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十二卷 前后恶斗 第三章 第一次亡魂公路会战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远征标准时五月十五日,奥维马斯带领a集团进入了茫茫旅途中的第十五个星系——波旁星系。按照秃鹫要塞上费里亚情报库的记录,这里应该有两个大队以上的费里亚空军驻扎,并在两颗行星上有星际要塞。

a集团现有舰队五支,包括奥维马斯、郭英雄和虹翔三支行星攻击舰队和中井武、波尔金两支行星守卫舰队。一路上经过的星系中多数都有费里亚军队,这五支舰队都已进行过正规作战,对星系镇压工作可谓颇有心得了。然而,波旁星系的复杂性远远超过了大家的想象,就连费里亚的星图也仅仅标出了这个庞大星系的一部分而已。准确的说,只是一条通道。这里遍布着死星、黑洞等充满死亡气息的天体和强烈的宇宙风暴,费里亚探出的这条通道,也许是以千千万万冤死于此地的费里亚宇宙军官兵的尸体铺就的。

通道的名字叫“亡魂公路”。

探知了波旁星系超复杂的地理环境后,众将在朝日号的会议上一致决定在此稍作修整,对亡魂公路四周的星体进行一次粗略的探索,尽量拓宽亡魂公路的可知宽度,为日后可能经过此处的后来者提供更安全翔实的星图。然而这个议案提出半个小时后,郭英雄又主动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a集团虽有五支堪称雄壮的宇宙舰队,但相对波旁星系来说实在太渺小了。波旁星系内有上百座中小星系和星云,仅在亡魂公路附近的就有四十多座。以目前的人马对这里进行地质调查,跟用一个五人派出所的警力去清理新京那种超级大都市的暂住人口没什么两样。何况这里隐藏的“暂住户”们可都是荷枪实弹很会杀官造反的那种。

小郭同志在奥维马斯舰队还只是一支很小的行星守卫舰队时就任舰队参谋长,颇有过人之处。我对他的高风亮节就非常地佩服,尤其佩服他谨慎小心,一点不犯错误,犯了错误不顾面子也要立即纠正的优点。大家都对他很了解,所以尽管他出尔反尔,也没人说他的不是。面对这个庞大而充满危险的星系,哪怕现代级也仅仅是一颗微不足道的灰尘而已,谨慎小心些无论如何也不为过。于是a集团放弃了在前面十四个星系一贯使用的分散扫荡侦察、最后联合进击的战略,五支舰队合成了一个严严实实的铁桶阵,慢慢地沿着亡魂公路向前进发。

那时候,这种决定只是一念之差。无论是散开搜索或无视前进,都有说得通的理由。在茫茫宇宙中前进了两个多月的将领们已不再如初出发时的那样谨慎敏感。毕竟连胜四十余场战斗,连踩十四个星系的光辉战绩已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然而,所谓庸人和名将之差,大概在这种将士上下普遍陷于疲惫和麻木的时候显得更加明显吧?郭英雄似乎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尽管这种感觉过于敏感可能会遭至非议,他还是坚决地提了出来。按照他的提议,整个舰队以毫无间隙的阵形沿着亡魂公路穿越了波旁星系。

a集团沿着亡魂公路前进了二十二天,终于到达了接近波旁星系另一侧的跳跃门出口处的一个小星系。这个星系实在太小,以至于费里亚还没来得及给它取名。费里亚的军事要塞在这个星系紧靠跳跃门的两个行星上,位置与三星非常类似,只是规模远远不如。

奥维马斯坐在朝日号的舰桥上,视野之内已经出现了正面的敌军行星要塞,肉眼即可看到上面费里亚基地的蔚蓝色光芒。在最初看到这种情形时,他也曾激动过,也曾产生过三年前率领一个行星守卫舰队作战时的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但行军三月,中小规模的遭遇战打过数十次,这种小规模的作战已逐渐使得他疲倦了起来。眼前的不再是拼杀,不再是刺激,而仅仅是一个必须花一些时间完成的作战任务而已。唯一的优点是,因为此次的舰队阵形空前密集,彼此间可以使用即时语音通讯了。上将清了清喉咙,按下了通讯机的按钮,问:“各位,听得清楚吗?”

“没有问题,很清楚。”广播里依次传来了诸将的回答。

“各位觉得此次作战应用何种方式?”奥维马斯有些麻木地问着这句话。

“敌情虽然不明,但预料实力仍然强不到哪里去。”波尔金回答道:“我认为宜照旧例,以正攻法把现代级一字拜开,超远程轰掉就完事了,大家都简单。”

这种提议虽然没什么创意,却是前面十四个星系中用得最熟练的简单办法,而且效果极好。没有现代级的中井武也立即同意了,那就是本次作战也不准备争功之意。奥维马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么就由郭来部署吧。中井和波尔金散到两翼准备炮轰后突击。”

“我有意见。”虹翔忽然发言了。

虹翔此行特别低调。低调有低调的道理:他把自己的超大舰队拆成了两块,既跟奥维马斯也跟张宁,虽然靠这种无耻伎俩骗到了三艘次品现代级,却令双方都将他视作大骗子,看他特不顺眼。一路行来,他都只是去照做该他做的事而已,很少发言。奥维马斯不由感到惊奇,说:“尽管说来。”

“前两次已经看到敌军撤退了,没有跟我们死拼,我觉得不是个好的兆头。”虹翔说:“我提议保持警戒状态,以一个快速舰队进行火力侦察后再作定夺。”

“用一个守卫舰队进行‘侦察’?你也太夸张了吧!”中井武大声抗议道:“金,不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这种弹丸要塞,只用我的舰队就可消灭了!要不是为了在进入尼普尔森星系前尽量减小损失,我可不敢劳驾你这种大老爷舰队进击!”

虹翔说:“你言重了。这里越来越靠近敌人的大本营,不可预知的因素也会越来越多,多做准备总是好的。再说,当初夺取秃鹫要塞时,没任何人会想到把我们中的十支舰队都牵扯了进去吧?”

波尔金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哼,就你没经历过那场作战,有什么资格发表评论?”

“大家不要争吵了。”郭英雄插话道:“金司令虽然没参与秃鹫要塞之战,但之后的战役都做得很出色,无可挑剔。我军劳师远征,需得齐心协力,不能经常为小事作意气之争。我认为正攻作战依然可行,敌人绝不会有足以突袭到我们面前破坏现代级阵型的兵力,可金的顾虑也有道理,毕竟稳妥为上。要不然这样,金司令主持后卫,我和上将的旗舰上前炮击?”

上将不置可否,算是默认了他的提案。对他来说,需要考虑的事情更为深远,没必要把注意力投在手下将领的言语争执上。但郭英雄的提议实际上等于赞同了虹翔的意见,因为虹翔的舰队中足足有两艘现代级。尽管是次品,在执行远距离炮轰这种毫无美学可言的粗活时也不会逊色。他不参加前线炮击,火力就弱了很多,需要花费一倍以上的时间。至于为防守布置那么多兵力吗?中井武和波尔金都为之不快,但小郭放了话,上将又没反对,便没有再说什么。

此次作战与前面数十次作战并无什么不同。相对于秃鹫要塞争夺战,目标简单了许多——并无必要费时费力地去考虑怎样夺取它,只需考虑如何去毁灭即可。为了便于指挥,担任本次战役指挥的郭英雄来到了朝日号上。奥维马斯只需在一边等待他完成这次任务,然后发布继续进军的命令即可。

奥维马斯主舰队和郭英雄舰队缓缓从铁桶一般的a集团合成舰队阵中脱离出来,缓缓驶到靠近敌军行星要塞炮火的极限射程处。两艘现代级慢慢驶出自己的舰队阵列,抵达到临界点上。郭英雄没有异常,便下达了开始炮击的命令。

炮击开始后,中井武和波尔金的舰队也脱离了原来的铁桶阵,护卫在两支正在发动炮击的舰队四周。只有虹翔没有挪窝,反而把自己的舰队阵形收缩得更紧密,同时派出了十个侦察中队向后路进行侦察作业。中井武和波尔金不服气他飙升中将和诈骗到整个宇宙舰队最多的现代级一事已久,时常对他明讽暗刺的。一见到这种情景,顿时大笑了起来:“金太郎阁下,这里是宇宙,不是地球,大航海时代的法则可不适用。你向那个方向派遣部队是无法迂回到敌人后方的!”

炮击了八十分钟后,感应屏幕上敌人的第一行星要塞已经完全失去了生物和电子反应,看来已经给全灭了。但远距离的探测并不能说明问题,郭英雄一向沉稳得过分,不会在没确定敌情的情况下就贸然指挥全军上前,无视第一要塞行星的反击便开始对第二行星进行远程炮击。征得上将同意后,他按下了通讯器:“中井司令,麻烦你带队去看看。如果有陷阱,千万不要硬挺着接战,立即撤回。我们力量强大,无需在自己形势不利时与敌人死拼。”

中井武率领他的舰队去了。第一行星要塞的表面建筑确实已经给两艘现代级轰成了粉末,看不出什么异样。中井舰队饶着第一行星转了一圈,一边躲着第二行星上微不足道的炮火攻击,一边报告说:“没有问题,可以前进。继续远程炮击,还是让波尔金舰队一同上来几下把敌人料理了算了?”

郭英雄却忽然为这种小事发起了愁。作为上将的心腹爱将,努力维持各将领,尤其是奥维马斯系核心成员之间的良好关系也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十四个星系打过来,主要是采用这种大炮巨舰超远程炮轰的战术解决问题。干净归干净,却让那两个行星守卫舰队闲得发慌,偶尔遇到个把落单的费里亚侦察分队,能激动得象饿狼见到兔子一样立即全军扑上去。到了这种时候,又不必考虑虹翔多心的问题——他还在后面侦察呢。是不是该让那两个友军舰队过把瘾了?

情理上应该如此,但小郭的内心却隐隐觉得这样做不妥。但如此细小的问题,又有必要请示上将吗?他回过头,发现上将似乎已经为这种重复单调的作战所催眠,靠在椅背上睡着了。他稍稍考虑了一下,下令道:“波尔金舰队出动援护。第二行星的击破作战主要靠你们了,我们仍继续前进,为你们提供必要的炮火支援。”

《仙木奇缘》

“谢谢,别误伤我们就好啦!”波尔金哈哈大笑道。

然而,就在郭英雄率舰队抵达射程时,忽然虹翔打来了即时通讯:“英雄,我们上当了,应该立即撤回来!”

小郭正站在舰桥处看那两支快速舰队飞快地在第二行星附近穿梭射击点燃的点点星火,问言一惊,连忙问:“出什么事了?”

“侦察到了敌军的空军,数量至少在三个大队以上。”虹翔说:“这是我们从秃鹫要塞出击以来遇到的最强敌军了。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我得告诉你,他们是从我们身后过来的,从我们身后的亡魂公路外未知地区冒出来的,看起来是自我们刚进入亡魂公路就开始尾随我们。如果当时我们没有聚集在一起行军,说不定早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哦,竟然会这样?”郭英雄一愣。

“不说那么多了,我得马上指挥迎战。他们的数量并不太多,但我怀疑会采取点突破的方式打击你们后路,而且还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式武器。你要小心,我认为最好立即后撤,与我汇合一处,以策万全。”

正在此时,忽然通讯回路中传来了急促的和语咒骂声,明显是日人居多的中井舰队吃了亏。郭英雄抬头望去,发现前方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爆炸产生的火球,但却笼罩在中井武和波尔金舰队的脑袋上。紧接着,朝日号的紧急状态红灯也闪了起来,全舰忙乱成一团。

“出了什么事?”奥维马斯忽然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神采奕奕地看着舷窗外。

“敌袭,敌人两个行星要塞突然同时对我们发动了大规模反击,刚才都只是示弱。”郭英雄迅速掌握了情况后,转身向奥维马斯报告:“看来是大规模的机雷攻击。中井舰队受损严重,波尔金正在掩护他们撤退。”

“准备怎么做?”

“敌人的攻击几乎达到了饱和状态,不能贸然阵前回转。哪怕是我们这样的行星攻击舰队,也会遭到不必要的损失。”郭英雄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大声下令:“阵列雷达开启,全部炮门打开阻击机雷,保持舰首方向,以四分之一巡航速度后退!”

“能保持阵形吗?”奥维马斯也走到了指挥台前,看着迅速传来的资料:“万一后方的金太郎舰队给冲破,遭到敌军包围并以海量机雷定点饱和攻击的话,即使是现代级也支持不了多久吧?”

“所以得尽快跟金汇合,但又不能过快破坏了整体阵形。”郭英雄说:“敌军的时机把握得很准,看来早有预谋。不过我军武运昌隆,一定不会为此小节失误而遭受被动。”

“偶尔也要有些这样的对手,打起仗来才会有意思啊。”奥维马斯感叹了一句,拍了拍郭英雄的肩膀:“中了敌人的诡计,怪不得你,好好努力!你办事,我是绝对放心的。”

“上将,光是我努力还不成。”郭英雄苦笑道:“金太郎还得把他那边的防线支持住才行。虽然是一支行星攻击舰队,他也很能干,但敌人预谋已久,还准备了如此大量的机雷,谁知道呢?”

“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把重要的事寄托在不可靠的家伙身上,这本是人生的无可奈何,不要过分在意。只需认真做好自己要做的事即可。”奥维马斯淡淡地说。

费里亚两颗要塞行星突然从地下射出了数千枚机雷,一时间将a集团前方的四个舰队逼得手忙脚乱。中井武粗略侦察了之后,认为第一行星已经完全被毁,非常大意地把舰队悬停在距行星表面不过三千米处,结果遭到了最密集的机雷攻击。

这些近程机雷杀伤力极强,只用了一波攻击便将中井舰队打得完全失去控制了。如果不是波尔金舍命前去救援,帮他阻挡了一下第二波来自第二行星的远程机雷打击,中井武说不定会不明不白地死在机雷阵里。尽管如此,中井舰队和波尔金舰队亦遭受了很严重的损失,超过一半的战舰失去了作战力,有十几艘完全失去了动力,但又没时间从密集的机雷雨中把它们抢救出来,只得眼睁睁地看见它们被机雷湮没,偶尔闪出一点爆炸的火光。两支缺乏重装甲保护的快速行星守卫舰队溃不成军,只是利用速度方才跌跌撞撞地逃出了机雷最密集区域,闪到了郭英雄和奥维马斯舰队的后方。角度偏了的远程机雷追击了一阵,到达现代级的位置时已经松散得很了,只有少数击中了战舰,多数偏到了一边被炮火击毁了。

“中井舰队,损伤45%!”

“波尔金舰队,损伤20%!”

这个数字颇令人气馁。现代化战争中,损失三分之一的兵马就可称为全军溃败了。这两支舰队就仅仅中了次伏击便损失成这样,即使有大部分属于可以在战后维修好的轻伤,却也造成了本次作战机动兵力的严重下降,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奥维马斯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对郭英雄说:“你立即返回本舰进行指挥。那两支舰队靠不上了,敌人只要调校一下机雷发射参数,就可以把火力集中到我们身上来。一定要挺住!还有多长时间能与金太郎汇合?”

“半个小时左右。”郭英雄看了看手表,说:“敌人的诡计不会得逞的,我们毕竟有两艘现代级,两个行星攻击舰队也没有受到大的损伤。”

“你去吧。”奥维马斯挥了挥手。

郭英雄趁着第二波机雷发射后的间隙乘坐快速联络艇返回了他的旗舰。他返回得也真是时候,刚刚走上舰桥,第三波机雷攻击就来了。此次攻击来得尤其凶猛,前方的战列舰和现代级频频中弹,猛烈的爆炸将这艘超级巨舰亦震荡得颠簸不已。小郭跌跌撞撞地爬到指挥席上,把军帽戴正,大声下令道:“护卫舰全部后撤,巡洋舰以上的上前抵挡反击。立即制作炮火覆盖区域分配表,三分钟内完成!完成后,各舰即负责防守各自责任区域。一旦敌人进攻即无间断射击!”

机雷象被台风席卷着的暴雨一般大把大把地向奥维马斯舰队和郭英雄舰队泼去。经过轨道参数修正之后的第三波机雷的打击范围相当精确,将两支舰队的空域完全覆盖,偏到空地里的不到3%,射术堪称非常精良。郭英雄一边暗自夸着对方指挥官技艺高超,一边又得担心这边顶不顶得住。方案出来之前,只能靠前排的高防御力巨舰尽量射击,尽可能地阻击机雷。即使有漏网的,漏上个把打到这种巨舰上造成的伤害也不会是致命的。但凡事总有个极限,究竟会不会致命,得看什么时候能把这种被动挨打的局势扭转,以及敌人的机雷攻击频率能达到怎样的程度。

敌人的攻击愈发白热化了。两个行星一近一远,极有默契地分批发射机雷,几乎做到了无间断攻击。然而郭英雄和上将并不怕这种疯狗扑食般的战法,因为他们的战舰皮厚肉粗,给咬上两下也不太疼,反而因这种攻击而争取到了时间,将舰队摆出了前紧后松的阵型,利用大型舰艇的高防御力在前方当挡箭牌,轻型战舰在第二阵列的缝隙中向前射击。不到十分钟就基本做到了零中弹,敌方的机雷几乎全数在空中便被击毁了。

与此同时,尾随a集团而来的费里亚空军向雷隆多舰队发起了突袭。虽然只是以战斗机为主的空军,他们却携带了机雷!尚未接触,一阵猛烈的机雷攻击便把虹翔的前阵打得措手不及。虹翔的原旗舰“天翔”号鲑鱼级巡洋舰连中十弹燃起了大火,给友军死命拖到了阵后救治,但已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虹翔大怒,拍桌子道:“两艘现代级都给我横过来当盾牌,把机雷挡住!克鲁泽,齐鲁,准备出击!”

现代级是一种特别巨大的战舰,长一千五百米,宽四百六十米,高一百三十米。虹翔手里的两艘虽然是缩水版的次品,体积和造型倒还是一模一样的。一般的正面作战中,现代级的正面有近六万平方米,是一个巨大的盾牌,同时也是个优良的靶子。可虹翔还嫌这样不够(毕竟他手里只有一个舰队,又要主动出击,不像奥维马斯和郭英雄有那么多家当可以列出来当盾牌),他把现代级横过来之后,等于用天花板去顶敌军的机雷,面积立即扩大到了六十九万平方米,超过了半个平方公里,理论上一艘现代级便可把一百艘护卫舰护在后面。费里亚空军见他表演了这样一个咸鱼翻身,似乎大为吃惊,攻击势头不由一滞。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再次发射机雷时,克鲁泽和齐鲁两个大队已从两翼分出,仗着船坚炮利的优势插入了敌阵中。虹翔只闷头挨了一波机雷,敌方的攻击就被打乱了。

齐鲁大队从敌军的中央突入进去,势如破竹地击破了面前所有挡路的敌军,一直杀到敌阵后方的无人区,施施然的演示了一次典型的中央突破,敌后回转的战例。刚刚回转,便用蓄积已久的伽马炮将躲在费里亚空军后阵的两艘大型机雷舰击毁了。

此时虹翔也把两艘作为大盾牌使用的现代级转了过身来,各自发射了一记伽马炮,又把费里亚空军阵中打出了两个大洞,造成了三四十架费里亚战斗机的坠毁。不料此次的敌军却全然不象以前的那样战意高昂坚不可摧。遭到虹翔、克鲁泽和王齐鲁三面夹攻之后,原来整好的准备突击雷隆多舰队的紧密突击阵型顿时瓦解了,分散成四五支没命地穿过雷隆多舰队本阵向后逃去。虹翔也没想到敌人跑得如此之快,没来得及指挥后面躲着的护卫舰解除防御阵形,只得用现代级上的近程防御炮狠扫了一阵,又击落了十三架敌机,但仍然有超过五十架的战斗机闯过了他的防区,向奥维马斯和郭英雄杀去了!

这一下可真是大出意外,难道遇到了传说中的神风敢死队?但听说那些都是辐射攻击的小飞机,而且对上将和英雄乘坐的那种无缩减版现代级无效啊。虹翔此时才想起那些飞机如果吸附在自己的廉价缩水版现代级上让自己追随古比雪夫前辈的脚步的情景,不由打了个冷战。冷战归冷战,还有重要的事做——他连忙下令:“克鲁泽,快给我追!如果让他们伤到了上将一根毛,提头来见!”

费里亚战斗机的速度不快,即使加装了加速模块,也仅仅能在短程冲刺上与巡洋舰相仿,比护卫舰是远远不如。但克鲁泽刚才已经冲到了费里亚阵的正中,还没来得及调头。忽然敌人全军跑路,他追起来也格外辛苦。好不容易追上,咬着尾巴击落了五六艘,前方奥维马斯和郭英雄的舰阵已经肉眼可见了!要是这些费里亚战斗机真是发动特种攻击的话……

幸好这种事没有发生。事情发生得太快,虹翔又一时忙乱忘了提前告知郭英雄一声,结果这五十多架费里亚战斗机就完全当他们不存在一般,从他们的头顶身边脚底板等任何角度窜到了前方去。此时那两个要塞行星又正好放弃了连续攻击模式,设定了先后发射顺序,使得这一波机雷同时到达了奥维马斯和郭英雄舰队的防区,瞬间攻击密度甚至达到了每秒六百八十八枚,几乎达到了中古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研究出来的“每一米空间每秒一发子弹”的攻击频率。

郭英雄和奥维马斯开始觉得吃力了,原来部署的炮火防御网也终于出现了漏洞,又不少机雷破网而入,在前排的巨舰上绽放了黑暗中的绚丽之花。因此两支舰队完全没精力去对付这些以跑路为第一要务的费里亚空军。倒是躲在后面苟延残喘的中井舰队毫无组织的随意射击又打下了七八架费里亚战斗机,稍微找回了点面子。

这一波超密度攻击给奥维马斯和郭英雄的前队都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如果这样的攻击能够持续下去,大概他们只有放弃阵形防御,各自竭尽所能能跑多少就跑多少回来了。可惜盈不能久,这一波攻击持续了一分钟就停止了,那两个行星要塞开始了装弹和重调参数的工作,奥维马斯和郭英雄趁机策动舰队在保持阵形的情况下快速后撤了一段距离。中间又顶住了两波机雷攻击,终于虹翔整好了队前来支援了。奥维马斯大概为他女儿给他买的精美茶器在机雷攻击中摔碎暗暗恼火,见到虹翔来援,不乐反怒,大吼道:“你在干什么?敌军没挡住,还久久不来支援,害我们挨了这么久的机雷攻击?!”

“上将,我尽力了。”虹翔发来了舰队的受损报告:“我只挨了一波攻击,但挨得比你们所有战舰加起来还多——我的两艘现代级一共中了一千二百多弹!”

郭英雄看了看虹翔的作战记录,大为惊奇道:“你也真敢冒险,用最大面积来接受敌军的攻击!”

“那是最快击溃敌军的办法,并且使总损失降到了最低,现代级之外没有几艘舰艇受损。而且我一向对防御作战比较有心得,对现代级也有信心,哪怕是次品。”虹翔见上将不语,知道他心里还不痛快,立即岔开话题说:“虽然挨打挨得很惨,但还挺得住,等打过了再修吧。我们把这两个行星端了再说。上将,请指示。”

奥维马斯早憋了一肚子气,闻言喝道:“金太郎,你的两艘现代级、战列舰和所有前代舰参与炮击。本队和英雄舰队的所有装备了伽马炮的战舰也出击,我们趁一个他们机雷发射之后装填的时间差,还他们一个饱和攻击!”

半个小时之后,三支行星攻击舰队全军列成松散阵形徐徐推进,引得费里亚要塞行星再次发起了一次机雷攻击。因为此次的阵形非常松散,那些机雷多数射到了虚空之中,其余的多数也给防御炮火击毁了。就在机雷到达频率急速下降的一瞬间,三支舰队中突出了六十多艘装备了伽马炮的重型战舰,急速抵达了射程极点。先期抵达的是高速的雷隆多舰队“长空”级驱逐舰群,它们到达开火位置后,不等待后面友军抵达组成严密阵形便开始蓄积伽马炮,对第一行星的地下机雷发射基地开始了炮击。

这一次炮击是经过精确计算和规划的,六十多艘战舰的伽马炮均集中向同一个目标上发射,随着战舰的阵阵怒吼和震颤,宇空中划过了一道又一道伽马炮的炽热火流,以外科手术般精准的程度不住轰击到第一行星上。这是a集团——不,应该说是整个远征军在离开三星作战以来投入的最强火力了。伽马炮在第一行星上引发的剧烈爆炸发出的强光不断闪耀,有时发出的特别强的闪光甚至透到了战舰中,瞬间盖过了灯火光芒。施放这种造化之威的三名主将站在各自的舰桥上看着这种瑰丽情景,都是双拳紧攒、呼吸加重。过了好一会,第一轮攻击完毕,郭英雄方才打破沉默:“第一行星机雷阵地已消灭三分之一。全体准备防御机雷攻击,蓄积能量准备第二轮炮击!”

“这样轰下去,恐怕那颗小行星都会给我们轰下轨道吧?”虹翔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奥维马斯此时的心情却好了起来,闻言大笑道:“只手击碎群星的感觉,真是让我这个老将也觉得有些热血澎湃不能自已啊。不过,金,作战结束之后再抒发这些年轻人的感慨吧!”

第一轮攻击完毕后,敌人的机雷攻击已经给打乱了。第一行星的火力大为减弱,与第二行星的配合也大大出了问题,阵前的六十多艘战舰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用常规炮火抵御了机雷攻击,然后又一致发起了第二轮炮击。事已至此,费里亚可谓大势已去。然而,就在第二轮炮击结束之后,第一行星上忽然持续不断地爆发出了剧烈的爆炸火浪。这次爆炸实在过于猛烈,无数机雷给炸得飞上天来,在空中滚翻着炸开了,如同给a集团的侵略军施放了数万枚投降者献媚的焰火。郭英雄看着这种奇特景象,不由得呆了,喃喃道:“怎么回事。”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按下通讯机问:“金,上将,是否你们的战舰射击偏离了方向,击中了他们的弹药库一类的?”

“没有。”上将的回答很简洁:“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次爆炸是在我们炮击完毕一分钟之后发生的,我看不是因我们的炮击而起。”虹翔踌躇了片刻,说:“如果我料得不错的话,第二行星上马上会出现同样的事。”

话音未落,三支舰队上的观测员都惊叫了起来:“第二行星,发生爆炸!”

“什么?”蒙受了舰队溃散之辱一直没开口的中井武惊呼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敌人是眼看再无法对我们造成什么损伤,只有白白的牺牲,于是放弃了基地逃跑了吧?”虹翔说:“不留一点情报和补给给我们,果然做得比秃鹫要塞的守卫官老练得多啊。”

“上将,我要求立即进击,追讨逃军!”波尔金大叫了起来。

虹翔插话道:“我认为可以停止了,敌人战意已去,而且已经先行一步,没必要穷追不舍。”

“金,你是想让我们背负这种耻辱吗?”中井武怒吼了起来。

郭英雄明白虹翔说得不错,但考虑到奥维马斯集团内部的团结问题,最终还是没开口。奥维马斯考虑了一会,说:“你们去吧。”

中井武和波尔金的这次追击在后来被评为“毫无意义”,但此时唯有这种毫无意义的发泄才能发泄他们心中的怒火,大概奥维马斯也只有这样做吧。毕竟对他来说,重要的事还很多……

缺了中井武和波尔金参与的战后总结会没开多长时间。虹翔提议原地修整些时候,把此次会战中损伤的舰艇好好修好,最好再等三星那边送来一波援军后再进发。然而奥维马斯却不这么想,频频打断他的论断,说:“金,你是年轻人啊,怎么象老头子一样的过分谨慎!张宁已经领先很长时间了,我们再呆在这里,难道让他一个人去攻打尼普尔森?”

“我不是胆怯懦弱,而是看了最近几次敌人的做法后产生的疑虑。”虹翔说:“这一次作战,我们获得了最后胜利,但敌人并没有失败。他们逃了,逃向了尼普尔森。如果前面的敌人都象他们这样做的话,我们将在尼普尔森附近遭遇十倍于今的敌人,打很艰苦的对抗作战。而且现在战线拉得那么长,如果给他们绕到背后切断补给线……”

“不存在补给的问题,这一点他们想错了,你则考虑得过多。”奥维马斯说:“我们的战舰庞大坚固,具备无限续航的反物质发动机和食水制造系统,完全不需要补给。我们只需要快速到达尼普尔森,集中兵力予以重重一击即可。届时缺少什么,可以在彼处就地搜集。”

“上将,补给还包括后续部队啊,而且我们的舰队中还有大半是没有反物质发动机和食水制造系统的轻型舰,他们怎么办?”

“我还是那句话,你考虑得过多了。”奥维马斯淡淡地说:“不用多说了,在此修整两天,以最快速度修复必须停泊才能修整的战舰,伤太重不能前进的就留在这里警备好了。我将给宇宙舰队,也就是黄而——他在那边干得还真是天翻地覆啊,你的好上司!我要给他写封信,你如果有什么话要跟他说,一并写了寄出吧。”

虹翔憋了一肚子气离开了会议室。刚走到联络艇附近,郭英雄追了上来,说:“小金,你可别过多的在意上将说的话。他并无恶意,只是考虑的与你我不太一样罢了。”

“太好高骛远可不好。”虹翔嗤之以鼻:“无视现实!英雄,你倒说说我说得对不对?”

郭英雄苦笑了一下,说:“我们都只是具体战术落实层面上的人,战略角度上怎能与上将等人相比?还是那句话,我们只做自己应该做的,至于是非成败,留给老天决定吧。而且上将那么有决心和信心,我们应该相信他、一如既往地支持他才对。”

“英雄啊,你的立场还真是坚定。”虹翔转身往联络艇走,忽然又停住了脚步,问:“你看过《三国志》没有?”

郭英雄迟疑了一下,说:“那个没看过,实在是太古的史书了,只是断断续续听过广播剧的《三国演义》。”

“对对,就是那个,我在和国时看过一点,那地方叫《三国志》来着。”虹翔连连点头,说:“当时没用心看,后来认识了黄二。他竭力推荐后,我才看了好几 。一直想看出他究竟象三国里的哪个人,刘备?曹操?都不太象。但是,我倒看到了一个与奥维马斯阁下非常相似的雄主呢。”

郭英雄立即知道他接下来没好话了,只得苦笑着看着他。虹翔说:“谋大事犹豫不决,吝惜身体;争小利争得头破血流——他就是袁绍型的人物。比起他来,我倒更看好认真勤恳、坚忍不拔的你呢,英雄!”

2kxs.la

郭英雄面如土色,连连摇手道:“你说什么疯话!”虹翔哈哈大笑,走进了联络艇,转身说:“今日评论英雄,可惜无酒。希望来日我们能在尼普尔海姆上再次相聚,找个风景极好的去处,把酒言欢,再论天下英雄,如何?”

“就这么说定了。”郭英雄微笑道。(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