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次元->柯南之苟到黑衣组织覆灭->章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又是孤儿

热门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都市国术女神 剑仙三千万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我真不是魔神 女配她天生好命 诸天新时代 宇宙级宠爱

“你觉得这件事情真的这么巧么,我这边刚和北郎先生说明了情况,并且去警视厅,让他们重新立案调查龙男,这边就起火了。”

妃英理问道。

“那又什么办法,都已经烧成这样了,我好奇的是他是如何得知消息的……”

上杉泽看了财城武彦一眼。

听到上杉泽的话,妃英理也是一下惊醒过来,对啊,之前他们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财城武彦可是没有在现场,他是如何早他们一步销毁证据的。

“莫非还有其他同伙?”

妃英理这时候也反应过来。

上杉泽看到财城武彦目光看向这里,对妃英理说道:“稍后再说。”

警方也来了,在查看监控之后,最后结案,是因为电线老化,加上屋内的纸张太多了,造成了意外失火。

听到这结论,财城武彦变得轻松起来。

“我甚至不用推理,就能肯定一定是他做的手脚。”

妃英理咬牙切齿的说道。

“只是没有证据,根本对他无可奈何,更关键的是我到现在都没有理出他有嫌疑的头绪。”

妃英理颇有些此无奈的说道。

“是啊,搜集了这么多线索,唯独财城武彦的凶杀几率越来越低了,可是如果不是他,难么他为什么又如此紧张。”

上杉泽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句。

仅仅只是因为那些偷税漏税的报表,还有偷工减料获得的钱,这些财城武彦完全可以推脱到旗本龙男身上。

他这么急忙的把这些毁坏,一定不仅仅是那些证据,说不定他是在掩饰什么我没有发现的或者是保护其他什么人。

上杉泽心中忽然想到了贝尔摩德的爆料。

“祥二先生,我想现在你应该对我说一下你那位女朋友,或者是未婚妻的情况了。”

走出公司,坐在咖啡屋内。

旗本祥二一直在沉默。

“你们是如何调查到稚子的。”

“因为财城武彦和旗本龙男的一张照片。”

上杉泽拿出这张给孤儿院的合照。

上面没有稚子,但是当上杉泽把照片反过来,原来照片后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在最后的角落里,有一行很小的字。

拍照人:武内稚子。

“我得到的情报,这位武内稚子小姐不仅跟你非常有渊源,而且她身上还背负着和财城武彦一样的故事。”

上杉泽直接问道:“祥二先生,这才是你和你父亲决裂的原因吧。”

“不错,稚子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姑娘,她和财城武彦不一样,她早就放弃了报仇,还是一位非常爱美食和拍照姑娘,我们相识完全是偶然。

那个时候旗本集团的名声因为某些事情很糟糕,管家建议我们在外面最好不用旗本家的名字,在这种情况我和她相识在一间美食屋,她在那里打工……”

旗本祥二缓缓诉说,上杉泽和妃英理既没有感觉不耐烦,也没有打断。

“如果是柯南那小子,肯定早就打断直奔主题了吧。”

上杉泽心中忽然冒出这个想法。

故事很老套,两人有相同喜欢的话题,加上一个郎才一个女貌,很快有了好感。

旗本祥二诉说的大多数内容都与他们想要知道的无关ꓹ 但两人谁都没有催促ꓹ 他们都能看出来祥二对这位女子很是深情。

“直到我们的感情有了突破的进展ꓹ 我决定坦白ꓹ 也是那个时候她开始脸色大变ꓹ 对我避而不见ꓹ 最后我终于找到她ꓹ 然后她终于告诉我ꓹ 她和旗本集团有大的仇恨,我知道这一切之后很震惊ꓹ 第一次ꓹ 为身上流淌着旗本家族的血感到痛苦,为此我愿意放弃一切ꓹ 和她隐姓埋名的生活ꓹ 但是,但是……”

说到这里,旗本祥二眼中迸发出仇恨的目光。

“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被我父亲知道了,他暗中调查了我ꓹ 然后他知道了稚子的身份,等到我回去的时候ꓹ 发下稚子吊死在房间之内,还有一封自杀的书信,警察来了也没有发现任何他杀的痕迹,但是我知道,一定是我父亲找人做的,因为稚子都坏了我的孩子,她是那么爱小孩,怎么可能自杀。”

听到旗本祥二的话,上杉泽和妃英理都没有插话。

同时上杉泽也更加了解了,为什么旗本祥二不结婚,还对旗本豪藏的死亡并不是多伤心。

不,应该说是除了夏江,几乎就没有多少人对旗本豪藏有感情,可见这人作孽到了什么程度。

“我的心早已经寄放在稚子那里,直到死去的那一天,我也不会变,这也是我对稚子的承若,同时也是对我父亲的报复,我告诉他,今生我都不会在娶,也不会有后代了,你建立的王国迟早会外人夺走。”

旗本祥二忽然顿住说不下去,眼睛故意看向窗户外面,不让上杉泽和妃英理看到他这位大男人的眼泪。

上杉泽和妃英理也很配合的低头,默默喝着口中的咖啡。

这时候旗本北郎就带来了新线索冲进来,这也是上杉泽和妃英理离开前,让旗本北郎去查的事情。

地下车库的监控。

他们都怀疑,如果财城武彦还有同伙的话,那么只有当时还在场的司机。

果然他们在监控画面里,找到了本堂异常。

在地下室取车的时候,他在打电话,虽然不知道他打给谁,但是结合财城武彦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这里,旗本龙男的资料还发生了意外着火,这一切都说明了一点这位本堂有着重大嫌疑。

“怎么会是他呢,怎么可以是他呢,堂本可是我最得力的手下。”

旗本北郎整个人手脚冰凉的说道。

“为什么北郎先生认为不能是他?”

上杉泽问道。

“本堂没有动机啊,他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非常认真,人更是本分,或许因为是孤儿的原因,他也是旗本集团最努力,最不扎堆的人,我一直很看好本堂的。”

旗本北郎实在无法置信的说道。

“孤儿,你是说他是孤儿?”

旗本北郎的介绍,上杉泽和妃英理、旗本祥二都不太在意,只有北郎介绍本堂背景的时候,三人都是一愣。

然后他们下意识的看向照片里。

“没有,这些孩子都太小了,不符合。”

上杉泽拿起仔细分辨了一下说道。

“或许又是一个巧合呢。”

“不对,不对。”

忽然旗本祥二想了什么,对上杉泽和妃英理焦急的说道:“我想起来为什么见这位本堂熟悉了,总觉得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对,也是照片,不过不是这一张,是稚子的遗物里,你们等等……”

说完,旗本祥二就冲出门去。

上杉泽和妃英理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追出去。

“祥二先生不介意我们一起吧。”

上杉泽问道。

“无妨!”

旗本祥二开车来到自己家,然后急匆匆的跑进去,郑重的拿出一个铁盒子。

“因为稚子是孤儿的原因,她死后,所有的遗物都是我整理的,我记得她遗物里面也有一张合照。”

说道这里,旗本祥二终于翻出来。

“这张照片是稚子在孤儿院分别前拍摄的,稚子还告我,幸好在这里她遇到了‘妈妈’才能走出父母死亡的悲伤。”

照片里的稚子眼中带着眼泪,但是却笑得很美丽,这对她来说一定是非常不舍的。

在她旁边,还有一位小男孩哭的哗哗的,全是鼻涕。

“这,应该就是本堂吧。”

上杉泽比较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

“对,是的,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旗本祥二一下子坐在地上。

旗本北郎电话也打来了,本堂消失了,不仅如此从北郎口中更是得到一个情报。

本堂进入旗本集团的时间,正巧是稚子自杀的第二年。

“他,他为了调查稚子死亡的原因,还是为了给稚子报仇……”

旗本祥二没有了追究的勇气。

不管是调查还是为稚子报仇,这位本堂都让他自行惭愧。

“你认为解开这一切的关键在哪里?”

在回去的路上,上杉泽询问身边的妃英理。

“.......”

妃英理没有说话。

显然还在用她的专业知识在整理刚刚得到的新线索。

“现在这些线索都无法证明什么,关键是如果一郎不让拿出那些照片的话,在法官面前他还是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

妃英理指着的是他杀死旗本龙男的案件,关于旗本豪藏的嫌疑,妃英理可以很轻松的帮助解决。

“或许找到了那位本堂我们能知道更多,只是他消失了,而且我们也没有的证据让警方把他列为嫌疑人。”

妃英理很是遗憾的说道。

“不,还有一个人,你忘了之前我们怀疑的管家么,我觉得他身上的嫌疑很大,很有可能他是旗本龙男的帮凶。”

上杉泽说这话的时候,还在想着那张照片,临走的时候他用哪都通收集拍了下来。

“可是管家的话更难以调查,而且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妃英理肯定了上杉泽的话怀疑,但是难题也有,距离开庭的时间也快了。

但他们这边却再次陷入僵局之中,现在唯一可以帮助一郎脱罪旗本龙男的证据一个都没有。

法官即无法判定旗本一郎是杀死旗本豪藏的凶手,但是他们这边也举证不了旗本龙男杀死旗本豪藏的动机和证据。

所以即使旗本一郎洗清了旗本豪藏的杀人案件,但对于杀死旗本龙男的案件还是没有多少帮助。

唯一庆幸的就是上杉泽又挖掘出两个爆料来,让自己的爆料等级提升了不说,还增加了不少爆料值。

“既然本堂、管家、财城武彦都很难调查,那么就调查孤儿院。”

“孤儿院?”

妃英理好奇的盯着上杉泽,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两个或许是巧合,但是财城武彦、旗本龙男、稚子还有本堂都是呆过这间孤儿院,还都与旗本集团产生了关系,你觉得这个概率太有多大。”

上杉泽从来不相信如此巧合的事情。

还有一点是,上杉泽的直觉,感觉这间孤儿院一定会有线索。

从之前北郎先生给出的资料,他和财城武彦接触的很少,两人几乎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为什么本堂会冒险通知财城武彦。

要知道财城武彦的身份,除了警方知道之外,公司上下可是都不知道的。

上杉泽还怀疑一点是被烧毁的除了关于财城武彦和旗本龙男的证据之外,或许还有其他的秘密。

如果真的有这个秘密,或许上杉泽就能解开这个案件的真相。

不过下一刻他愣住了,因为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夜晚,还是在一间废弃的仓库之中。

“今天他们突然调查龙男的材料,是不是真的发现了我和旗本龙男的事情?”

财城武彦着急的问道。

“即使有怀疑,我不是已经让本堂通知你毁灭一起证据的么,你还担心什么?”

“不,你骗不了我,你这么着急让我销毁的材料里,应该还有其秘密,你害怕被警方发现,还有本堂居然也是孤儿院里的孩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现在就要报警,戳穿你的假话。”

财城武彦一脸紧张的盯着眼前这位质问。

“那我就告诉你……”

听完这位的话,财城武彦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怎么会,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要不要我把这个证明拿给你看看看。”

财城武彦看完之后,眼神再次坚定的盯着面前这人说道:“我担心因为本堂的缘故,他们会调查到‘妈妈’,调查到孤儿院,需要我做些什么。”

“不必,他们什么都调查不了,你只要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听到这话,财城武彦眼中闪出一丝狠毒之色。

“放心,我一定会让旗本一郎闭上嘴,我最了解他了。”

第二天,东京铁塔。

上杉泽穿着假面超人的衣服,一变表演,一边在四处观察。

“可恶,系统你得爆料最好准确,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偏偏在一郎案情最仅要的关头,系统来催债务了。

之前上杉泽欠下的一亿还没有归还不说,还欠了峰不二子的不少钱,这让系统终于提示上杉泽,尽快还款,不然的话就暂停服务,并且增加费用。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现在可不仅仅是一亿了,加上峰不二子的报酬,还有系统给出的利息,无不让上杉泽感觉一阵绝望。

幸好的是系统再一次提示他,搜索到金钱的爆料,只需要透支一个铜级宝箱,询问上杉泽愿不愿意抓住。

上杉泽在又欠下系统一个铜级宝箱之后,换到了这个爆料。

东京铁塔。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

相关推荐:蛮荒风暴神罚之上战宠天王吾乃白胡子吾名白胡子目标是除掉柯南柯南总在怀疑我从钢铁侠开始做评测史上最强绿巨人人生只有一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