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都市->星之海洋->章节

修订版第八卷 祸起萧墙 第一章 虹翔的逆袭(上)

热门推荐: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剑仙三千万 诸天新时代 都市国术女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女配她天生好命

唐庆峰的葬仪于七月四日清晨在奥维马斯舰队总部所在的三星大十字架上举行。这大概是近一年来三星首脑聚得最齐全的一次,连传说中存在的阿尔法美女总督陈琪也来参加了。

上次阻止我杀戴俊的那个教皇特使皮耶尔主持了整个仪式,口中喋喋不休地念叨着拉丁文,搞得老子一句也听之不懂。再加上自己和身边诸将随从皆身着黑色吊丧西装,搞小动作会非常难看,只得强忍了半个多小时,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送唐庆峰的葬,心中却只嫌他战术思想落伍、个人武功差劲,这么轻易就给费里亚海盗干掉了卿卿性命,害得老子要来陪罚站,真是妈妈的。

当仪仗兵甩着正步、扛着唐庆峰的不锈钢棺材到投放口时,我们一群给折腾苦了的才松了口气。没等露出久憋欲放的丑态,奥维马斯的副官就领了我等一行到大会议室开会。陈琪那伙故意拉到了最后,让亚当斯的永尾和龙二等人与我们同行。我与龙二胡吹着进场,心中却不由得微微一叹。叹过之后,自己却觉得这回的咏叹毫无必要。

一直坐到会议桌前,我都还在低头反省。会议一开始,张宁就说了一长串“吸取教训,继续深化队伍教育管理”的陈词滥调,我亦趁机充耳不闻。直到郭英雄作敌情总结报告,虹翔在桌子下蹬了我一脚,我才抬起头来听。抬头第一件事居然又是向陈琪望去,可她却低着头,没有与我直面。我暗自摇头,强迫自己定下神来聆听郭英雄的报告。

小郭同志文化水平不甚高,基本是靠自学和奥维马斯的垂青混上来的,从科班资历上不能与唐庆峰戴江南等人相比。但此人天性认真好学,磨练得久了,作起报告来可真象回事,比讲不了五分钟便要开始胡言乱语的虹翔强一百倍。他一上来先下了个罪己诏:

“自六八年以来,本舰队曾先后组织过三次针对费里亚海盗组织的侦察和围剿行动。目前看来,并没有取得计划的效果。本人作为舰队战术参谋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言一出,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小郭同志的图谋得逞了。他趁着我们来不及反应,迅速地、一本正经地、相当客观地对目前局势作了汇报和风险评估,放出了不少给奥维马斯舰队压了大半年的内幕消息,令在座诸人耳目一新。虽然他的发言肯定事先经过了上将阁下的允许,稿子多半还给他审过,可此时奥维马斯的脸色也很难说得上好看——毕竟给人揭短是非常不爽的,即使是有充分准备的自曝其短。

小郭讲得很快,不到十五分钟就做了结束语。会议室里除了部分人脸红脸青、场子里烟雾缭绕外,还是一片沉寂。忽然间,阿尔法舰队的常务副司令刘吉笙哈哈一笑,大声道:“中心舰队有困难,我们四方兄弟单位自然应该鼎立相助。其实,早就该通知我一声嘛。要是提前知道这种事,一定会立即带兵相助的。我可不象某些人,只知道去搜刮财货、手足残杀。哎呀,可惜可惜。唐学长如有我方协助,未必便有今日之失也!”

在座的下至端茶倒水的勤务兵、上至奥维马斯上将好像都傻了眼,几十对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了一鸣惊人的刘吉笙同志。随即,外围的几个五大三粗的奥维马斯舰队中级军官杀气腾腾地作出了欲跳上去暴扁之的神态。我向虹翔靠过去,倚耳悄问:“这家伙怎么着的?”

虹翔非常肯定地回答:“这家伙名字都那么衰,从来就没啥人用正眼瞧他。我输他那六次差不多都是打了通宵麻将或者唱歌后去的,从头到尾瞧也懒得瞧他,按例要握手时就装昏倒——好在他难得赢那么一两回,太兴奋了也就不太在意。这种人被忽视得久了,难免变态的,这个也不奇怪。当然,他这种万年留级生自然变态得比较没档次……”

因为所处势力政治军事地位的关系,我俩在三星联席会上排名相当靠前。俩高官在高级会议前排开小会是非常难看的,已经有好几个人对我们作出侧耳倾听的动作。寒寒在桌子下拼命扯我的右手袖子,要我端正态度。正在此时,听到郭英雄沉稳的声音:

“这种大事需正军级领导参与讨论,我等不便多言。如贵方有意援助,本人在此深深感谢阿尔法总督陈上校的盛情。”

郭英雄的军衔是准将,带了个有现代级的分舰队,级别早已是正军级。他这段自我矛盾的话的言中之意,就是要人微言轻的刘吉笙把乌鸦嘴闭上,这里轮不到你说话!刘吉笙正想反驳什么,郭英雄语气一转,重重地丢下两句话:“四月初,我方也曾有邀请贵方参与巡逻的计划。可惜随即变故从生,贵舰队竟因区区民间经济纠纷扩大而滞留领地之外两月不能返回,更徒增无谓损耗,不能于关键时刻施我舰队以关键之援手。确实是可惜可叹。”

我无视脸变成红烧牛肉色的刘吉笙,丝毫不压制音量地对虹翔说:“有素质的人骂架,当真是脏字不露就刺髓见血啊。”

“那是那是。”虹翔干脆更把声音放大了一级:“这么说来,我当时扣留小刘还是显得素质过低了,应该让他上去帮助唐司令嘛。说来说去也是我的学长,因为区区经济纠纷、私人恩怨,造成学长无人可援、马革裹尸,当真是我的不对。”

刘吉笙给我们几个围着揭伤疤,伤口不断扩大,鲜血已经淋漓尽致得一塌糊涂,虹翔的最后一句话把他最后一块皮也揭破了。虽然情势明显对他不利,他也终于忍不住裸奔之苦,脸红耳赤脖生筋地跳起来冲虹翔大骂:“妈个逼的,假泥棒鬼子,你骂谁?!”

“刘师长,我耳朵有点不好使,你对我说什么啊?”虹翔露出了我本是流氓的狰狞面目,向刘吉笙表露出了自己正军级比他大两级的跋扈之意。刘吉笙毫不示弱,企图从气势上反压昔日的手下败将,摩拳擦掌地大叫:“你个狗养的假泥棒鬼子,仗势欺人,别以为这里就没人能治你了。我告诉你,你还不算什么……”

从会议开始就一直扮夜叉王的奥维马斯阁下终于忍不住开始干涉了。他之前一直板着脸,此时依旧面无人色地在虹翔和刘吉笙脸上来回瞧了一好会,这争吵中的二人为其气势所摄,顿时闭上了嘴。寒寒见虹翔终于老实了,心里偷笑,在我手心上划了个记号。那是我们大学时经常玩的花样,意思是“猜猜谁会倒霉?”

别的不好说,眼前的这件事用屁股去想也能体会奥维马斯上将的想法,因为奥维马斯是这里乃至整个三星战区的头号假泥棒鬼子,虹翔这方面的资历比上将阁下差了五十条街不止。刘吉笙这番言行不等于是在少林寺罗汉堂里冲着方丈骂贼秃么?于是我转过脸对刘吉笙慈祥地笑了起来。果然,奥上将板着脸问:“你就是阿尔法舰队的司令?叫什么名字?”

刘吉笙见上将连他叫什么都记不得,顿时成了苦瓜脸。正在此时,一直没说话的陈琪开口了:“阁下,他是我方舰队刘司令,副职。”

“哦,我是说记得你们舰队管事的是那个挺漂亮的北都小伙子,姓王!嗯,果然不是他。那他还呆在这里干什么?正军级以下的都退场吧,马上进行绝密会议。”

刘吉笙同志站了起来,可随即发现坐在场子外圈的奥维马斯舰队中级军官虽然走光了,可三大行星来的代表除了龙二之外只有他一人站了起来,特别是雷隆多来的三个没一个动弹。他立即双眼喷火地望向了虹翔。

虹翔打着哈哈说:“鄙人军衔虽然才升到上校,可是享受正军级待遇已经快一年了,小刘你有什么意见吗?可以向三星总局组织人事部提出嘛!现在,你看是不是……先回避一下?这种绝密场合,不太适合有闲杂人等打扰的。”

陈琪头也不抬地警告了虹翔一句:“虹司令,虽然你的功绩傲人,也请你留一点口德,不要蹬鼻子上脸了。”

“知道啦,知道了。那总督大人你是不是督促一下这个人离开呢?”虹翔嬉皮笑脸却当仁不让地继续在刘吉笙的伤口上撒盐。陈琪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对刘吉笙使了个眼色。可是小刘今日受辱太过,却在这个时候相当不合时宜地发起了驴脾气,犟着不动。陈琪美丽的额头顿时冒汗,单手支撑着额头以免被人看到窘境,一面频施眼色。虹翔大概是因为我的缘故,对她丝毫不省得怜香惜玉,装作一脸关怀地说:“陈总督啊,你别理他。这种粗人,找俩宪兵拖出去就是了!在学校里他这驴脾气就闹过不少笑话,要不要我跟你说两个?不信的话,中心舰队里北飞的人多哪,你随便找一个都问得到,都是很经典的典故呢。”

虹翔越这么说,陈琪的脸埋得越低,却掩盖不住被气得发抖的轻柔娇躯。至于刘吉笙的反应就更激烈了。他气得鼻孔胀大、脸颊拉长、口唇充血,看起来竟然真与驴有几分相似。我正准备向寒寒汇报这个发现,再忍不住这场闹剧的奥维马斯阁下发飙了。他马着脸对陈琪说:“陈总督,虽然这是本阁的分外话。但作为三星总局在前沿的最高领导,我觉得有必要对你提出一些建议。这个副司令还是换了吧。你要什么人,可以到我舰队来要一个替代。副师级以下也算人才济济,甚至开巡逻机的都有不少比他强些!那么大的人了,不识眼色,丢人现眼的!张副,你那个后进军官培训班也要开期了吧?我看这人可以作个典型,交给你培训培训!”

待张宁点头表示同意接受这个愣头青后,他才象征性地问:“陈总督,本阁这么处理你可有什么意见没有?”

“没有没有。”陈琪头也不抬,象送瘟神一般地忙不迭地说:“阁下的意见很对,小刘是该去锻炼锻炼了。替换人选的事,等王司令回来了后商量吧。”

没等刘吉笙表演出悲愤撞墙的戏份,上将便召来了宪兵把已经半石化的他拖了出去。当天最令人欢欣鼓舞的一场活剧终于在我们依依不舍的恋慕中落幕了。大家调整了半分钟心情,立即如没发生过这回事一般讨论起了正事。

其实呢,正事确实该讨论,但是许多事都以形势决定,并非个人意愿可以彻底左右。套话一多,未免失于无聊,绝没有这种地痞骂架的场面来得过瘾。上将一声询问:“本阁意欲组织一次名为‘日炎’的联合作战行动,调集三星所有军力对费里亚海盗的行踪进行梳网式侦查,然后予以歼灭性打击。大概需要三位不吝实力予以相助,有问题没有?”

“没有,没有!”我和永尾抢着喊出了口号,陈琪也埋着脸点了点头,低声说:“我也同意。”

既然意见难得的如此一致,四大单位便很快依彼此利害关系和军事实力分好了工:

奥维马斯舰队:留出戴江南分舰队分兵保卫三星,其余所有可动员力量都出动。郭英雄分舰队作攻击主力,其余七个可全员出动的分舰队分区域执行不间歇侦查任务。不成编制的舰船和人员留驻大十字架待命防御;

阿尔法舰队:参与奥维马斯舰队的侦察编队;

雷隆多舰队:作为主力参与本次剿灭费里亚海盗行动。红舰队和郭英雄分舰队(即上将直属分舰队)均具有现代级舰队实力,作为剿灭行动的主力舰队,各自临时统辖四个主营搜索侦查的分舰队,一旦发生战事可立即接管全面指挥权,向其余舰队下移动和战斗指令;

亚当斯:提供所有后勤支持。

“具体的安排,我们下来分别再议。”奥维马斯上将一脸严肃地说:“从现在开始进入战时紧急状态。另外,金副司令,今日你的表现未见得便无可挑剔。然而本人是个爱才之人,所以才会对你的过分言行有所忽视,希望你在战场上能够不负我的希望,有所作为!”

虹翔好像深深地给他镇住了,作出了感激涕零的表情,连称:“是,是!卑职一定全力作战,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这句话也同样赠与在座诸位,凡是在本次行动中立下功勋的,本阁将不吝封赏,必然绩到功到,绝无亏欠!赏罚分明为千古治军之道,凡有误军情、有负职责的,也定会依律严惩不饶!你等可明白?!”

“明白!”在场人员都以吃奶的力气齐声喝了出来。

“嗯,不错,有气势。只要有这种必胜的信念,我们就成功了一半!”上将满意地点了点头:“要记住,敌人孤立无缘,完全靠在宇宙间漂流、偶尔掠夺边缘矿星予以补给。以今日的装备人员,我们只要在战术上予以重视,是绝对不会失败的。这是必胜的一战,旨在练兵,大家要有信心!”

会议开完后,我留下来与奥维马斯专门谈了一下戴江南舰队镇守三星的安排和地方支援问题。这些之前后有预案,而且在当前情况下,双方都难得很爽快地没有作梗,三两句话也就完成了。出门未见寒寒和虹翔等候,心里正在奇怪,却发现走廊拐角上立着一个纤细的身影,正是陈琪。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有什么事?”

“是有些话想问你。”陈琪慢慢回过头来,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还记不记得,一年之前,我们在这里说了些什么?”

这是干什么,算总帐吗?可这也不是个算帐的时候啊。我满心疑惑地抬起眼来与她直视,说:“自然记得,也许一辈子也不能忘记。”

“只是也许吗?”陈琪的声音尖锐了起来:“你轻而易举地忘记了所有的伤痛,不承担一点罪孽和负疚,用尽一切手段只用一两年便成了割据宇宙一方的暴发户!我完全没有办法理解,你这人究竟是怎样想的,你现在究竟是为什么而活?”

“你曾经几乎了解过我,但现在已经不同了。”我淡淡地回应道:“没有人理解我,我也不希望有人理解我。就当我是团行尸走肉,做着一切机器应当做的事又如何?”说完便越过陈琪,向外走去。只听她在背后冷冷地说:

“不要嚣张太过了,很多人都盯着你。”

威胁我吗?我忽然想起初中时的一句口头禅“我怕谁来?”,顿时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为了避免给陈琪造成更大的刺激,我加快脚步离开了那个我们彻底闹崩的怀旧之处。

yqxsw.org

三〇六八年七月七日,人类世界的三星军和月球守卫军倾巢出动,意图彻底剿灭费里亚海盗的“日炎”作战正式开始。对于此次作战,我并非没有疑虑。一年以来,奥维马斯舰队的实力是以级数扩张的,一年前我与奥维马斯议定的并肩作战、瓜分宇宙的意向协议早已随着这种实力的巨大差异土崩瓦解了。虽然我们的舰队实力与其主力舰队相当,但在这次日炎作战中便可看到数量上的巨大差异——在上将阁下的军威之下,我们的军力一旦脱离雷隆多行星的防御圈,实在没有什么自保自重的可能。

基于种种考虑,我把雷隆多托付给了寒寒,自己偷偷混上虹翔的旗舰。找了个舱位美美地睡了一觉,等出发了八个小时才去与他见面。他见我也在舰上,顿时脸色变了,立即嚷嚷道:“回航,回航,来不及就开舱,给我把这个闲杂人等赶下去!”

“哎呀,我怎么会是闲杂人等?我可是正牌的舰队司令呢。”我嬉皮笑脸地说。

虹翔懒得理我,指着我转头向指挥舱的诸人发问:“你们,都说说,他是什么人?”

红舰队最近几个月扩军很快,我又懒得天天往舰队跑,以至于除了虹翔的几个核心幕僚,那些新进的小妹妹们对着我都露出了一脸茫然状——可见平日懒得常在电视上露脸讲话是有极大的坏处的,这大概是特务出身者的必然劣势。

“别这样,别这样。”我见民意对我不利,立即哀求道:“怎么着也得给我个机会嘛,向你学两招。”

“学什么的,可以在虚拟机上学,用得着跑到前线来吗?”虹翔没好气地说:“现在的情势微妙得很,我真不知道,你跑上来对我们是有利还是有害。”

“既然无法分辨是非,又无法抗拒,就闭上眼睛承受这个结果吧。”我露出腕表给他show了一下:“现在回航的话,耽误的时间可就太久了,上将会把你的上校砍到少校去的。听话啊,乖,相信我吧,一定会有用的。”

虹翔大不满意,嘴里还是不住地嘟嘟囔囔,可也只得无奈地接受了这个我强加给他的现实。与这场争辩无关的是,携带着雷隆多两大巨头的红舰队正顷刻不停地向着宇宙深处进发。(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诸天末世军团系统末世之神级军团无敌军团之神兵兑换系统违规者俱乐部无限恐惧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惊悚世界:射程之内皆真理不太正经的黑科技大佬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顶流助理是条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