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次元->大王饶命之我能收集正面情绪值->章节

第一百三十六章找尚树辛的姜束衣

热门推荐: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剑仙三千万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女配她天生好命 都市国术女神 宇宙级宠爱 诸天新时代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我真不是魔神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狂啊?你们仨继续狂啊?刚刚不是还一副要进行正义的群殴吗?你们倒是过来啊?”

尸狗小剑抵在中间将士的脑门前,吕树一脸的笑意,那模样要多贱有多贱。

三位将士移动也不动,跟个死人差不多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不过吕树脑海中的负面情绪值跟掀起了一阵浪潮一般,源源不断的+1+1+1很快就霸占了负面情绪值的入账记录。

“可惜了,你们提供的上限只是1点,如果没有限制的话应该会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吕树摇了摇头,脸上透露出了一抹惋惜之色。

三将士:……你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既然现在被我反被动为主动,那么我也不会太过分,把你们的长枪拿出来吧,用你们的长枪来买你们的命这笔生意很划算对不对?”

吕树一脸笑意的看着三位将士手里的长枪,他可是看得出来这三把长枪的品质虽然不如尚树辛之前给他看过的那一把长矛,但也比他手里的长枪好上一些。

上前几步,吕树直接上手抓住了对方的枪,用力拽了两下没拽过来。

吕树脸色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有趣之色,随后驾驭尸狗小剑直接抵在了这个抓着长枪不放手的将士额头。

脑海里的负面情绪值们谈增加了十几点后,那个将士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手。

之后吕树缴械其他两个将士的时候也是用这个方法轻松获得了三十多点负面情绪值和两把长枪。

“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就庆幸吧,你们这是遇到我了而不是尚树辛,别看我有点过分,但我只想要你们的武器而已,我对你们这些死人的衣服什么的是没有半点兴趣。”

“但你们如果遇到的是尚树辛的话,那你们身上的那身盔甲和你们的那面甲也别想要,那家伙不把你们浑身给扒干净他就不叫尚扒皮!”

吕树把三杠长枪收好,又把之前被三位将士打落的长枪捡了回来,看着心情很是低落的三个人不禁开口安慰道。

只不过吕树看向他们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可惜,他真的不对这三位将士的盔甲不感兴趣吗?不!他当然有兴趣!在他的眼中那可是钱啊!

就算自己膈应的慌,但自己完全可以给他们扒下来找机会卖掉。

至于吕树没有对盔甲动手的原因……纯粹是因为他拿不了了,新增的三杆长枪加上已有的六杆直接把他的背部空间给占的满满的,哪里还有放盔甲的地方?

在这个时候吕树甚至已经开始怀念尚树辛了,如果现在有尚树辛那个移动空间在自己肯定不会放过这些盔甲。

但现在也是实属无奈啊。

“行了,既然我收了你们的报酬,那我就把你们刚刚对我的攻击的事情给一笔勾销了哈,不过我也有个要求,我的事情你们不能告诉别人!不然……”

吕树的眼中略过一抹杀意,尸狗小剑发出嗡嗡剑鸣声,生死被主宰的感觉再度出现在了三位将士的心里,恐惧如同海水一般让他们窒息。

“记住!如果有人问你,你们就说刚刚出了一点状况,眼睛突然一黑,然后你们就晕过去了,等你们醒过来武器就没了,就按照这样的话说知道吗?”

吕树有些不放心的再度对三人嘱托了一遍。

三位将士:……

你是不是太瞧得起我们了?你感觉我们会说话吗?

吕树转身就往深处前行,他现在身上的东西太多了,得找机会进一下密道,把身上的东西给放一些下来,不然再让他遇到两三个落单的将士打劫的时候可别没法拿了。

“前面的人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直接灌入了吕树的耳中。

吕树有些警惕的向后看去,只不过眼前的人让他有些意外。

淡黄色长裙,蓬松的头发……咳咳,扯远了。

在吕树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磕了药来找尚树辛的姜束衣。

“吕树!是你?太好了吕树,你知道尚树辛他去哪里了吗?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见到刚刚被喊道的人是吕树,姜束衣的心情顿时有些激动了,要知道他们两个基本上一直都是一起探索,说不定吕树就知道尚树辛在什么地方。

“姜束衣你怎么在这?赶紧压制气息!躲起来,不然一会很有可能会被四周巡查的那些将士给发现!”

见姜束衣没有一点收敛气息,肆无忌惮的将气息显露出来,吕树只感觉脑子里一阵轰鸣,这姜束衣怎么和尚树辛一样莽?他到底是怎么突破重重包围来到这里的?难不成是和尚树辛一样莽过来的?

“放心吧,我已经吃了尚树辛之前给我的那个药丸,现在那些根本无法感知道我,不说别的,你倒是说尚树辛现在在哪儿啊?”

姜束衣敷衍的回答了吕树的问题,随后又把问题给扯回了尚树辛的事身上。

“从一开始到现在你只和我说了三句话,其中有一句是叫住我,其他的两句你都没离开过尚树辛,你还真是情深意切啊!”

深深吸了一口气,吕树强压住心中的饱腹感有些无语的对姜束衣说道。

“啊?我有吗?”姜束衣一愣,随后眼神有些躲闪的说道。

“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件事,你说尚树辛给你的药丸?那是什么?为什么你说吃了之后感知不到你?”

“唉?你不知道吗?化魂散似乎能够从遗迹生物的感知中消失,不然我估计也没那么容易进来,难道尚树辛没给你吗?”姜束衣有些好奇的问道。

按道理来说尚树辛和吕树的关系这么好,就算是给他一份那个化魂散也很正常,可是看吕树现在的这幅模样也不像是吃过这个化魂散的模样。

现在的吕树脸色黑的跟块煤炭似的,甚至让人怀疑如果用火点一下会不会直接烧起来?

“呵呵,给了,他给我了!只不过他给我的是隐形的,别人看不见而已。”

吕树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那可不是啊,那尚树辛是直接用意志给他的,连他都看不见的那种。

这让吕树的心里那是又怒又惊喜。

怒的是有这种好东西竟然连最好的基友兼损友都不给。

而惊喜的是,尚树辛这货竟然把这么好的东西给了姜束衣,这不就是说明自己之前做的并非没有效果,直接让尚树辛这个死直男情伤无限翻倍!

吕树说甚至可以毫不谦虚的说,尚树辛有今天能够找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没有他就没有现在人生巅峰的尚树辛。

“给了就行,那尚树辛呢?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带我去找他啊?”

听了吕树的回答,虽然姜束衣种感觉吕树的语气有点不对劲,但也没多想,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尚树辛的身上,就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没能第一时间察觉。

…………

看着十分牵挂尚树辛,又将话题转到他身上的姜束衣,吕树突然莫名的有些后悔,自己在没有找到对象的情况下成全了尚树辛,貌似也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至少他现在没两句就要被强行喂一口狗粮,他也想找一个像姜束衣这样的善解人意,温柔委婉,满眼都是对方的美丽“女孩”当女朋友啊!

当然,吕树想找的是真正的女孩,而不是姜束衣这样的“女孩”。

不知道那几位被姜束衣灭口的可怜学生如果听到吕树对姜束衣的评价会不会气的活过来,然后指着吕树来上一句:你放屁~!

“正好我也要回去,一起走吧,不过我要和你说一声,尚树辛现在因为一些正在做一件事情,估计他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一会到了记得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吕树摇了摇头,转身率先在前方带路。

同时,密道之中。

正在青莲里的专心炼化青莲地心火的尚树辛浑身一震,戴在手指上的凰戒散发出盈盈的光晕,而青莲地心火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主动被炼化的速度也加快了一些。

…………

“你们的武器呢?怎么也没了!?才多久没战斗你们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武器了吗?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那我们曾经辛苦赞下来的装备那岂不是都要没了?说话啊你们!武器到底是怎么没的?”

正厅之中,黑铠将军那充满怒火的的声音对着那三位被吕树打劫走武器的将士训斥着。

虽然这三位将士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不过吕树那边原本已经快要停下的负面情绪值又霹雳哐啷的疯狂增加起来。

“难道说……你们是遇到了那个偷我山河印,挖我池塘的那个小贼?你们上去战斗然后落了个十二石俑的下场?没错!一定是这样!不然根本没人敢这么做!”

黑铠将军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越想越感觉有可能。

“你们去带路!刚刚你们和那小贼战斗的地方!我要清点五百兵力,然后一同前去,一定要他死啊!”

黑铠将军面色冷漠的对三位将士说道,话语里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三将士相互看了看,显得十分犹豫,毕竟那种生死被主宰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他们根本就不想再去体验一次。

“嗯?看你们的这样子似乎很不愿的模样?”黑铠将军斜眼看了一眼三人,对他们的态度有些不满。

“但我这不是要求,是命令!这么多年不上战场已经学会抗令了吗?”

三位将士连忙低头,要知道按照军律,违命抗令者,杀无赦!

虽然众人已经见黑铠将军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了,但这并不代表曾经征战沙场屠戮了不知多少生灵的黑铠将军已经变的仁慈了。

虽然经过了几百年的身心修养,现在的黑铠将军心性很平和,但这也无法表明他心中的嗜血已经被时光磨灭。

如果真的抗令说不定黑铠将军会真的对他们痛下杀手,他们的人数毕竟多,说不定真的能把那个人杀了呢?

当然还有一层原因,如果他们真的去了也不一定会死,但如果不去的话那是一定会死啊!

…………

“吕树我是想让你带我去找尚树辛,你带我来这么乱的地方干什么?这附近这么多巡逻的,看起来也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啊?”

姜束衣看着不远处的废弃池塘,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有些搞不明白吕树的意思。

“啧……就这么记着见你对象?放心吧,一会你就见到了,如果没有隐藏性那我们早就被他们给发现了,还躲什么?”

吕树没好气的调侃了一句姜束衣,随后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带着姜束衣跳下了已经被他们挖空的池塘。

姜束衣脸上刚刚被吕树调侃出的红晕已经消失,只不过看着四周的环境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轰……”

“快进去!别浪费时间!”

将堵住密道的石头移开,吕树有些急切的说道。

看到一脸着急的吕树,心中震惊的姜束衣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进去。

吕树紧随其后钻了进去,随后把巨石移回了原地,随后靠着墙壁摸着黑和姜束衣朝着密道深处走去。

只不过吕树两人都不知道,在他们进去之后,池塘的上方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将士……

“真没想到荒废的池塘下竟然别有洞天,难怪你说你们藏身的地方很隐秘,这基本上都找不着吧?不过……我怎么感觉这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了呢?”

第一次进来的姜束衣有些惊讶的说道,这种地方如果没有追踪器什么的话估计没人能找的到吧?

但话说回来,难道那个黑铠将军不知道这个地方吗?

“温度高很正常,尚树辛他正在炼化一道火焰,诺,前面的青色莲花里就是尚树辛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在这里吧,这里的温度虽然高一些,但也都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再往前去我们会受不了那高温的。”

吕树停下脚步,把背上的九杆长枪放了下来,随后坐在地上整个人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高温?”

相关推荐:我在日本当剑圣洪荒:我是东王公开局:穿越王者大陆我的贴身校花总裁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诸天之深渊降临我的绝色美女姐姐我的绝色美女特工老婆龙族至尊龙族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