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军事->晚唐浮生->章节

第三十三章 谋划

热门推荐: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诸天新时代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宇宙级宠爱 剑仙三千万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女配她天生好命 我真不是魔神 都市国术女神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朱瑄什么时候这么有大局观了?”荒野小村之内,梁汉颙看着匆匆跑来的杜光乂,问道。

“被一帮子门客幕僚给说动了。”杜光乂冷笑道:“以土地传付子孙,让大小军头们永世富贵,这就是痴心妄想。也不想想天平、泰宁二镇才割据多久?河北三镇的好处,也是他们能得到的?”

自从剿灭李师道后,曾经庞大无比的淄青镇进行了拆分,天平、泰宁二镇就是拆分的产物。这两个藩镇总体而言还算恭顺,朝廷可以任命节度使,让节度使移镇也可以做到。比如当年2500名郓州兵入凉州戍守,就是从郓州移镇到灵州的朔方节度使派过去的。

巢乱之时,泰宁军节度使齐克让也出镇征战,可以说非常恭顺了。

天平、泰宁二镇事实上割据,还是朱瑄、朱瑾兄弟掌权后的事情。

“全忠扒黄河大堤,放水东去,濮、郓、兖、曹、齐诸州深受其害,也没人说道说道?”梁汉颙问道。

话说全忠放水这事,除了让百姓苦不堪言之外,对飞龙军右厢这万把人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曾经连续数月,地面跟黄泥塘一样,让他们无法出击。朱珍与梁汉颙隔着黄泛区,大眼瞪小眼。

水退之后,其实也回不到从前了。

河流扩大、改道的不少,沼泽面积增大,比如大野泽整体向外蔓延,“吞并”了几个小沼泽,淹没了不少农田、村庄,整个湖区面积急剧扩张。

这一切的一切,都对他们这支部队的机动出击造成了极大的阻碍。

最近几个月,梁汉颙不断派人外出绘制简易地图。少数几次袭扰,也是先跑到朱瑾的地盘上,然后袭击徐、宿、单、宋等州,尽量避开黄泛区。这也是朱全忠敢于抽调曹州行营兵马的原因之一,“水将军”比十万步兵都好用。

而曹州行营轻松了,宿州行营的压力就大了起来。但怎么说呢,他们躺平了,任你抢,我就守着几个重要地点,偶尔设置几个“假目标”搞伏击,敲掉你一点人马,再预判你会走哪条路,赌运气,你不来便罢,来了再敲掉一些。

零敲碎打,当然阻止不了飞龙军,但多多少少让你感觉到痛,不至于那么嚣张。

当年契必章带五千人东行,最后回去时,这五千人里的一半都没了,可见战事还是很激烈的,消耗很大。

当然梁汉颙也不怕消耗。事实上他甫一抵达濮州,就偷偷募兵。来投的有不少是郓镇武人,发大水之后,百姓生计困难,募兵根本就不是事。

“当然有人不满,破口大骂的人都多着呢。”杜光乂道:“先别提这个了。我刚刚收到消息,西边的战事已经展开了,你这边能不能动弹一下?”

“可以。拼着损失一些人马,也得去徐、宿转一转。”梁汉颙说道。

夏、梁双方目前在东线整体僵持着。梁军兵力不足,无法拦截来去飘忽不定的夏军,但梁汉颙最近总担心,哪一天梁人突然不要脸了,一点都不管了,只守着大城,然后把部队西调厮杀,那样他们还能牵制多少梁军?

别以为不可能,因为人性就是这样。一开始被夏军突入,梁人大受震撼,惊慌恼怒,调集重兵围剿。时间长了,发现剿不掉,而夏军造成的破坏见得多了,麻木了,能接受的阈值提高了,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邵伦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梁汉颙突然问道。

“此人时不时去趟郓州,朱瑄父母过寿时,搜刮民脂民膏,送了大笔财货。朱瑄对他很满意,很信任,甚至打算提他做天平军马步都虞候,后来发现邵伦还是想当濮州刺史,便笑骂他没志气。总的来说,邵伦得了朱瑄的信任。”杜光乂说道。

“贺瑰都看出点什么来了,朱瑄眼瞎啊,送点财货就湖住眼了。”梁汉颙笑骂道。

“若有人终日在你耳边说好听的话,你想要什么都给你送来,还讨好你家人,你信不信他?”杜光乂认真地说道。

梁汉颙不说话了。

朱瑄今年三十五岁,按说并未到昏聩的程度,但武夫就这样,他懒得管你地方治理如何,只要及时送上军赋,提供兵员,不造反,同时地方上大体过得去,不要整得民怨沸腾即可。

与朱全忠修好,在发大水之前就有人反对。发了大水之后,朱瑄依旧坚持与全忠修好,但反对的人更多了。

邵伦是支持朱瑄的!

“据邵伦所言,朱瑄早晚要把我们赶出濮州,事情很棘手,要不要……”梁汉颙问道。

“杀了朱瑄,朱瑾是何想法?”杜光乂问道:“梁将军可曾考虑过泰宁军的态度?若朱瑾打着为从兄报仇的旗号,兴兵来犯,怎么办?”

“那就把贺瑰拉过来,让他当节度使。他是天平军马步都虞候,在军中威望不小。天平、泰宁二镇也不天然就是他老朱家的,朱氏兄弟掌权不过十余年,上位前不过是军中小校罢了,能有多少根基?”梁汉颙出身晋阳牙校世家,背景与朱瑄、朱瑾一般无二,对他们这类人再熟悉不过了。

压根就没什么背景,还是外镇出身,募兵时进入军中的,因为技艺出众,敢打敢拼,又立下过功劳,积功升为中层军校。后来抓住机会趁势而起,也不过十余年。

真要硬说背景,不如说全镇武夫构成的利益联合体是他的背景。这种联合在对抗外镇侵攻时非常团结,也不容易倒戈。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古来其他王朝末年,一场决战的胜败可能就决定某地的归属了。但朱瑄、朱瑾、时溥的主力这些年被决战歼灭了一茬又一茬,有用吗?其他王朝有这些死硬不降、顽抗到底的武夫吗?

成德、魏博也被打得和狗一样,兵力损失惨重,但还是一致对外,原因是一样的。

所以,从外界打天平军很难,从内部消灭朱瑄,换一个人上台没那么难。

邵伦是濮州人,贺瑰也是濮州人,正儿八经的本镇武人出身,不比朱瑄强?

“这事还得大王定夺。”杜光乂咽了口唾沫。

杀帅造反,虽说很常见,但真要做起来,还是很有压力的。

杜光乂是“毛锥子”,分外下不了这个决心。梁汉颙就比他有决断多了,干就是了,朱瑾若兴师问罪,就跟他拼杀,战场上决胜负,多简单的事?

况且,不干能行么?朱瑄马上要来赶人了。

“先别轻举妄动,待我探探贺瑰的底。”杜光乂说道。

“你自去做你的事。”梁汉颙摩挲着一把匕首,道。

……

朱珍刚刚打猎归来。

行至理所济阴县南之时,刚好遇到左右德胜军指挥使贺德伦,他正带着部众西行。

“朱帅。”正把玩着马鞭的贺德伦见了,立刻下马行礼。

“贺将军但放心去,曹、单、滑诸州无忧也。”朱珍看着士饱马腾,看着就十分精悍的德胜军骑卒,遗憾地叹了口气,道。

天气寒冷,野外渐渐冻上了,贼将梁汉颙又会活跃在滑、曹、单、宋诸州。少了德胜军三千骑,肯定是非常不利的。但总不能坐视汴州被贼骑袭扰吧?

“朱帅也不用过于忧心。”贺德伦劝道:“朱瑄既愿与我修好,那么贼将梁汉颙就没了去处,东面威胁锐减,可安枕无忧。”

“朱瑄真能摆平内部反对势力?我看未必。”朱珍笑道:“便是梁汉颙,多半也不会老实回去,说不定会突袭占领濮州,继续与我对着干。”

“真到了那份上,朱帅不妨致书朱瑄,与他联兵,一同夹击濮州,擒杀邵贼女婿,让他女儿年纪轻轻守寡。”贺德伦说道。

失了濮州,如果泰宁军的朱瑾也不收留,那梁汉颙确实就成了流浪军团了,威胁大减。如果他侵攻朱瑄,凭武力占领濮州的话,多半也无法摆平各路势力。一个外来小军头,如无根之萍一般,凭什么占着大郡?届时局面怕是比直接遁走还要更加恶劣。

“我自有计较。”朱珍说道。

贺德伦又行一礼,牵马离去。

走出去百余步后,他又忍不住回头望了望朱珍。

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朱珍与氏叔琮、庞师古比起来,能力强太多了。这两年防堵贼飞龙军,曹州行营也是战果最大的,前后杀敌大几千人。

朱珍也提了不少有关限制、驱逐乃至消灭贼骑的建议,都很中肯,也很有效,奈何汴州无法给他益兵实现其构想,相反还不断抽调人西行。久而久之,朱珍似乎也疲了,现在颇有点韬光养晦的感觉。

打猎、饮酒、歌舞,是他如今最喜欢做的事情。什么金戈铁马、沙场征战,似乎完全提不起他的兴趣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堕落享受的武夫,什么大志都没了。就连追剿贼骑都是虚应故事,不是很积极。

“难不成这就是明哲保身,拥兵自重?”贺德伦有些猜测,但他决定把这些深埋于心底,不对任何人讲。

西边的太阳渐渐落山,德胜军三千骑连夜赶路。中原战事急,此去前途未卜。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从欠债千亿开始崛起从今天开始做藩王打工人异界崛起从聊斋开始浪迹诸天我在诸天做悬赏不想当大主播龙起洪荒甄帅向往的生活从亮剑开始搞军工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