长很快盼来了真正有价值的索伦来电。索伦的电文很简单,直截了当地询问人类舰队的规模?有没有特别大的那种家伙?

AB集团与费里亚太空部队主力恶战时,费里亚全部部队都下发了第一优先解决的目标——人类超级战舰现代级的资料。他们分不清楚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和护卫舰,但对现代级是认得清清楚楚。那种战舰堪称费里亚所有太空部队的噩梦,好在索伦将虹翔压迫进共工要塞后,已经大半年没有看到这种可恶的东西了。讨伐队长立即回复说:“绝对没有。”

他不说没有看见而说绝对没有,骨子里当然是浸满了希望大部队前来增援而不要将自己放弃的念头,却没想到这句话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尽管作为一名征战多年的宿将,索伦不会轻易被这一句话蒙蔽,但这种肯定的口气多少对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就如混沌学中所说的蜘蛛效应一般。既然最终引起了风暴,那只蜘蛛总是应该捉起来打屁股的,虽然事后这种始作俑者往往已经步入浮云之列不可追索了,但我们依旧要肯定他们的业绩。

远征时间十月二十三日,索伦出动中军与戴江南决战。这次再不会找不到卑鄙的戴疯子了,他的部队一直吊在远征队屁股后面,目标很明显。索伦留下了一千部队看守龟缩在共工铁蛋里读书的虹翔,亲率剩余的一千三百部队来战戴江南。加上讨伐队的残余力量,参战的费里亚军共有一千五百架。在B集团会战和五星河——尼布楚会战中,这点兵力的会战什么都算不上,但在征战连年后的今天,已经算得上是举(星)系摇动的大事了。

索伦对被逼打这一仗感到很恼火。虹翔那边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共工要塞内是有整修设备的,他时不时会拿出些修好了的东西给费里亚围城军一个惊喜。因此不分兵看他万万不行,就是分了那一千部队,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毕竟虹翔手里是有现代级的,那玩意万一修好了拉出来遛,光在心理上给费里亚军的打击就是一个足以左右战局的难以预料的因素。

至于戴江南这边,参谋部已经把他定性为A级人类统帅了,也不知人类哪来那么多A级统帅!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武装仍然被定为C级。没有现代级,只有一百艘左右的快速舰,这点武力在索伦的眼里不算什么。唯一可虑的是虹翔万一知道了这个消息在后兴风作浪,那就真是麻烦得很了。不过费里亚对共工要塞的通讯干扰一直没停过,也没有观察到有中微子通讯的迹象,想必是不会知道。只要索伦大人手脚稍微麻利点在一天之内灭掉戴江南舰队,局势就不会有任何变化。至于被消灭的那五百多战斗机嘛,算在日常训练损耗里就可以了。反正统计这种事的口径从来都不统一的。

十月二十七日,索伦的大队收纳了狼狈逃回的讨伐队残军。戴江南的主力部队也在两个小时后出现在了前方。两军对圆后的三个小时内,都只是仔细调校自己的阵型,一点不急于进攻。索伦很清楚自己的部队速度比不上人类战舰,要是贸然攻上去让这位A级统帅使用放风筝战术就太划不来了,还是原地固守保持最强防御阵型最明智。此时不比上万架次作战的尼布楚——五星河作战,双方兵力都少,绝对不可能出现将任何一方包围得走不成的情况。反正人类战舰来了这里不会是参观参观就走,多少要打。打起来的话,就不由得这小子那么猖狂了!

对阵八个小时之后,索伦终于疲惫了。此时他忽然想起来:这不会是个调虎离山之计吧?把自己的主力部队诱出来,然后让虹翔有机可乘?可他们应该没有相互联络的可能——但这种念头开始让他心烦意乱。就在此时,后方传来了消息:虹翔当真全军出动了,与围困共工要塞的部队激烈,请求支援!

几乎与此同时,第三舰队也开始前移。他们移到了费里亚军的炮火射程极限时开始整齐停下,忽然阵型一闪,从中间钻出了一些体型特别大个的战舰。索伦在雷达屏幕上一看到这些战舰的外形脑袋就快炸了:除了七八艘小一点的看不出是什么的之外明显有现代级,还是三艘!

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索伦的惨叫,第三舰队的现代级、战列舰等装备了伽马炮的战舰一齐开火了。固守成一团的费里亚战斗机群成了伽马炮的活靶,顷刻间造成了上百架的凭空消亡。索伦的中军比较靠后并未受到影响,但亦被伽马炮齐射之威震得军心动摇。幕僚们的雄心壮志早已荡然无存,纷纷向索伦劝告道:“元帅,撤吧!敌军狡诈势大,我方准备不足,不如撤回主星上空合兵一处再做打算!”

“已经没有后路了。”索伦长长地叹了一息:“看看前两个讨伐队的下场就知道,我们不可能摆脱这个舰队的追击,包围金太郎的那些部队也坚持不到我们赶回去的时候。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企图依靠他们情报不通、判断不准的机会各个击破,却中了他们的奸计,自行分兵被他们各个击破!就算侥幸孤身逃回主星,总司令部那些家伙也不会饶我的。罢了,今天就杀个痛快!”

打定了决死一战的主意后,索伦迅速下令重新整队,向第三舰队发起反击。他分散了己方的阵型,以最大限度地避免伽马炮的面积杀伤。然而当突击队向第三舰队扑去时,却再次遭到了伽马炮的迎头直击。突击队不断缩小着与第三舰队的距离,然而伽马炮却一波波地迎面而来。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每一次伽马炮射击都会造成数十架费里亚战斗机的蒸发,然而其最大效能却是对费里亚突击队的心理摧残。眼看费里亚突击队已进入射程,可与第三舰队展开决战,第四波伽马炮却无情地把他们的最后一点勇气也打没了,五百余架战斗机的突击队还剩下三百架,却一弹未发地如潮水般退了回来。索伦看着这一切,已来不及责怪临阵退缩的部属,发了疯地叫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他能够不到两分钟一发?”

伽马炮的蓄能和冷却都需要一段时间,因此算不上常规武器。在远征舰队征讨之初,内藤版的现代级伽马炮冷却时间是十分钟左右,虹翔的前代舰和亚当斯版伪劣现代级的冷却时间更长。按照费里亚的经验,这一轮齐射之后就没能力在突击队逼近前再射了。

然而时过境迁,远征舰队出征已是六年多之前的事,现代级初版之后设计的新型现代级和战列舰(以戴江南搞坏的那艘拉普达号为代表)都装备有多个伽马炮。尽管冷却时间没有改变,但第三舰队竟装备有三十门以上伽马炮,戴江南又早考虑好了这些,每次只让五门投入射击,这种原理跟火药枪射速很低时搞的“三段击”有类似之处。如果索伦的军心是铁打的,当真可以见识见识伽马炮不间断射击的壮观景象。

索伦再无退路了,闭上眼睛下令:“分散队形,全军突击!”

这两个命令委实矛盾,但已是没办法了。此时索伦深深地感到了恐惧:看来从一开始自己就被敌军统帅玩弄于股掌之上,以至于做出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的蠢事,自己曾经嘲笑过的日杰和扎查莱在覆亡之前是什么心情呢?如今想来自己还算幸运吧,到自己接触金太郎时他已经没有什么兵力了,如果他掌握着现在面对的这种规模的舰队,自己怕是无论如何也讨不了好的。

索伦发出绝望的悲叹时,戴江南正在旗舰里与朱嘉伟等人打台球,即使适才费里亚突击队已逼近一千一百公里的危险区域也未曾中断。时下再次勉力上前的费里亚军散开了队形,攻击力就更加薄弱,就如赤膊挥刀向八国联军冲锋的义和团拳民,根本不具备心理和现实的威慑力,因此不会打扰他们的雅兴。这俩人都号称优雅书生,打一个球要瞄半天,姿势足可与世界球王比美,却都是一手臭杆,打了半天才打进去四个红子。戴江南终于发起狠来,叫嚣道:“在敌军全灭之前总得打完这一局!”

他随口这一句话又被卫兵传了出去,经过添油加醋后演变成了“戴江南在一局斯诺克的时间内就消灭了围攻共工要塞的敌军”这样的花边新闻。只要打过半个月台球的人听了后莫不大惊失色,当真以为戴江南打起仗来如砍瓜切菜般容易。虹翔和郭英雄等与他熟识的人听说后则连战报都不看就立即嗤鼻说:“戴疯子打球的本事十年不长进,这种破事都值得一吹!鄙视。”

戴江南和朱嘉伟打完一局后已到了晚餐时间,费里亚军的主力早已被消灭殆尽,只剩下一些残余部队还偶尔有交火发生。费里亚军变阵为散兵后,第三舰队也相应地使用高速舰中队与其展开对攻。在现代级和战列舰提供的强大火力支援下,粉碎索伦的反击攻势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之后就只是无休止的追逐和扫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尼普尔森太空里的战斗实际上已告结束,戴江南的赌咒实际上也告失败。

好在戴疯子脸皮厚,他完全可以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最后一个残兵没扫荡干净战斗就不算结束,因此这局台球赌约仍然是成功的。胜利的形势早已决定,因此晚餐搞得格外丰盛,全舰队除少量执勤部队之外都放了大假。就在戴江南端起酒杯向越红以下的中高级将官祝酒时,朱嘉伟给他带来了一份电文,来自远征舰队的前线总司令虹翔:“共工要塞处敌军已扫荡干净,感谢驰援。”

戴江南看后笑了笑,说:“意料中事,金太郎也只需要别人帮他一只胳膊就够了,多一根指头也是多余的。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庆祝着扭转乾坤的一刻!”

忽然间,餐厅内的杂音低沉了下来,BGM流淌出了曲调忧伤的音乐。而在这之前的几个月行军作战中,舰队里凡是播放音乐的时间全是慷慨激昂的军乐。戴江南正色说:“我们的第一步成功了,但成功的确来之不易。第三舰队出征时有一百五十六艘战舰,两万一千八百二十三人。承蒙上天垂青,我们作战顺利,但到此时也失去了五十二艘战舰和两千三百零五名将士。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的功业是建立在同袍牺牲的基础上的,希望大家日后牢记这一点。另外,第一舰队的将士尤其值得我们钦佩,他们曾面对十倍于我们所面临的敌军奋战多年,又在通讯断绝的情况下坚守了近一年之久。他们的勇气和信心值得我们尊敬,他们不惜流血牺牲,不计个人得失保卫全人类的行为堪为全世楷模。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正视这一点,不要以救世主自居。毕竟在他们面前,除了我之外的全体第三舰队将士都算是菜鸟。”

说到“菜鸟”时,餐厅里响起一阵低低的笑声。戴江南也跟着笑了笑,举起杯子说:“菜鸟之说,日后大家亲眼见识就行了。说了这么多,打扰了大家吃饭庆功的兴致。再说最后一句就结束了——无论如何,我们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大家庆功之余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缅怀战友也好,想想未来也罢,总之脑子不要停,多想一想有好处,我是这样,大家也都要这样。只有不忘记过去的人才会有属于自己的未来。好了,话说完了,大家该怎么吃该怎么玩都随意,今晚不点名。”

远征时间〇三年十一月二日,第三舰队抵达了共工要塞。尽管事先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看到虹翔率领的舰队之惨状和共工要塞表面的累累伤痕还是令全舰队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尽管第一舰队的家当已经给折腾得七零八落,怎么收拾也达不到应付上级检查的程度,所幸戴江南还不是上级——尽管马上就是了。第一舰队的将士们收拾不了残破的战舰和要塞,但看到他们干净笔挺的制服和军姿,甚至肢体残疾的将士们亦挺得笔直的身躯后,第三舰队的将士不由得肃然起敬,逐渐开始明白戴江南所说的话的含义:自己的胜利也许只是戴江南个人的胜利,纯以将士的素质而言,第三舰队果然比这些征战多年的老兵差得远。

大局已定,繁琐的公文都可交给中下级军官去办。虹翔当晚召开了一个盛大的酒会,邀请了所有中级以上军官参加。第二天就要办交接仪式了,这是他担任人类远征军前线总司令的最后一个晚上,可以动用最后的权力搞最后的腐败晚餐。

酒过三巡,两边舰队的中下级军官渐渐开始熟络,三两成群地交谈闲聊起来。原三星舰队的旧将们也聚作了一堆。戴江南等人都要虹翔坐上首,他此时脸皮再厚也做不出来,连忙推辞说:“学长就是学长,十万光年驰援,损失不到三分之一就解决了我们的困境,当真是天塌下来也有人顶啊,哈哈,哈哈!这个上首我自然是坐不得的,你来,你来。”

双方你争我斗了一番,最后找了个圆形卡座坐下来,终于解决了座位之争。戴江南这才说:“小金你刚才说的这些话过头了,我只是个最后的执行者,这支舰队的造价不下两千亿,却有人巴巴地垫款造出来等咱们去征用——每当想到这些,我就觉得背后发凉。”

“呵呵,行军打仗是你我的事,运筹天下是他们政治家的事嘛。”郭英雄微笑道:“黄大将军这一次回去,表现真是令人钦佩。”

王雷插口说:“运气也是一个方面。这一年费里亚人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回援部队,有时个把月才有一两个中队回来,比我们当时遇到的每周跟一个新回大队打的局面好多了!他们似乎也到了最后一口气,以至于给我们一击成功。”

陈香妲摇头说:“还没有成功。”

“的确还没成功,但有希望了。”虹翔说:“黄二和奥维马斯两位大将军回去干的最漂亮的事,我看还不是搞出了第三舰队,而是确立了新的全球战略。打仗这种事当真是相当看运气的,谁能想得到我们就能一击成功?戴疯子你出征时敢那么想,但也只敢想想而已。按保守派的原有安排的话,我们这一次当真也就成功了。再增派几个舰队的话,可以控制尼布楚太空相当长一段时间,但不介入地面的话就是白来。他们有一颗巨大行星,我们的背后是十万光年的虚空,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此消彼长的。确定了新战略,以全部力量投入到费里亚力量相当薄弱的此时,我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戴江南点头道:“的确,看来下一步就是登陆了。”

何临川问:“听说成立了由辛巴负责的新军?”

戴江南说:“各位很快就要返回主星,到时自己了解情况比较好。我出来好几个月了,主星那边差不多又过了一年多,情况随时在变。这一仗的消息想必此时已经到主星了,我听说……也不是听说,很早前有这样的传言。我想这一仗既然打成这样,很可能会变成那样发展。”

司徒江海忍不住问:“是什么?”

戴江南耸耸肩膀说:“很可能要分军了。”

在座众人的眼神都复杂了起来。两家幕府的成立还是在舰队一体化中途的事,因为作战需要一直没有仔细分过。如今第一舰队的军官建制基本还健全,但战舰基本上已经给打没了,剩下那点破烂拿去捐希望工程都不会有人有意见,回去后肯定是全部接收新舰。既然如此,按照幕府的划分重新成军,将第一舰队划分开来是非常可能的,也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

“不管怎样。”虹翔打起精神举起了酒杯:“大家都是功劳赫赫,回去后一定不会被亏待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家都积功至高,没有再窝在一起过穷日子的可能和必要。相信大家以后都会越来越好的!虽然今后多半不会在一个舰队里了,但想必大家都会记得这段受苦受难的穷日子,走到哪里看到都是亲热的好兄弟……姐妹。我提议我们共饮此杯!”

陈香妲为虹翔最后才勉强加上的一个“姐妹”不爽,故意挑他的刺:“总司令发话,这一杯自然是该喝的,可祝个什么好呢?”

“祝嘛……”虹翔眼珠转了转:“世界和平啊,身体健康啊,鬼畜无害啊——什么都行罢?”

“我来说一个好了。”戴江南忽然站了起来:“祝大家今后步步高升,前途无量,将人类事业扩展到无穷尽之地!”

“好,说得好!”王雷也站了起来:“不过想问学长一句,这会是以后的战略吗?”

“那倒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戴江南哑然失笑道:“我知道的只是:既然有这么强力的武装,不就势扩张的话,难道花巨资养我们终老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战争结束后,如果良弓和走狗想继续自己的生活方式的话,就只有走出原有的小圈子不断向无尽的未来扩展,去过终日打鸟逐兔的日子。”

“这话题过于偏向哲学了,我们不谈,不谈。”郭英雄连忙出来打圆场:“那就按戴司令的祝愿,大家共饮此杯吧!”

“慢,我还有句话没说出来。”戴江南扫视了在座诸人一圈:“我本来不想说出来的,但刚刚有感而发说了那句索性一并说出来好了。我祝愿大家步步高升之时始终能牢记今日之义,扩展事业也好,享乐人生也罢,始终把在座的各位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无论今后发生怎样的变化,刀锋一致向外,而绝不要发生兄弟倪墙之事。如果让我看到这种事,无论是谁,无论何时,我都打他妈的!”

戴江南的声音越说越大,邻近的一些人都有些侧头侧耳地注意倾听了,在座的第一舰队将领们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虹翔连忙举起杯子大声说:“戴疯子说得对,要有那种胆大妄为之辈,人人得以诛之,都打他妈的!喝了,都喝了!以后千万记住大家都是一家人,要一致对外就对了!”

2kxs.la

在虹翔和郭英雄的掺和下,气氛总算又稍微和缓了些,大家都喝了酒,又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逐渐有人退席离开,最后只剩戴江南、虹翔和郭英雄三人了。郭英雄这才说:“江南,你刚才酒喝得有些过了。”

戴江南哼了哼:“你当我是在说酒话么?”

“众人皆醒,你何必独醉呢?”虹翔悠然道:“谁都不希望看到那种事,但凭你一己之力想阻止那些人的作为,只怕是过于天真了。”

“不,无需众人,只要你、我、他三人恪守诺言,此事即可成功大半,就算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戴江南用力握住郭英雄和虹翔的手,认真地问:“你们可愿意么?”

虹翔苦笑着看了看同样苦笑着看着他的郭英雄,说:“也罢也罢,我们三个击掌为誓罢。”

三人击掌为誓后,郭英雄叹道:“江南啊,以前你在我下面当中队长时我就很注意你。你是个很有才能的人,说是天才也不为过,但也只有这个乱世才会让你这种桀骜不逊的家伙得以出头。身为天才的你理应超凡脱俗才对,会考虑到这么多世俗层面上的东西,真是让人吃惊。”

戴江南笑了笑,说:“那大概是因为三十好几的我还有一点点的天真吧。”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