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次元->从黑影兵团开始圣杯战争->章节

第二百四十九章 韦勒斯拉纳的约战

热门推荐: 诸天新时代 从向往开始制霸娱乐圈 女配她天生好命 特种兵之战狼崛起 宇宙级宠爱 我真不是魔神 食物链顶端的猛兽 都市国术女神 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剑仙三千万

(二合一)

虽然看似寻常,这些黑棒却有着打乱神力流动不可思议的功能,对于野猪这种本能的神兽具有致命的效果。

“吼——”

发出痛苦的嚎叫时,{野猪}黄色的眼睛中终于有了一点知性,他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罗兰,刚想示威,却突然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你这种蠢东西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罗兰炯炯有神的瞳孔中露出满意的意味,虽然是一个化身,但既然对方只是一个没有智商的野兽,对付起来自然很简单,不过他还是很满意{野猪}所表现出来的威力的。

这种速度,冲击,还有破坏力,就算是不从之神也不能请轻易无视,在战斗中想必会起到奇效。

“虽然感觉它也能这样收服你,但似乎太浪费了呢,说起来,你好像那些不从之神更符合尾兽的定义呢。”

罗兰走了上去,摸着【野猪】坚硬的皮毛,看着之前还那么暴躁,现在却乖巧无比的神兽,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他盯着{野猪}黄色的小眼睛,掏出了怀中的石板,然后又收了回去。

“一定的智商,庞大的力量,但却只会遵循本能,在一定程度上利用,这样说来,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详的征兆一样,{野猪}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不可避免的与罗兰再次对视了一眼。

它看到了一双平静的眼眸,一只鲜红的像是生命凋零的瞬间所绽放的美丽颜色,另一只则是美的摄人心魄的浅紫色。

然后,这双眼睛的颜色就在他的瞳孔中,像是镜像一样放大。

明明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可见到这双眼睛的人都能够体会到那其中蕴含的意味。

“野兽,服从我!”

野猪的瞳孔里投影出了罗兰的瞳孔,原本些微的挣扎也彻底停止了。

在正常情况下,神兽是不会服从于他人的,即使对野猪这种智商不高,代表愤怒,破坏的神兽只有用更强的力量去征服,他绝不会臣服。

可在这种双闪耀着光焰的眼睛面前,罗兰霸道的命令得到了实现,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瞳力瓦解了这只神兽的精神世界,并且彻底的操纵了他。

虽然无法像主人一样给他提供咒力进行支援,但只是利用这份力量的话,已经足够了。

尽管罗兰有着许多手段,但不得不说,轮回眼为他提供了相当大的便利。

“这眼睛真好,我越来越适应它了。”

罗兰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眼睛,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可接着,没等欣喜的艾丽卡与莉莉娅娜迎上来,他就忽然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后方。

庞大的暴风卷起了周围的一切,以螺旋的姿态,朝着罗兰的方向移动而来,那里蕴含的气息与力量,是单一化身的数十倍之多。…

来人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姿,这是一位俊美的少年,穿着拖在地上的长袍,灿烂的阳光在他身上反射出温暖的微光。

他的周身,是缓缓消散的微风。

“密特拉依然保佑着我吧!”

少年以欢欣的语气,做出了开场白,到了这种地步,对方的身份已经昭然若现了。

“胜利之神,战争之神,东方之军神,韦勒斯拉纳。”

因为罗兰身上的两位神明的力量性质都与他关系不浅,与韦勒斯拉纳的相遇居然让他产生了久违的愉悦。

“没想到身为军神的吾也会失去先机,吾之宿敌喔,”

韦勒斯拉纳高兴的点了点头,随后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虽然之前在接近的时候就有所察觉,但亲眼见到的时候,纵是使韦勒斯拉纳,也无法克制脸上的表情。

“密特拉冕下,安格拉曼纽,没想到与我关系密切的二者居然会融为一体,”

比起阿胡拉,密特拉的关系要与韦勒斯拉纳更加亲近,而安格拉曼纽则是他一直对抗的宿敌的父亲,见到他们的力量同时存在于弑神者的体内,韦勒斯拉纳受到了相当的冲击。

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满是古怪的表情,“难怪我会以渴求胜利的姿态降世,如果是您的话,就理所当然了。”

像是旅行的游子归家,彷徨的迷失者找到了归宿一样,韦勒斯拉纳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与诚挚的笑容。

他认真的审视了一下罗兰,虽然作为不从之神,却用上了敬语,“面对您这等强大的存在,野猪被征服也是正常的事情呢。”

说着这令人恼火的结果的时候,韦勒斯拉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失去了一个化身的并不是他。

“所以呢?你对我的战利品有什么意见吗?放任他在我的领地乱来,你也应该做好了被夺走化身的觉悟了吧。”

罗兰毫不客气的说道。

而韦勒斯拉纳听到这种挑衅,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忽然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没错,虽然这并非我的本意,但破坏了秩序受到惩戒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是凡世的王者,当然无法制裁我,但既然这是您的领地,我也会接受这种结局。”

似乎是因为他本身也是王权守护者的缘故,韦勒斯拉纳爽快的接受了这种惩戒。

与罗兰想象的不一样,即使知道自己是他神话中与降世敌人的二重结合,还弑杀了他尊敬的主神,可韦勒斯拉纳始终都是一副高兴的样子。

这可不是什么外物之类的东西,而是与他的完整性和力量息息相关的化身。

看到罗兰皱起眉头的样子,韦勒斯拉纳也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情。

“您似乎在苦恼?”

“有一点吧,你这么乖巧,有种让我在欺负邻居家小孩的感觉。”

听到这种描述,韦勒斯拉纳那张英俊的脸上不但没有半点被侮辱的感觉,眼神中兴奋的神情还更加浓重了。…

“原来您是这么有趣的人吗?别说您有着正当的理由夺走野猪,就算没有,您也不会放过它的吧,再见到您的第一刻,我就理解了,我们是同类啊。”

“渴望着胜利与战斗,征服与掠夺,你想成为一场战争中那荣耀的胜者吗?”

似乎是因为被触动的原因,韦勒斯拉纳的眼中闪烁着微光,而罗兰则是不以为意的回应道。

“面对不从之神,所有弑神者的态度都是一致的吧,胜利就代表着力量。”

“对的!胜利就是力量!胜利就是一切!汝果然是吾天生的敌人!”

像是受到了什么鼓舞一样,韦勒斯拉纳举起双手,念着赞美的颂词,对于身为胜利之神的他来说,罗兰的话在对胃口不过了。

“我原本还以为您会受限于密特拉冕下和安格拉曼纽的宿命呢,这样的话,我也只能将你尽可能的往后放了,但说实话,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韦勒斯拉纳苦恼的说道:“有一件绝世的佳肴摆在面前,你还正好饥肠辘辘,要忍住不吃,果然很困难啊。”

“所以呢,要打吗?”

罗兰没有随意的发起攻击,也没有想要息事宁人的想法,虽然他个人还是希望能一口气将两尊神明全部解决,可如果韦勒斯拉纳现在就要和他战斗,他也不会退缩。

“唔,当然了,您同样承载着胜利的冠冕,连冕下都死在您的手上,不管是作为救世主,还是不从之神,我都有充足的理由发起攻击。”

“你是胜利者,这代表着吾的挑战只会更加瑰丽,只要摘下你的冠冕,也就等于吾胜过了冕下!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失去了一个好对手还是让韦勒斯拉纳脸上出现了不少遗憾之色,但看到罗兰的时候,这份遗憾就又化作了新的动力。

在短短的对话之中,比起被宿命束缚而降临的密特拉,韦勒斯拉纳对于职责并没有那么热衷,所以他本身性格中对于战斗与胜利的热衷展现的淋漓尽致。

明明是最温和的{少年}形态,这是他作为王权的保护者,民众的守护者的显现,可对于胜利的渴望依然没有半分消减。

可这样的他,居然否决了罗兰的战斗要求,而是有些为难的说道。

“虽然吾很想与您进行一场热血的战斗,但是很不巧,还有一位宿命的对手正等着吾,野猪正是因为与他战斗而散落的,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聚集化身,将他斩杀之后再来挑战您。”

虽然魔术师之流可能无法察觉,但韦勒斯拉纳清楚,自己这残破的状态是瞒不过罗兰的,所以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他并不会因为状态不完全避战而羞愧,因为他才是挑战者,在罗兰面前,韦勒斯拉纳也放下了不从之神的骄傲。

更何况,为了最终的胜利,进行战略的退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是谋略的军神,不是无能的莽夫。…

罗兰瞳孔闪过了别样的光,“还真是自大啊,明明对手也是那位著名的神王,你自己也被打散了。”

如果对手是什么普通的神明,罗兰不会对这话有任何怀疑,可韦勒斯拉纳的对手是那位神王梅卡尔,有着天空之神称号的对方还是不少神话的源头,他的名声可能没有那么大,但力量绝对不是盖的。

从韦勒斯拉纳在全盛状态能被对方打散化身就可以看出来了,可现在,这位波斯的军神居然说自己可以解决到梅卡尔?

这是有着绝对的胜算才能说的话,但罗兰从对方已知的战绩看不出半点信服力。

可面对罗兰的嘲笑,韦勒斯拉纳却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感觉,认真的说道。

“那是当然,因为吾就是胜利的化身,重新行走在人间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找到能让吾败北的那个人而已,所以我唤醒了沉睡在这里的梅卡尔,准备击败他之后继续去唤醒新的不从之神,或者击败如你一样的弑神者。”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好像这就是世间的规则一样。

罗兰玩味的看着韦勒斯拉纳。经过短暂的相处和这几天的了解,他也大概理解了不从之神。

从神话中脱离的他们大都有着一个特定的因素,或许是密特拉那种宿命的责任,又或者是事迹的重演。

而韦勒斯拉纳的主动降临,则是有些单纯的执念而已。

——寻求败北的胜利之神。

如果没有遇到罗兰的话,又击败了梅卡尔的话,他会继续寻找下去吧,不断的唤醒有可能性的神明,不断的追求战斗与胜利。

神明唤醒神明就要比魔术师容易的多了,韦勒斯拉纳并没有引起什么明显的自然灾害,但从他的话就可以看出来,这是真正的世界毁灭危机。

“不从之神果然都是麻烦的东西。”

罗兰叹了一口气,“但我也没有想要欺负一个残废的想法,说起来,尤其是在我们双方本就有不可跨越差距的情况下。”

听到这样狂妄而傲慢的话语,韦勒斯拉纳脸上的表情全部收了起来,身上的气质也刺破了那个温和的表皮,露出了凛然燃烧的锋锐战意。

明明以他的身高还要仰视罗兰,可韦勒斯拉纳脸上严肃的表情与体内澎湃涌动的咒力表现着他没有开玩笑。

“虽然您也是被胜利眷顾的人,但是,如此轻敌,可是非常危险的举动。”

“既然我遇到了你,那么说明我只是遵从命运的指引而已,有人会惧怕祭台上的贡品吗?”

罗兰笑着说道,可他的眼睛中却没有半分笑意,有的只是冰冷与淡漠。

听到罗兰的话,韦勒斯拉纳的眼睛也被金色的光芒给覆盖了,他感受着罗兰体内的力量,也沉默了良久。

等到他眼中的光芒消散后,他的脸上充满了讶然。

“原来如此,与那些愚者之子不同,和我的同类也不同,你是贪婪的魔王啊,既然妄图用神明作为养料,来享用那结出的力量之果吗?”

“是的,知道了这一切,你还想挑战我吗?”

“别开玩笑了,”似乎连反驳的必要都没有,韦勒斯拉纳轻笑了一声,“不论是怎样的敌人,我的胜利都是不会改变,无法动摇的。”

“呵,”罗兰露出了微笑,“那么,就让我为你这狂妄的勇气赐福吧,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为我带来,乐趣。”

“乐趣?”

“没错,既然你如此在意胜利,让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每次遇到这种将执念作为意志的家伙,罗兰总是会产生恶趣味的想法。

“你不是想先去收集化身,然后斩杀梅卡尔吗,虽然如此醉心胜利值得赞赏,可我的耐心并没有那么好呢。”

“当然,我不会那么失礼的要求你加快速度,所以我会用一点投机取巧的办法。”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就好。

罗兰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我待会就去杀了梅卡尔,如果在此之前你还没有集齐化身赶过来的话,就品尝着悔恨的残渣,哀叹这场无法继续的战斗吧。”。

相关推荐:官运巫劫官运红途官运之一飞冲天重生科技学霸官运:危险关系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GL)万界:从穿越功夫开始崛起诸天万界从武林外传开始龙魂武尊