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武侠->国术疑云->章节

第二十三章 鄂军兵营

热门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女配她天生好命 都市国术女神 诸天新时代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剑仙三千万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天蒙蒙亮,太阳露出半边脸,随即被云彩挡了,射出的光穿过厚厚的云彩,羞答答的照在临江门的鄂军兵营上。门前站岗的士兵,站了半夜了,疲惫的往营里面望了望。很多士兵已经被哨子叫醒,开始了晨练。而换岗的士兵,还迟迟未来。

这个兵营真大,除了借用老百姓的一些民房。还在山坡上搭了一些帐篷。重庆这个地方尽是山,想找一块平坝都难,士兵的操练都是围着山坡跑,跑上去,又跑下来,原本就不习惯的鄂军士兵,累得不停的喘气。

外面,一个年轻的姑娘和一个看上去很年迈的老人,推拉着一车菜,费劲的来到兵营的门口。

两个正期待换岗的士兵,一把拦住了他们。问道,“你们干什么的?”

那姑娘抬起头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这住他们车的士兵,温柔的说道,“兵哥哥,我们是来送菜的。”

拦他们的士兵,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好听的女人声音了,语气也软了下来,说道,“小妹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呢?”

卖菜的姑娘听见这话,皱了眉头,瘪着嘴,伤感的说道,“昨天给你们送菜的李二娃是我哥,他,他,---生病了。”说着说着,流露出了几分心酸。看到这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愁容,这两个士兵更是心软了下来。她如此瘦弱,又是同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拉一大车菜。真是可怜,狠不得,自己上去帮他们推一把。两士兵立刻把她们放了进去,傻呆呆的看着那姑娘的身影,那姑娘的身材,嘿嘿,可不是一般的好!

这俩人,并不知道厨房在哪儿,所以一路问着走。路都是上坡路,菜又多,搬了一会儿,就搬不动了。老人做在台阶上歇了歇气,向这兵营的四周望了一下,还真是房子多,帐篷也多,那人一定也多了。一对士兵,在晨练中,跑了过来。那姑娘正端着一篓菜,突然叫了一声,“哎哟,我的脚好痛。”那些士兵是在跑步,突然听见一个有磁性的女人声音,全都把目光聚焦到了这姑娘身上。她又叫,脚痛。领队的哨长,先停了下来,背后的士兵跟着围了上去,一看这姑娘。真是一个大美人!

圆圆的脸蛋,脸蛋上还有些红晕。一张樱桃小嘴,高挺的鼻梁,水汪汪的大眼睛,左顾右盼。再看她的身材,凹凸有致,丰乳肥臀,纤细的*,修长的玉腿。几个士兵接连吞了几下口水,怎么这样一个大美人在运菜,还在这儿叫脚痛呢。已经很久没见过好看的女人了,一个个春心涌动,纷纷向哨子请求帮她运菜。那哨子正在为难,却听那女子说道,“兵哥哥,真是谢谢你们了,我只是扭了一下脚,现在痛的厉害。如果你们忙,就去忙吧,别管我。”此话听了,更让人动恻隐之心。一个士兵不顾一切,冲到那姑娘的面前,温柔的说道,“小妹,你脚痛吧,哥帮你运菜。现在哥看一下你的脚伤的怎样了?”

那姑娘皱起眉头,脱下鞋子,露出一只白白嫩嫩的三寸金莲。这群士兵大吃一惊,这脚可真是玲珑呀。她指了指她的脚腕,果然有些红肿,面前的那个士兵就大胆的用手去摸她的脚腕。她尽情叫了起来,那叫声,可以说是痛的叫声,却很有技巧,听起来缠缠绵绵的,听的这群士兵钻心的痒,像无数只蚂蚁爬在脚板心上。其中的几个士兵,怎么也忍不住了,也冲上前去摸这姑娘的腿,姑娘变了叫声,大声尖叫了起来,场面顿时乱成了一团。哨长马上吹哨,冲上去,把这些士兵一个个拉开。大声训斥道,“没见过女人吗?一个个都想去占人家大姑娘的便宜。一点王法都没有了!”指着那几人说,“你们几个去帮着把菜搬进厨房!”

那女子坐在地上,不吭声了,眼泪悄悄的流下来。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泪花,留下的士兵们看着,都觉得心碎。那白发老头,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叹气的说道,“真是造孽吆,造孽吆。”无奈的摇着头。哨长,见这个场面,感觉问题似乎还有点严重。现在必须先安抚一下这爷儿俩,若闹到标统那儿,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那些士兵几下就忙完了。哨长的好言好语,这爷儿俩也平静了下来。正准备赶这群士兵离开,那姑娘用手摸了摸手腕,尖声叫到,“糟糕,我的手镯不见了。我的手镯不见了!那是妈妈临终前,留给我的!”一时间,那女子像是失控了,有点疯癫,大声的喊了起来。这完全让在场的士兵始料未及,一个二个目瞪口呆,一直没有注意手镯呀,怎么手镯不见了?谁拿的?

那姑娘大声的哭泣道,“我手镯呀,我的妈呀。你怎么不见了呀。不见了呀---”她眼里的泪水,稀里哗啦的,像瀑布一样飞溅。整个军营,一下闹起这么大的动静,像炸开了锅。营里其他的士兵,纷纷跑了过来,向周围的人打听是怎么回事。一打听,还真是一个麻烦事,刚才摸姑娘的那几个士兵,都忙着去摸脚去了,没有谁注意这姑娘手上的手镯。到底是哪个拿的手镯,没有人能说清楚呀。这几个士兵,现在感到心里发麻了。

督队官陈镇藩带兵先到,听了事情的原委,立刻下令把这一排人全绑了起来。刚才摸脚的几个士兵和这爷儿俩一起送到标统曾广大处,听候发落。

标统曾广大此时正在营帐里,看小说《红楼梦》,他才从端方那儿借的。他是端方新近提拔的三十二标统领,号福田。新近被提拔,少威望,军中士兵多有不服。最不服的就是督队官陈镇藩。此方,绑了人来,叫自己发落,真是左右为难。

按理说,事情并不大。掉了个手镯而已,大不了叫这群士兵陪点钱,就行了。关键是前面摸脚一事,会被误认为是调戏妇女,传出去,不好听。先问了这个姑娘到底带了手镯来没有。这个姑娘泪花花的,一口咬定是带了手镯进来的。果然这姑娘妩媚动人,举手投足间,带有几分轻佻。端详那女子的美貌,自己都有一种春潮上涌的感觉。行军打仗多年,沾女人时间太少,见了世间漂亮女子,谁又不动心呢?这几个士兵的举动,其实也在情理之中。真想从轻发落。厉声呵斥这些士兵,全说没有拿手镯,看表情,还真像是受了冤枉。不过这女子言之凿凿,不好办呀。

他想了又想,最终下令把这几个士兵痛打五十大板,通报全标,引以为戒。再慢慢和这对爷儿俩谈手镯的事,若他们同意,就赔些钱,把事情了断了。

曾统领把其它人请出自己的营帐,带着爷儿俩来到后屋。刚才询问的时候,确实看到这姑娘捂住她的脚腕,不时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下一下的皱眉头,一定是崴的不轻。叫军队里的军医来看看,也好表示自己的善意,一会儿谈赔钱的事,也顺利些。

这次随队的军医,也是一个年轻的军医,不过二十岁出头。他一来,这女子,就显露害怕的样子,心有余悸的说道,不劳兵哥哥麻烦了,只要给些跌打损伤的药酒就行,他们自己涂抹。曾统领一想,也许是刚才她受惊了吧,不愿接触年轻士兵。也就顺了那女子的意思,命令军医留下了一瓶正骨水。

军医走后,曾统领就说道,“小妹,这群士兵是我管教不严,责任在我。你的这个手镯,我也命令人找了,没有找到,不如你开个价,我赔你个手镯。”

那白发的老人,咳嗽了起来,说道,“哎,可怜我们爷儿俩,在外面漂泊,无依无靠。今天真是苍天有眼,遇到曾大人,这样通情达理的人。”

那女子听见这话,竟然又流下了眼泪,活生生一个楚楚动人泪美人。她把鞋脱了,再次露出了雪白的小脚。脚腕上确实有些红肿。她伸了伸脚,一条修长的玉腿展现无遗。这些动作全然不当曾统领在场。她卷曲起脚,打开正骨水,用纤纤玉手轻揉脚裸。曾统领并未长期接触过女子,只是觉得这个女子动作撩人。这女子一会儿就低下了头,痛的轻轻的叫了起来。曾大人一时间也被这女子的一系列的举动吸引了,走了神。

那老人又咳嗽了几声,他才回过神来。竟然这个老人说,他想出去一会,上个厕所。曾大人,把手一挥,你自己去吧。

那女子抬起头来,见曾大人也是有点失神,就说道,“曾大人,能不能,帮我揉一揉。”

曾广大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拿起药酒,轻轻揉着这女子的脚裸。这女子趁机靠了过来,把头搭在曾广大的肩头。一阵女人体香,顿时扑进曾广大的鼻子,还有肩头女人的体温,一下都让曾广大心跳飞快的加速,他一只手轻揉着脚裸,一只手就去搂抱那女子。那女子,索性一下扑了上去,把曾广大抱在怀里,紧贴着他满脸胡须的脸。

就在曾广大手忙脚乱的,准备进一步发起进攻的时候,外面传来哨兵的喊叫,“龙大人,龙将军求见!”

他一下惊醒,一把推开这个女子。才发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自己和这女子,衣服都解开了一半,他急忙整理衣服,去见龙砌。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心想,女人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好久都没有接触了,真是妙不可言。不过这事,千万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更不能让龙砌知道。

走到前屋,一见龙砌,才知道,有重要军情。探子来报,有同志军两路向重庆移动。端方命令他派一个营去伏击其中一路同志军。另外,龙砌这次来,是为了提走寄放在这儿的十几箱东西,并且还要借一个排的士兵,押送这批物品赶往成都。(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宝鉴盗墓之问鼎长生三国小术士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国术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